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閱明代江盈科文集,於《雪濤詩評》中得見明太祖朱元璋一段趣事,頗有意思。

 

朱元璋在江南與陳友諒等人大戰時,偶然投宿一寺。住持不知他是誰人,便問他的姓名。朱元璋不答,乃題詩一首壁間。詩雲:

 

殺盡江南百萬兵,腰間寶劍血猶腥!

 

老僧不識英雄漢,只管嘵嘵問姓名。

 

首二句有殺氣,末二句有不耐煩之意。後來朱元璋稱帝,寺僧也知道了當年的題詩者是當今皇上,十分驚恐,便命人用水洗去其詩。

 

一日,朱元璋忽然想起這首詩,便派人去問此詩在否,詩已洗刷掉,眾僧惶恐不已。內有一僧有急才,即獻詩一首呈上。詩雲:

 

御筆題詩不敢留,留時恐惹鬼神愁。

 

曾將法水輕輕洗,尚有龍光射斗牛。

 

首二句言朱元璋的詩是天子墨跡,留在人間會惹鬼神之怒,故此用水洗去。末二句則是拍馬屁的言語,說朱氏之詩雖經水洗,仍然透出萬丈光芒,足見是非凡之物。

 

朱元璋看了這首馬屁詩,龍顏大悅,便免予追究寺僧洗詩的過失。

 

朱元璋評詩乃隨心所欲而評,吹捧者大多得到獎賞。一次朱元璋微服出行,遇一歲貢至京的書生彭有信。

 

朱口佔《虹霓》詩二句:「誰把青紅線兩條,和雲和雨系天腰。」彭應聲續道:「玉皇昨夜鸞輿出,萬裡長空駕彩橋。」馬屁拍得恰到好處。朱元璋認為他「有學有行,君子也」,便任為北平布政使。

 

但並非所有拍馬屁者均獲獎賞的。有一個詩僧名來復,一次朱元璋召見他,並與共飯。飯後他寫詩謝恩。詩雲:

 

淇園花雨曉吹香,手挽袈裟近御床。

 

闕下彩雲移雉尾,座中紅茀動龍光。

 

金盤蘇合來殊域,玉碗醍醐出上方。

 

稠疊濫承天上賜,自慚無德頌陶唐。

 

朱元璋見詩大怒,下令殺了這個和尚。僧人來復這首謝恩詩,獲罪的原因是用了「殊」和「無德」三個字。朱說。「詩用殊字,謂我為歹朱,又謂我無德。奸僧敢大膽如此!」把「殊」字無端拆為「歹朱」二字,實是匪夷所思。

 

僧人「自慚無德」竟被說成是攻擊朱皇帝無德,也是令人莫名其妙的。

 

江盈科說:「噫,前詩未必佳,乃取不次之位;來復詩工矣,乃取不測之禍。太祖評詩,可謂無定價矣!」所謂「無定價」者,即無一定的准則也!(摘編自《澳門日報》文/雪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雲渡山

一頁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