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方文山

在都會區中,你想要滿足自身的欲望時,通常都是要消費的。買雙球鞋、看場電影、吃個飯、唱KTV、跳場舞等。如果你捨棄物欲的要求,改變一下想法,因為改變觀念又不花錢,你會覺得有時連無所事事也是一種幸福。 

現今社會上有很多學生族群穿戴著與身分年齡不符的名牌衣服,高中女生逛街背LV皮包、穿香奈兒服飾,早已是司空見慣相當普及的現象。當然,我們並不是說購買與穿戴這些名牌服飾是一種罪惡,或是拜金主義。有能力購買,並且他的身分與職業也適合穿著的上班族不在我們討論之列。這就像鈔票本身沒有罪,但取得它的方式與動機卻可能引誘人犯罪。本文指的是這些學生惹人非議的是,同儕間相互比較穿戴在身上的物質與其金錢上的價值,而不是個人本身的氣質。物質的價值究竟有何好比較呢?那是花錢就能取得的東西,但一個人的氣質養成,卻是用錢買不到、學不來的。因為,這跟先天的家庭背景,與後天的人格特質有關,有時你硬要假裝有氣質,也學不像,反而像東施效顰一樣,惹人訕笑。但是,LV皮包、香奈兒服飾,只要有錢,管他阿貓阿狗,誰都能買。但偏偏就是有人在比賽這種看誰砸的錢多,誰就有面子的虛榮遊戲,而且還樂此不疲。

這就像小學生的美勞作品,不比作品本身的美學與創意,而在比誰用歐洲原裝的蠟筆、誰擁有日本進口的剪刀、誰又拿出一張要價台幣二百元的八開西卡紙。如果你聽聞有小朋友專門在比較美勞作品的工具價值,一定會覺得這些小朋友太物質了,價值觀被嚴重扭曲了!但為何同樣的價值觀套用在你自己身上,你就不覺得有哪裡不對勁。在這裡,我們不用那種老八股的衛道人士,常掛在嘴邊的「笑貧不笑娼」這類陳腔爛調的字句,去抨擊時下的一些社會現象。換個方式,去探究其發生的原因還比較務實些。為何某些年輕的學生族群,會如此熱切地追求這些名牌呢?簡單地說,就是想藉由名牌的價值,襯托出個人的品味,還有物質上的炫耀跟享受,來達到心理上的慰藉,最後從中獲得快樂。 

現在問題是,這種物質上的快樂能維持多久,而且要付出什麼代價呢?如果說這種快樂能永久性地持續,而且也不需付出什麼代價,那就趕快衝去買個LV 的皮包吧!因為這樣的投資報酬率太划算了!但實際情形並非如此,你只會不停地添購你認為永遠少一件的名牌服飾,然而以學生的消費能力,勢必入不敷出,因為那不是你的身分與能力可以取得的東西。所以,有些人只好不擇手段,以援交出賣肉體的極端方式,來滿足物質帶來的虛榮與享受。結果是你永無止盡地花錢在供養、孝敬那些名牌進口商,卻得不到永久性的快樂,為了買個皮包,用自己的身體當貨幣,十幾、二十年後,你不會後悔嗎?

一個人的欲望提高了,快樂的門檻也會跟著提高;而人的欲望是永無止盡的,所以,你所追逐的快樂也永無終止的一天。欲望在某種程度上跟吸食毒品一樣,欲望就像毒癮患者,吸食的劑量只會日益加重,你只會愈來愈貪心,愈來愈物質,除非你能改變想法,對快樂重新定義。

像一些企業小開、科技新貴,甚至立委諸公等有錢有閒的階級,經常會呼朋喚友到國外去豪賭一番,輸贏動輒千萬以上。對他們來說,太小金額的輸贏是沒有刺激感的,他們對小錢已經麻痺了,沒有賭個幾百上千萬是感覺不出有輸贏,所以,也總要贏個幾千萬以上,才會真的有點感覺或感到快樂。所謂「曾經滄海難為水」,看過大風大浪、縱情聲色過的人,胃口被養刁了,變得很挑嘴,他們的欲望與快樂的門檻自然也拉高了,他們怎麼也沒有辦法體會幾個大學生聚在宿舍玩衛生麻將,通宵達旦輸贏個幾千塊,那種相對廉價的刺激感與快樂是什麼滋味。 

有時候所謂的不快樂跟欲望太多有直接的關係,擁有太多非分之想的貪婪,也是給自己找麻煩,你會因為這些非分之想而不快樂,而絕不會有人因為擁有這些貪婪而整日眉開眼笑。有些人每當樂透開獎,總會扼腕彩券號碼就差那麼幾號,為此悶悶不樂,懊惱自己為何不是那個千萬獎金的幸運兒。其實,換個角度想,雖然你總在大小抽獎的活動中,始終未獲幸運之神的垂青,但是,你的身體也一直沒有什麼重大病痛,你的中獎機率跟你得癌症的機率一樣低,這樣有什麼不好呢?

今天不管你是買件LV皮包、看場電影、跳個舞、喝個咖啡、跟朋友唱KTV、去夜市吃頓飯、到健身房練身體等,這些都是要花錢消費的,雖然你能從這些消費行為中獲得不同形式的快樂。如果你捨棄物欲的要求,改變一下想法跟觀念,因為改變觀念又不花錢,誰說假日一定要把自己的行程排得滿滿的,手機總要有接不完的電話,才能感覺到自己的存在感而不空虛。有時,一個人無所事事,在深夜逛誠品書店,在完全不被打擾的環境下安靜看書,也是一種很單純溫馨的小幸福。

你現在所買幾萬元的香奈兒服飾,其款式總會有褪流行的一天,你也不會對這件純粹穿來炫耀的衣服有何情感可言。但你卻會永遠記得去年的某個假日,幾個姊妹淘相約到市郊的河濱公園戲水,當天,大家並沒有花到半毛錢,卻玩得很盡興。

街上那些中年的計程車司機,就算壓力再大、工作再累,因為有妻小要扶養,有個家庭要維持,在責任心的驅使下,他還是得在大熱天裡待在如火爐般的車內,排班候客。你覺得他對這沒有能力改善的工作條件,真的就甘之如飴嗎? 

為何你不換個角度思考,把自己當成偶像劇中的人物,或許你會重新喜歡上自己的工作跟生活。像外送披薩的工作,每天都會遇到形形色色不同階層的人,充滿不可預知的挑戰性與新鮮感;搭大眾運輸交通工具時,更會遇到一群群年齡身分、穿著打扮都不一樣的上班族跟學生,你可藉由觀察他們的言行舉止,去猜測、想像屬於他們的世界為何。這也是一種每天都可以免費「製造」出來的小樂趣。況且每天同一個時間乘車,會遇到固定的同一批學生或上班族,搞不好哪天就有張小紙條傳到你的手中,或者你也可以傳給心儀的對象。

對你個人有意義而值得懷念的東西,或許是一件小時候媽媽買的很廉價塑膠製的長頸鹿,或是初戀男友送的Hello Kitty玩偶。但是,現在這些堆滿衣櫃的名牌服飾跟鞋子,卻很難成為你將來記憶的某部分。如果這些衣物還是用你年輕的肉體去交換來的,這些東西的存在就某種意義而言是很刺眼的,反而變成了不堪回首的記憶。享受與追求符合自己年齡與身分的快樂,不要對物質欲望無止盡地要求。你可以改變自己對事物的觀念,與好朋友們共同創造不花錢的快樂。

http://mag.chinatimes.com/mag-cnt.aspx?artid=17798&page=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技一体

W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