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分快樂的童年 等於一個不快樂的成年  專訪李家同教授

 

(主持人:馬雨沛,前新聞主播,現任教於淡江大學傳播系)

馬雨沛 問:

有網友就問到,我們在學習的過程當中,像我們剛剛講有一些教育的方式的不適當,會讓大家有很大的挫折。但是這一部份好像不太是我們教育的評量的部分,所以有一個網友特別問到的是「快樂學習」。

他提到說,英文是該學的、理財也是該學的,好像都是設定好該要去學的。那「快樂」是不是該學?是不是有學習的辦法?所以他說,這個網友從小看李教授的書長大,帶給他很多的感動,他說「每個人都希望能夠得到快樂和幸福,避免煩惱和痛苦,但是現在的教育多半強調在知識還有技能上的增長及培養,相對來說,道德跟品格,還有快樂跟幸福就好像不是我們在教育裡頭強調的重要目標。」

所以這位網友認為說「快樂是需要創造的、幸福是需要耕耘的、愛人也是需要學習的」,所以他想問,是不是能夠讓孩子學習怎麼樣去創造快樂還有幸福,然後用更寬廣的人生去面對?

 

李家同 答:

那我們有的時候也要現實一點。如果你的學識太差,你也不可能快樂,也談不上幸福,是不是?如果你小學畢業的時候,國文就差得不得了、英文也差得不得了、數學也差得不得了,因為你不唸書、你每天玩。所以你小的時候是很快樂的,可是到了大了後你絕對不可能幸福啊!所以有的時候我們也應該知道,人成天要追求快樂,這個對不對?這個是我們應該注意的事情。

每一個人,尤其小朋友都應該知道,過份快樂的童年,往往就等於一個不快樂的成年。我們有的時候不應該太過強調快樂這件事情。可是呢,我們現在反過來的是,我們的教育使得太多的人是不快樂的,這個是個問題。就是說我們的教育不該如此的打擊那些其實已經夠水準的人。這個是我的問題。你過份的強調快樂是不切實際的事情,一天到晚講「快樂學習」,這個是我絕對不贊成的,哪有小孩子喜歡唸書的?我現在教一對博士班學生,有的時候我說我們今天的課停掉,他們還是高興得不得了。

 

馬雨沛 問:還是高興得像小孩一樣?

 

李家同 答:

像!像小孩一樣。而且其他教授也是這樣,我們有教授說今天的課停掉,大家也都高興,所以這個是很正常的事情。那問題來了,能不能成天說快樂?這是做不到的,對不對?可是一天到晚打擊學生,這個是我最擔心的。其實我們國文考的就難得不得了。

 

可是其實小朋友很多都會唸書,我昨天也是在「羅那」,看到有一個小學二年級的同學,我就隨便拿一本書給他看,他完全念得出來。其實這個學生的國文程度就已經夠好了,可是我相信等到他去參加各種的考試的時候,他還是覺得很沮喪。

 

馬雨沛 問:那他就會有挫折?

李家同 答:對,所以我們應該考那最基本的東西,他會了,就可以了。

 

馬雨沛 問:

不過我想繼續闡述,這位網友他的角度應該是在於…他又提到另外一個就是說,他覺得的快樂跟幸福可能是一個寬廣的心,可能是價值、態度不太一樣的。所以他說,生命的意義是不是可以不是一個標準?所以他說,我們學習的榜樣,或許可以是巴菲特、或許可以是郭台銘,但是生命的榜樣也或者可以是證嚴法師、德蕾莎修女,甚至是李校長。所以他講的這個快樂包括了一個人生價值學習的角度,不是只有一個模範在那裡。

 

李家同 答:

也不需要去強調這些事情。我們應該教小朋友做一個很普通的人,他在社會上能夠生存,他將來能夠成立一個家庭,使得他的家庭能很幸福,其實這個已經是不容易了。

 

馬雨沛 問:

所以教授您對成功的定義好像是跟一般的社會大眾是不一樣的。因為成功是一個我們現在的教育體制、現在的社會價值一個很重要的概念。所以您反對這樣的概念?

 

李家同 答:

我是非常反對,而且我從來沒有看過那種巴菲特的書,也沒有看過郭台銘的書,我也沒看過這些偉大的人自己講的事。其實我有的時候知道的很清楚,一個人還沒有蓋棺論定之前,是不值得去注意他的。我現在看看歐巴馬總統,很多人叫我看他如何成功的書,我都覺得這個是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事情。說不定等到他做完總統,大家說他根本是一個很不好的總統,也極為可能啊,對不對?

 

問題在於,我們的社會啊,其實要能夠在社會上生存,已經不是容易的一件事,已經需要我們幫助我們的下一代,而不需要把我們的目標變成郭台銘,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在社會上生存?如果景氣不好,你還能夠撐的過去等等,這個才是最重要的。

 

文章摘錄:http://tw.leaders.news.yahoo.com/leader/7/11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技一体

W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