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雜誌 2013/04/02

 

 

【文/侯建良】

 

七年前,我有機會在學校行政單位服務,擔任一個小單位的二級主管;去年,再轉任一個處的副主管。隨著角色不斷轉變,我也多了些機會參與更高層級的校務決策與 運作。每當外賓來訪、評鑑時,學校總得安排對應的校園訪視,而我也因此有機會陪同主管們、外賓門實地造訪校園裡的不同角落,包括各類教學、研究與生活環境。在每次的拜訪中,心裡多少會有些讚嘆與感慨;讚嘆的是,在自己周遭的不同角落裡,其實有不少細節是由一群人以不同的觀點、默默而用心地規劃、經營;感慨的是,自己在這個自以為熟悉的環境這麼久,卻從未真正用心看到這些面向,即使它們沒有被好好地宣揚。捫心自問,我真的沒有機會、能力知道這些細節嗎?我試著瀏覽過這些單位的網頁、簡介或相關報告嗎?

 

 當我開始有機會從更高、更全面的觀點來看到一個決策的形成、不同角色的人如何在他們的工作崗位上完成任務,就越發現自己一廂情願想法的淺薄而狹隘。而當一個決策涉及到的成員越多,所增加的限制與顧慮就越多,若不是有機會靜下心聽到不同角色的立場與聲音,的確會狹隘地以自己觀點認為事情的決策結果理應如此

 

在職場生態中,當一個人知道的越少,就越容易以自己狹隘的邏輯去解釋一件事的因果、利弊得失,甚至惱怒地大放厥詞罵人「豬腦袋」、「怎會做出這種不合理的決策?」。我們固然可以選擇放大絕地批評別人什麼都沒有做,感覺不到別人在作什麼,但更可能的事實是自己的無知與無感一個人的無知在於對事實的不了解、許多需兼顧事情的不知悉一個人的無感在於自己並不夠投入自己所處的環境、不夠關懷身邊曾發生過的事,而是被動地等著環境來滿足、吸引自己

 

在有限的時間與經歷下,人也許可以無知,但不可沒意識到自己的無知、而以自以為是的姿態去批判週遭的人事物。在苛責、要求別人作的更多的同時,自己卻可能做得少,很可能在選擇謾罵之前並未花心力去深入地「知」;也許那任務並非自己的責任,沒有立場使力,但「知」卻是自己的責任。

 

真正「有知」的人往往意識到自己所知有限而更慎於言、而非信誓旦旦地妄下斷論。 在職場環境裡,不同單位間的互動可能在彼此不夠了解、不願了解的狀態下而劍拔弩張,各自捍衛自己的立場。但若試著多以詢問的立場去了解別人所作的努力、探詢別人做決策的因果,有時可以避免不必要的誤會與質疑,並盡可能地在彼此了解更多的前提下把任務作得更完滿、將問題更合理地解決。

 

 隨著歲月的推展,每個人在職場的角色往往越來越有權利與權力;這過程應該意識到的是如何善用權利讓自己有機會看得更多,而非濫用權力以一己立場下決策。從一己的觀點看待環境,總容易認為這環境缺了什麼、別人少做了什麼;但更大可能其實是自己「少知道」的太多

 

【《管理雜誌》466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雲渡山

一頁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