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打運動員受個小傷都算幸運 很多人一次大傷導致最終退役

 

  「受傷是誰都無法避免的。」中國散打隊隊醫侯建強感慨道。

 

  在這個圈子裡,他天天幫助散打隊員與傷病做斗爭,也經常能看到隊員因傷退役,所以其時常感嘆命運的無情。陝西衛視每周六22時10分播出的「真功夫」武術散打百強爭霸賽,場面精彩,引人入勝。然而,功夫好看不好練,選手擂台上你來我往的背後,卻是如影隨形的傷病。

 

  身傷 往往一次大傷就導致退役

 

  對於散打運動員來說,沒有傷病是不可能的,區別只在於傷多傷少。

 

  侯建強告訴記者,散打運動員有個小傷小痛都算是幸運的,100個選手裡,只有兩個人能這樣。2011年1月的中俄散打對抗賽中,國家集訓隊小將冷鑫右小臂粉碎性骨折,但他仍然忍著劇痛戰勝對手。回到西安後,冷鑫進行了手術,後來帶著鋼板參加了全國錦標賽,成績並不理想。由於過早地重返賽場,冷鑫的右臂已經不可能如以前一樣自如出拳,無奈之下,只有早早退役。

 

  不要說冷鑫這種初出茅廬的年輕隊員,就算是中國散打第一人柳海龍,也因傷在巔峰期選擇了退役。2006年,在一次對抗訓練中,柳海龍一記轉身鞭拳打在了對手張開印的額頭上。額頭骨非常硬,挨了重重一臂的張開印沒什麼事,但柳海龍的左手小臂骨卻骨折了。隨後,柳海龍被送到醫院做手術,在骨折處放了鋼板,釘了6枚鋼釘,縫了12針。

 

  柳海龍以往小傷不斷,都沒有影響比賽,但這一次的受傷卻直接導致了他的退役。

 

  心傷 很多隊員都需要心理輔導

 

  除了身體上的傷病,散打運動員有時還要忍受心理上的折磨。

 

  眾所周知,散打選手幾乎每天都要進行劇烈的接觸性進攻與防守,稍有疏忽,就會被擊倒或擊傷。這種情況下,他們必須要時刻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精神高度緊張。長期以往,會產生消極情緒,極易出現心理疲勞。對此侯建強表示,隊內會定期地找心理專家對運動員進行心理輔導。

 

  另外,一些運動員在比賽中的遭遇也會給他們的內心造成傷害。2011年的一場比賽,崔飛對陣名將上官鵬飛,他一記擺拳將對手擊倒在地。正是因為這一擊,上官鵬飛被送往醫院救治,最終去世。

 

  事後,外界將指責的焦點放到了賽前體檢上,但崔飛卻始終無法釋懷。背負著巨大的心理壓力,他始終無法站上擂台,最終選擇了退役。

 

  如何保護散打隊員?

 

  體檢千萬不能走過場

 

  賽前,救護車和醫護要到位

 

  本次「真功夫」武術散打百強爭霸賽,為了確保運動員的人身安全,對於體檢嚴格把關。按照組委會的要求,參賽的運動員報到時,必須要交納縣級以上醫院出具的體檢證明,具體內容包括腦電圖、心電圖、脈搏、血壓,而且必須是開賽前15天之內的體檢證明才有效。另外在平時的訓練中,也必須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

 

  訓練——循序漸進,降低損害

 

  一般來說,正常人的心率在60~100次/分鐘,即便是在跑步機上跑動30~40分鐘,心跳也不過每分鐘140下。但散打運動員如果訓練課結束後,心跳沒有達到210下,會被認為是運動量不夠。但這個訓練量並非一味加大就行,為了將運動員身體的損害程度降到最低,訓練一定要按照循序漸進的原則進行。

 

  比賽——救護車待命,醫護場邊站

 

  此前的一些商業比賽,體檢已經淪為了走過場的形式,很多比賽連救護車都沒有,如果選手真的出了事,連醫院都沒法送。本次賽事,賽場救護車隨時在門口待命,醫護人員也都在賽前到位,確保遇到緊急情況時能夠快速救治。在第一階段的一場輕量級比賽中,一位來自青海的隊員被擊倒後,三次試圖站起都未成功。就在他摔倒在擂台上的一剎那,裁判一揮手,四名醫護人員馬上進場進行救治,同時擔架在一旁待命。好在這名隊員只是短暫休克,並無大礙,在工作人員的攙扶下走下了擂台。

 

  保險——必須要投保,確保傷者利益

 

  現任陝西散打隊主教練的張飛,曾在2000年的全國錦標賽中受到重創。由於嚴重的頸椎傷勢,直到現在,張飛也不能隨意地轉動脖子。因為有保險在身,張飛獲得了理賠,生活上也得到了一些保障。

 

  「現在的運動員都有保險,受傷後或多或少能有些賠償。」隊醫侯建強告訴記者,「每年陝西隊都會為運動員上報十幾例保險理賠,像頸椎骨折能獲賠5萬,如果不幸死亡,賠償是30萬元。」

 

 

  本組稿件由本報記者 佟陽 采寫

http://sports.sohu.com/20130322/n369889694.shtm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技一体

W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