《拳術見聞錄》向愷然(為《拳術》一書的附錄)

拳術之為物,不多見于經史,莫能道其沿革者。穿鑿附會以求之,無益於技,徒多事耳。大抵人類初生,與群動居。飛不如禽,走不如獸。其自衛者,豈徒智哉,蓋亦有其技矣。或以群歐鬥之經驗,或師鳥獸之特長,以長百物,以雄丑類,而拳術於是乎始。弓矢出,戈矛成。蓋後世聖人制之以補拳術之不逮,非械鬥起而後有拳術也。

近世戰鬥之械日精,拳術之用已失。縱使十年練臂,十年練眼,力如賁育,捷若慶忌,以三寸手槍當之足矣。而曆觀物質文明極辟之邦,尚兢兢研求不遑者,何也?蓋近世提倡拳術之目的,與拳術最初之目的殊。古之拳術殺人,今之拳術育人。人之百為,基於其躬。練拳術則身健,身健則魄力雄、意志強。魄力雄意志強,天下事不足為也。故餘之所述者,本諸見聞,求取實用,不張怪誕。以與邦人君子商之。吾國拳術至雜。省與省殊,縣與縣殊,人與人殊。一師各傳其弟子,弟子各守其心得。其傳術之式,變動不居,美惡並見。不能集海內之拳師而合閱之,則不能知其技之所到,與其術之優劣。惟恒人所言者,為內外兩家。能內家者如鳳毛麟角。余蓋未知之也。外家雖雜,大抵分陰陽勁之二派。陽勁以剛勝,陰勁以柔勝。各臻其極,無所謂優劣也。惟以身體發育而論,則陰勁不如陽勁。陰勁束身以避敵,猴胸短肋,氣斂局緊。陽勁挺膊舒筋,發揚蹈厲。以今日而倡拳術,實以陽勁為宜。拳無論陰陽勁,一身之前後左右上下皆有攻守之手。非然則為不完全之拳式。初學必演拳式者,欲其知五合三催之理也。何謂五合?手與眼合,眼與心合,肩與腰合,身與步合,上與下合是也。何謂三催?手催、身催、步催是也。
拳術以避正面攻擊為第一要義。陰勁之猴胸,陽勁之側身,皆所以殺敵之正力也。王志群曰:敵不動時我不動,敵欲動時我先動。兵法雲:其靜如山,其動如風,守如處女,出如脫兔。拳術貴審勢。勢之義有二:在己曰蓄勢,在敵曰乘勢。初學者,先學蓄勢。如鷙鳥之將擊,卑飛斂翼;如猛獸之將搏,縮爪張牙。乘勢則神定而眼捷,以時敵隙。非老於技擊者不能也。拳術尚彈力,而不取直力。直力者,盡人而有之。彈力則拳術家之專長。直力之及人,猛者能跌人於數丈外,而不能損其髒腑。彈力及人,則人不及跌,已傷其中矣。譬如植玻璃於平臺之上,人力中之,則飛碎,槍力中之,則洞一孔焉。

善拳術者,不易出手,出手必用全力;不易校手,校手必見勝負。拳師有以能受擊得名者,蓋亦未遇善擊之人耳。餘嘗見有以手橫置地上,而驅自動車其上者;見有持石擊胸者;見有仰天受舂者,所受者蓋直力也。若遇彈力,雖輕必透,臟腑震動。湖南有諶四者,以善受擊名於湘中。鹹同間人也。聞陳雅田善拳。訪之,遇於山間。諶四曰:願以身權尊拳之輕重。雅田拳之。諶四不知其苦。頭眩而已。複曰力盡乎?雅田再拳之。諶四見螢火無數,繞於睫前。遂銜雅田。欲複之。乃以身倚墓門華表。四側而創其拳。佯笑曰:君靳力如此,亦淺之乎視四矣。雅田奮袂而進。四不及避,華表立折。負四歸醫之。三日而蘇,遂為廢疾。(雅田與四非校手,故初拳不用全力,與前說無衝突。)

拳術之要訣,不外起、頓、吞、吐、沉、托、分、閉八字。起頓吞吐以身言,沉托分閉以手言。自習與臨敵不同。未臨敵者,自習雖精,應用必疏。初學拳術者,最忌多與親愛之人戲校。戲校者,不出重手。久而成習,其弊為嫩,故不創人。不創人者,不足以為名拳師。其技亦不進。學拳術者,必使四肢有反射動作,而後足以臨敵。臨敵時,迅如風雨,不容有用腦之餘地。善拳技者之取敵,如常人持箸取饈。持箸之頃,齊之、張之、鉗之。五指或拗、或撐,各極其能。固不待思索而能者也。

無人不可以習拳,無人不可以為名拳師。人之不習拳者,恒諉於無力。此大誤也。人不患無力,特患其力之不能發揮耳。今使人手持十斤之物,雖至弱者能勝也。人之身至輕者重數十斤,未聞其足之不能自舉也。苟以十斤之力,附於手而中於人,人必傷。以數十斤之力,附於足而中於人,人必斃矣。

今人恒曰,某某力重數十斤,某某力重數百斤。此為最蠢之評判。實則力之為物,與體積時間有極大之關係。今以百斤之力論。附於臀者盡人皆有,附於肩者較少,附於肘者又少,附於拳者更少,附於指者則寥寥矣。受之者亦然。受百斤之臀則退,受百斤之肩則跌,受百斤之肘則傷,受百斤之拳則病,受百斤之指,不死必為廢疾矣。力之發射也,有以一秒鐘能發百斤之者,有以一秒之十分之一能發一百斤之者,有以一秒之百分之一能發百斤之力者。時愈速發射愈難。受之者亦然。一秒鐘能受百斤之力者,一秒之十分之一不能受也;一秒之十分之一能受百斤之力者,一秒之百分之一不能受也。

人之肢體能發射之物有二。一曰力,二曰勁。澀者曰力,暢者曰勁。遲者曰力,速者曰勁。限於局部者曰力,達於全身者曰勁。力方而勁圓,力長而勁短。以力擊人者,如引重推巨,支之撐之,為事甚滯,為時甚久。以勁擊人者,發其一指,則全身之勁在指端;發其一足,則全身之勁在足尖。其中人也,未中之先無勁,既中之後無勁。中之之頃,疾如掣電,一發便收,是之謂勁。善拳技者,尚勁不尚力。練拳技者,使力化為勁。(前所雲彈力即勁也。)

勁有路,不可牽之逆之。牽之逆之者,自殺其勁者也。能破人之勁者,乘人之勁路也。善拳技者,不當人之勁。若猝不及防,而勁已至,則應之以警勁。警勁者何?斂氣竦神,緊以當之,震以殺之。行所無事矣。鷹爪王之拏,張伯敬也打,千跌張之跌,雖皆以一技享重名,實則拳法悉精。所傳得意之技,特其獨到者耳。非如世俗教師,百法不通,僅知其一也。且一手之關係,無不與全身相調劑。全身皆劣,而獨恃一手一足,正如小兒持石擊人。石雖堅,不能中敵也。

校手不可著意安排。安排則有淺見,有淺見則滯,滯者敗之道也。此嘗聞有以一手破天下敵者,蓋不復能笑之矣。

拳術亦有小學功夫。立莊是也。立莊不穩,而遽授以攻守之法。則學者之心,馳騖于高遠,不肯下死功,其所到可限量也。此理甚庸,能者絕鮮。譬之秋葉遇微風而隕,以其著枝不牢耳。今之習拳者,立足不住,便欲鬥人。手法雖多,一遇大敵,直如摧枯拉朽。甚且至老不悟,良可哀也。善勝者不弛,善敗者不亂,立莊之功也。

拳技雖小道,師弟子傳授之間,蓋不可不擇端人。弟子不得師,則技不進;師不得弟子,則技不傳。故弟子樂得名師,名師亦樂得佳弟子。世俗拳師,技無所到者,無論矣。即有絕世之術,或靳而不傳,或不擇人而妄傳,皆非善道也。

觀人演拳式,欲知其技之優劣,與其式之美惡,此無他法,一衡以拳理耳。式完手備,而勁不暢達者,習之者疏也。反勢閉勁,身手相戾,上下相乖者,式之劣也。習劣技者,用功愈久,滯澀愈甚,此不可不知也。今人觀拳式,恒喜譏評之曰,某解何用,某手禦何敵。此大謬之見也。拳式之為物,不過合多手以連屬之耳。其連屬之點,則示人取勢活勁,未必即以之取敵。且拳式之手,有變化者,有渾涵者。已見變化之手,形式已具,固可察其優劣。

若渾涵之手,變化之祖也。非其人演而拆之,不可妄為論定。習勁之法,多藉助器械。如沙囊、搖床、石滾、樁板之屬,不可枚舉。竊以為勁之發育,必求其圓滿透澈。不可少加障礙。作勁而出,物沖其前。勁有擊力,物有抗力。兩力相遇,抗力大、則擊力朒;抗力等、則擊力著而縮;抗力小、則張縮兼其所長之勁亦僅矣。且其所長者,沾著膠滯不足以極勁之能事也。初學者,欲速程其效,而器械之用日廣,去理遠矣。

習勁有最良之器械,空氣是也。空氣無抗力,亦有極大之抗力。故習功勁者,能盡人官骸之所能而宣之。其發必全,其著必透,且其所長之勁官骸不敗,無有衰退。習器械者不然。如前清武士之舉刀石,輟不數日,遽失舊觀矣。《虞初新志》所載王先生事,每晨向空奮擊數千拳。雖為小說家,言亦不可以其誕而忽之也。語曰:百打百破,一硬不破,一快不破。硬者,非身手硬也,勁硬也。快者,非進退快,轉側快也。進退固不能不快。而勝負之數,不在進退,在轉側。蓋進短一分,即不及人。退縮一分,即可避敵。遠步進退時,與人以可乘之隙。故善拳者,有轉側,無進退。轉側,即進退也。有進無退,進即退也。進即退者,以攻為守也。

習拳者,須自信。自信不強,不能盡已之能。鮮不覆於敵者。敵雖強,可以不與之校。校則視之若尋常人。非驕也。即遇尋常人亦不可以驕而懈其防。

http://www.wushuw.com/wushu-article-15818-1.htm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技一体

W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