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功夫弄到今天這種地步,主要是給金庸『敗壞』的!」正當內地緊鑼密鼓地拍金庸小説《天龍八部》之際,開中國內地和境外合拍武打片先河的陳飛雄,日前忿忿地對我們説,「學校裡沒有武術課本,人們幾乎都是從書上和電視劇中了解武術的。金庸本人並不懂功夫,偏又在武俠小説裡大寫功夫,什麼隔山點穴,什麼用藥水泡身可以增進功力,什麼練功不能結婚,一派『胡言亂語』!電視劇也把這些弄得天花亂墜,專靠特技鏡頭,把人吊著飛來打去的,一點不懂武術的演員,一個個成了武林高手。人們以為武術就是這種樣子,反而把真正的武術給忘了!連很多武術培訓班、武館的人,也把武術變成了『舞』術。其實,武術就一個『打』字。打得才是真功夫!」

 

陳飛雄不是瞎吹。陳飛雄是嶺南白眉派拳法嫡系第八代傳人。早在1983年中國新聞社特邀香港樂豐影業公司合拍的寬銀幕武功故事影片《南拳王》中,陳飛雄就扮演了趙府教頭陳師父一角,作為反清義士林海南(邱建國飾)的死對頭,他的武功十分出彩,國內外報刊好評如潮。美國某大報還在頭版刊登了以「中國第二個李小龍」為題的專訪文章及大幅照片。而且,這部電影的劇本第一稿也是他寫的,資金也是他籌集來的。這是第一部中國內地與境外合拍的武打片。此後,他又出演過《俠義風月》、《小毛孩》等電影,在劇中扮演亦正亦邪的角色,以武功高強而成為傳媒的焦點人物。

 

然而,進入90年代後,陳飛雄從影壇上消失了。人歸何處?誰也想不到,這位武林高手居然一頭潛入書畫界,去與宣紙、狼毫為伴了。1992年,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參加國際中國現代書法大賽,獲得三等獎。意外的成功使他迷上了丹青。他的書畫頻頻獲獎。其中,1993年,他的作品入選中國美協、中國書協等主辦的國際中國書畫博覽會,並被中國歷史博物館收藏。在中國文聯、中國美協、中國書協等主辦的首次中國民族書畫藝術大展,並獲得「優秀民族書法藝術家」的殊榮。他的作品多次在海內外巡迴展出,單是在中國美術館就展出過兩次。他每次揮毫之前,都要練功。動筆之時,勁力迸發,氣勢逼人。10米長的條幅《龍在中華》,25米長的草書前《出師表》,他都是在練功後一揮而就的。故而他的畫可稱「武書」、「武畫」,博得有識之士的讚許。這幅前《出師表》,一個台灣老闆出價12.5萬港元,他都不肯賣出。

 

作為中國人才研究會藝術家學部委員會副秘書長、中原書畫研究會研究員,陳飛雄無時無刻不在練功夫。我們在他的畫室裡看到,地面的耐磨磚有一道道裂縫。何故?原來,這是他練功時發力震裂的。為了讓中國真正的武術發揚光大,他撰寫了《白眉派拳法大全》一書,即將付梓。已有200多年曆史的白眉派拳法,取太極拳之理論,省太極拳之方法,將各家各派的蠻力、硬功改革成為以輕靈、粘走為宗旨,以意為根本,以內勁為基準的勁功。其腳法的精華———「地煞」,其手法的精髓————「十八摩橋」,最猛的套路———「虎步」……他在書中都細加介紹。

 

眼下,陳飛雄欲再戰江湖,讓真正的中國功夫重現在電影電視劇中。他不僅已寫出一部新的電影劇本《雁歸平沙》,還想再飾武師角色。 

《南方日報》 2002年6月25日

http://big5.china.com.cn/chinese/CU-c/164287.ht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技一体

W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