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狂”也是一種現代心理病

 

文/劉墉

 

經濟不景氣,一個老學生失了業,只好去開出租車。

 

“直到開了出租車,才了解什麼是自由職業。”他笑嘻嘻地對我說,“因為我要開就開,不開就不開;反正車本來是我的,可以當工作,也可以當休閒。”

 

他太太在旁邊卻插了嘴:“得了吧!只怕是更不自由了,連休閒都成了工作。以前說好接我,再遲也遲不過三十分鐘,現在一遲到就是一個多小時。”

 

“那有什麼辦法?”做丈夫的一瞪眼,“路上正好有人攔車,想想時間還可以,就載了。卻沒想到他去的地方遠,又堵車,當然會遲到。”

 

“下次你把計費表按下,只要空車燈不亮就成了。”我打圓場。

 

“我是按下了啊,可她還是不滿意。”

 

“我當然不滿意,上車先看你一張臭臉,再看看計費表,好像該我付錢似的。連一家人上個星期去陽明山賞花,都按下計費表,然後一路說如果載客,能賺多少錢。”

 

他們的話讓我想起許多年前,跟一位大明星一起吃飯。

 

“你們知道嗎?人出了名,連吃頓飯都能賺錢,好多地方請我去,只要露個頭,吃兩口,就包個大紅包給我。”大明星得意地說。

 

桌上的人卻立刻有了反應:“餵!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跟我們這些老朋友一起吃飯,也要我們付你錢嗎?”

 

明星剛要解釋,卻聽那人的太太說話了:“其實啊,也別說人家,我先生還不是一樣?每次訓兒子,訓一半,就看表,說如果人家到他律師樓談話,照那時間,已經要收多少錢了,好像連跟兒子說話,都要計時收費的樣子。”

 

人們不但自己會算,還會幫別人算。

 

有一次到朋友家去。男主人叫孩子拿出在學校畫的畫給我看。

 

“真好!真好!”我看了直讚美。

 

“叔叔給我畫!”小丫頭舉起彩色筆,要我畫,卻被她老爸一手擋了回去:“怎麼能麻煩劉叔叔,他是大畫家,怎麼能隨便畫?”

 

“這有什麼關係?”我說著接過筆,為那孩子連畫了好幾張。

 

“天哪!這要是你當眾揮毫,要值多少錢哪!”老朋友在旁邊一個勁兒地說,“框起來,框起來,將來賣!”

 

為了兒子回國長住,有個比較舒適的環境。我最近特意找了一位設計師,重新裝潢老舊的房子。

 

“我一共有兩戶,緊挨著,左邊給兒子當辦公室,右邊當住家。”我問設計師,“是不是應該在中間開個門,使他在家裡聽到辦公室有電話,也能趕過去接。”

 

“不!”設計師居然斬釘截鐵地說,“家是家,辦公室是辦公室!不能家不像家,公司不像公司,想要集中精力工作不行,想要完全放鬆也不行。”

 

這位設計師的話多有道理啊!

 

愛自己,就是愛家庭,就是愛工作。不“以公害私”,也不“以私廢公”,就是尊重自己、尊重家人、尊重工作。

 

如果一個成功的企業家、領導者,也能做個成功的丈夫和父親(或妻子和母親),不是更值得我們稱許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技一体

W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