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帠的管理世界 2013/02/19 

 

老闆或主管有責任要帶領部屬朝向公司的目標邁進,只是經常在這之間形成了落差。主管向前衝,部屬卻原地踏步,那是部屬能力差,還是主管領導有問題,但無論如何,倒楣的總是部屬,那又該怎麼辦呢?

疲憊的老闆經常會說:「我拖不動公司的這一群員工。」或說:「他們統統都跟不上我的腳步。」聽起來似乎是老闆能力強,有遠大的目標,而之所以有志難伸、壯志未酬,都是因為被這群平庸、無能又懶散的部屬給拖累了。

所以老闆沒有用對人……。

那為何老闆不會去用對的人呢?為何不立即換掉這批庸才,再找一批精兵不就好了呢?

因為不管再怎麼找,找到的一定都是些庸才、因為老闆天縱英明,所以沒有人能夠承接他的旨意、因為……。因為這些都只是藉口、說詞,而真正的原因卻是——老闆缺乏用人的能力,也就是沒有執行力。

 

不懂用人就沒有執行力

怎麼不是部屬能力弱、天生資質差、學習速度慢、後天又不努力呢?明明老闆就是知道該怎麼做,眼看著市場就在那裡,前面的局都布好了,就等著部屬們來接手,但部屬們怎麼就是接不了手,不是說不知該怎麼做,就是說沒辦法這樣做,那到底該怎麼樣才能接手下去執行呢?

有些老闆或主管因為自己能力強,但不懂得管理之道,於是事情總是自己做,不知道如何交辦給部屬,總要等到自己筋疲力竭,或是剩下雜事、收尾時才交辦給部屬。於是部屬根本就搞不清楚狀況、也不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臨時被叫上場,根本無法應變與判斷,就只能說一動作一動,永遠跟不上。

有時主管不懂得交辦任務的方法,上頭交辦的事情,各種會議的結論,都只到自己為止,從來不知道該告訴部屬,往下交辦。自然主管做主管的,部屬做部屬的,公司的政策命令在主管處形成了斷層,於是主管拼命向前衝,部屬卻被留在後面,也只能原地踏步了。

有專業能力卻無領導力的主管無法帶領部屬一起向公司的目標邁進,但沒有能力的主管或老闆卻也一樣會發生同樣的情形,這又是什麼道理。

 

開路先鋒

「我們未來的市場就是在大陸」老闆斬釘截鐵地跟在座的各級部門主管說明公司未來的發展方向。「台灣的市場有限,而大陸跟我們同文同種,對產品的需求與我們台灣相當接近,所以公司產品要調整的幅度不大,市場需求也明顯的成長起來,此時正是我們進軍大陸的適當時機,……」老闆講得是口沫橫飛地頭頭是道,稍微休息一下,接著把目光掃向各主管們的臉上,「更重要的是,我們的競爭對手已經在大陸布局完成,還發展得很不錯,我們要是再不到對岸發展,恐怕就來不及了……。」老闆說完後,雙手張開撐在會議桌上,像是才剛發表完一篇重要的演說,正等著大家熱烈的反應。

空氣凝重的凍結了約十幾秒鐘,台下始終是一片靜悄悄的,雖然剛剛老闆的話說得是鏗鏘有力,但大家卻不知該作何反應才好。在場的每個人臉上都帶著茫然的表情,又不敢太顯眼的表現出來,於是大家不是低著頭看著手上的筆,就是漫無目的的盯住會議室的一個角落。此時負責業務的張經理在心裡想著:「怎麼老闆的話表面上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但在邏輯上卻又似乎有點邏輯不通呢?不知道大家的感受是否與我相同。」

「你們要是沒有問題的話,那接下來我就會常去大陸,後續你們再接手就是了。」老闆得意的做完結論,會議結束,大家迅速做鳥獸散。

「如果正是進軍大陸市場的好時機,那為什麼我們的競爭對手卻已經在大陸耕耘了好幾年且已開花結果。我還曾聽說他們在大陸用的人數已經是我們的兩倍多,在台灣我們雖是領導品牌,他們還差我們一大截,但若是加上大陸的規模,他們恐怕早已在我們之上囉,……」張經理開完會後還在那裡默默地自言自語。

財務王經理看到張經理在那裡一副大惑不解的樣子,就上前拍了一下張經理的肩膀:「你在想什麼?是不是想不通老闆剛剛說的話!我跟你講,我看老闆根本就是被迫去大陸發展的,很顯然地,我們已經落後對手很多了,老闆之前雖然想進大陸發展,但苦無機會,他又是很謹慎的人,也不敢隨便躁進,這次剛好有個機會可以跟我們的大客戶一起去大陸,他才藉機順道來發展大陸市場的。 

「難怪我才覺得怪怪的,怎麼老闆說得自己好像有多偉大又多積極,但現況明明就不是那樣。」張經理有點撥雲見日的感覺,原本迷惑的眼神,似乎清澈了起來。

「我們老闆的個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哪有那個勇氣去做市場先鋒,也沒那個能力去攻城掠地,這都只是說給他自己聽的。」王經理接著補了一槍,還舉起手來做手槍樣,作勢吹了吹食指槍口上的煙。

 

即使有「識人之明」亦無「用人之能」。

進軍大陸市場的事自從老闆上次說完後,似乎就沒了個下文,全公司除了老闆以外,跟這件事幾乎扯不上關係。除了老闆還真的常去大陸出差外,大家仍是日子照舊過沒有新鮮事,就這樣慢慢的大家也差不多把進軍大陸的這回事給忘得一乾二淨。

某日老闆突然把張經理找來,說已經在大陸找到了合作夥伴,請張經理擬份合作意向書,以便老闆下次去大陸時,跟對方談合作細節。

這是什麼情況,張經理聽得是一頭霧水的,「報告董事長,不知道這個意向書是要跟誰訂的,又是要銷售那些產品,是代理還是經銷,有哪些權利義務,對方的實力如何,有些什麼條件……。」張經理把疑點是一口氣的全提了出來。

「平時不都是你在跟經銷商談的嗎?那你就應該知道該怎麼繼續進行下去,怎麼還來問我這些。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合作對象,你可不要給我搞砸了。」老闆這時臉色一陣青一陣紫的,雖然嘴巴上耍狠,但臉上卻明顯露出心虛困窘的表情。

張經理被老闆一念,怕老闆以為他不懂或是故意推拖不願去做,趕緊解釋說:「在台灣每個合作夥伴我都是親自去談的,不但了解對方的實力,也了解市場的狀況。但您說的這個案子,我連他們在大陸的哪個省份都不知道,更甭提對方是圓還是扁,最重要的是,我也不清楚公司在大陸推展的策略是什麼,對合作夥伴我們要扮演怎樣的角色,我們需要提供多少的技術支援……,這些都會影響彼此的權利義務以及交易條件,我要先知道這些才知道該怎麼往下進行呀。」

老闆被張經理這麼一說,更是下不了台,因為過去凡是遇到經銷商都是張經理直接處理的,老闆並不清楚細節,還以為只要找到對象,張經理就能接手處理,沒想到竟然會提出這麼多的問題來。

老闆一時答不上話來,只好說:「沒關係,這些我以後會告訴你,你現在就先依你的想法,提個草案過來就可以了。」

 

不懂裝懂、懂裝不懂

這事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既然沒有預設條件,要提個草案張經理只要拿個過去的案子隨便改一改就行了,實在也不困難。但一想到要是提出的方案與現實落差太大,萬一被對方誤以為我們根本就沒有實力,連生意怎麼談都不懂,這樣臉可就丟大了,而且要是萬一惹惱的對方,那可就更得不償失了。但無論如何,要是搞不定這件事情,最後一定都是張經理的錯,這點肯定是錯不了的。

「你在公司的時間比我久,那你看我這件事該怎麼處理才好?」張經理為這件事苦惱了幾天仍不知該如何進行,想到王經理一向足智多謀,又是公司的元老,這事不問他又要問誰。

「呵呵!」王經理笑著說:「你根本就不必擔心,也不必想那麼多。」

「你不會是在跟我開玩笑吧!」張經理原本一顆心七上八下的,這時更不知王經理是認真的還是在故意捉弄他,心理是更亂了。

「這個我可是比你有經驗多了。」王經理不客氣的說。

「哦!所以我才問你啊!」聽到這句話,張經理的心裡頓時安定了下來。 

「我跟你講,老闆每次出去談事情都是這樣,對於自己不懂的事情也不知道該先問我們一下,就自以為是地談完了才要我接手。就像上次跟對方談共同設立公司的事情一樣,都談完了才叫我接手,結果我問了一堆問題,老闆都回答不了,就只好自己直接跟對方聯絡,結果你猜怎麼樣……」

「結果怎麼樣?」張經理像個鸚鵡一樣的重複著王經理的話。

「結果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情,最有意思的是對方竟然還比我們老闆更不懂,卻以為我們算是不小的公司,所以應該知道該怎麼做。結果事情才剛開始談而已,重點都沒談到,可是單就老闆所提出的合作模式來講,一看就知道行不通,因為根本就過不了法律的那一關。」

「是啊!」張經理趕緊附和著:「這些事情本來就不是老闆的專長,平常細節都是我們在處理的,老闆就以為事情很簡單,結果自己去談,什麼也沒談到,那要我們怎麼接手啊!」

「沒錯!但只要老闆事前告訴我們,也不至於會搞成這樣,只是最糟糕的是,老闆根本就不知道要問我們,搞得我們想做事都沒辦法。」王經理稍微頓了一下,「所以我才告訴你,這件事根本就不必擔心,因為通常結果都是無疾而終。老闆最後一定談不下去,又死要面子的不肯把狀況告訴我們,我們就只好等著挨罵就是了,反正大家心裡都知道狀況是怎樣,被罵也就不痛不癢了。」

「話這樣說是沒有錯啦,但公司要是一直這樣下去,那可怎麼得了,那你有什麼方法嗎。」張經理反倒憂心忡忡起來。

「我們老闆的問題在於公司雖然有人才,但卻不懂得如何來用人。對於不懂的事情老闆只想在部屬面前逞英雄、耍威風、展表自己的能耐,好像這樣我們才會服他似的。卻不知,這種不懂裝懂的作法,只會讓有能力的部屬更瞧不起他罷了,一位願意讓部屬能夠參與,給部屬發揮空間,並且肯定部屬能力的老闆才會受人敬重。而不是處處都要顯得比部屬能力強才能讓部屬信服,在這種心態之下,老闆每次都想表現他在我們的專業領域上也比我們強,結果卻適得其反,面子上又掛不住,結果就變本加厲,愈來愈糟糕,我們就愈來愈辛苦了。」

「是啊!你說得沒錯,但我看你好像還過得不錯,能在公司混那麼久,所以我才問你有什麼好方法。」張經理露出羨慕的眼神。

「我的方法當然不是被罵久了,神經麻痺耳朵壞死而百毒不侵。我的方法其實很簡單,就是老闆是不懂裝懂,而我則是懂裝不懂,然後暗地裡把面子做給老闆。」王經理嘴角不經意的露出一抹微笑。

「你在講什麼啊!聽不懂啦!不要說得那麼玄,講清楚到底是怎麼做的嘛!」張經理沒好氣的說。

「老闆要表現出能力、要功勞、要成就感,所以我就不能表現得比老闆懂,也不能指出老闆的錯誤,一切都是老闆英明。」王經理得意的笑著。

「那不就是拍馬屁,對事情有何幫助。」張經理露出不屑的神情,而且也更迷糊了。

「不要急嘛!重點在後面。」王經理清了清嗓子,「老闆要先有面子,證明自己比你強後,才有可能聽得進你的話,這時,才順勢提出後續該如何進行,有可能會遇到那些問題與困難……,然後再、請、老、闆、協、助。」

「你不要開玩笑了,老闆哪有可能幫你解決這些問題,這些婁子不都是他自己捅出來的嗎。」

「是啊!但你卻不可以這樣說,否則就死定了,不是嗎!」王經理認真的說著:「所以請示老闆只是為了對老闆表達尊重,重點是還要同時說明,所提出的這些問題其實都是作業細節,是不是請老闆給你對方的聯絡人,你好去了解清楚,或是下次老闆去的時候,請老闆幫你問個清楚,然後再感謝老闆的幫忙。」

「嗯!這個方法聽起來雖然不錯,但恐怕很難做到吧!我每次都忍不住,劈頭就問老闆的想法與目的是什麼,以及相關問題的答案是什麼,都把老闆搞得是啞口無言的。」

王經理最後嘆了口氣說:「EQ是需要培養的,這個方法的重點是除了要把老闆的問題轉化成自己的問題外,還要不露痕跡的講解這其中的道理,當把老闆教會後,下次就比較不會再出亂子了。」

 

以上文章轉載自《凌帠的管理世界》,與商周討論區的所有菁英讀者們分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技一体

W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