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貴族精神的消亡,流氓意識的興起

 

▊ 我們消滅了貴族

我們常聽到一些傳言,說中國領導人如何巧對外國領導人的責問,卻很少聽到外國領導人如何應對中國領導人的話題。

中國領導人誇耀說:我們消滅了地主富農。外國領導人回應說:我們消滅了貧農。中國領導人誇耀說:我們消滅了貴族。外國領導人回應說:我們消滅了流氓。

這就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治國理念,引用一句至理名言:一個好的制度可以把壞人變成好人,一個壞的制度可以把好人變成壞人。這是對不同制度的高度概括。

發動流氓起來把貴族消滅了,並不會使流氓變得高尚,只會使流氓變得更加流氓,而且誘逼更多的人變成流氓,最終變成流氓社會。這是毫無疑問的。這個主題由流氓與貴族說起。

 

 

▊ 貴族,平民,流氓

人類是世界上最龐大最復雜的群體,就其精神意識的素質來考量,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階層:貴族,平民,流氓。其分布呈橄欖形,中間大,兩頭小,貴族處於高端,流氓處於低端,中間龐大的階層是平民。從平民到貴族沒有明顯的界線,從平民到流氓也沒有明顯的界線,但流氓與貴族就天差地別了。貴族之所以是貴族,並不在於財富有多少,也不在於權力有多大,而在於具有一種高貴的精神,史書上稱之為貴族精神。缺失貴族精神的人,即使富可敵國,也不過是帶著流氓本性的暴發戶;即使權可傾國,也依然是帶著流氓本性的獨夫民賊。

流氓之所以是流氓,並不是因為一無所有,而是因為內心裡的流氓意識。無產階級不等於流氓,無產階級的大多數人都是安分守己的平民。流氓群體有窮人,也有富豪;有平民,也有權貴;有白痴,也有天才。

貴族精神代表人類文明的高端,流氓意識代表人類野蠻的底端。幾乎所有的人,既有向往高尚的意念,也有向往卑鄙的情欲,這就是人性與獸性的爭戰。人性戰勝獸性,人就走向高尚;獸性戰勝人性,人就走向卑鄙。大多數的平民,人性與獸性始終在身上進行拉鋸戰,故而一生都在高尚與卑鄙之間徘徊;大多數的平民,一生安分守己,注定是庸庸碌碌。平民要想超凡脫俗,要麼追求高尚而有望成為貴族,要麼走向卑鄙而成為流氓。人追求高尚很困難,成為貴族難上加難;人走向卑鄙很容易,成為流氓易如反掌。也正是這個原因,人類社會始終是貴族少流氓多。

高尚與高貴沒有本質的不同,然而高尚與高貴還是有一步之遙,那是程度的不同,境界的不同。你跨越了那一步之遙,就抵達高貴的境界。平民也會高尚,但往往只能在順境中高尚,卻不能在逆境中固守高尚。如若在逆境中依然能固守高尚,那就是高貴的境界了,也就成為貴族了。

高尚達到高貴的境界,就是「富貴而不淫,威武而不屈」。這就是貴族精神的境界。富貴而不淫,威武而不屈,有兩個層次的解讀。第一個層次是對富豪權貴解讀:你富貴了不可變淫蕩,你有權了不可以權屈人。第二個層次是對平民百姓解讀:你不富貴,可你不會被富貴所誘惑而放棄高尚;你沒有權,可你不會向權力屈服,你只誠服於公義與真理。達到了這種境界,你即使身處平民,你也具備了貴族精神。

 

 

▊ 什麼是貴族精神

貴族精神有三種高貴的內涵:一是誠信,二是道義,三是使命感。

誠信是人類文明的靈魂,沒有誠信,就沒有道德,也就沒有文明;誠信也是個人品格的靈魂,沒有誠信,就不可能有高貴的品格。缺失誠信的人,不是無賴,就是流氓。缺失誠信的民族,注定是愚昧而野蠻的民族。誠信也是民主制度的根基,沒有誠信,就不會有成熟的民主。民主靠憲政,憲法就是社會的契約,契約的根基就是誠信,沒有誠信,契約就是廢紙。

貴族之所以是貴族,是因為貴族把誠信看得比生命還重要,誠信帶來高尚,帶來尊嚴,帶來生命高貴的價值。歐洲的貴族寧願用決斗分勝負,而不願用陰謀詭計爭輸贏,這實質上就是對誠信價值的死守。中國古代的史官,寧願被殺頭也不為帝王篡改歷史,也是對誠信價值的死守。

道義包含人道與公道。人道是公道的前提,就是對人生命的尊重。連人道意識都沒有的人,就根本不可能有公道。信奉暴力,就是對人道的蔑視;信奉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就是對人間公道的蔑視。人道與公道衍生出現代文明的人權主義,歐洲之所以能誕生《人權公約》,實質上就是貴族精神在推動。

道義精神帶來仁慈,帶來寬容,帶來關懷,帶來公正。貴族具有關懷弱者的情懷,世界上的慈善事業幾乎都是由貴族出資創建的,靠的就是這種道義的精神。

使命感就是勇於承擔的精神。擔當起人類社會的良知,擔當起人類傳統文化與道德的衛道士,維持社會公義,維護社會理性和平發展。

正是這種使命感的精神,帶給貴族堅韌不拔的信心與力量,一旦民族陷入危機,貴族就站在民族的前列,身先士卒捍衛民族的安寧。正是這種使命感的精神,帶給他們「普羅米修斯盜天火」的精神,帶給他們「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精神。正是這種精神捍衛與推動人類文明向前發展。

這三種精神都來自於虔誠的宗教信仰,只有宗教信仰才能轉化為堅定不移持之以恆的精神力量,達到高貴的境界。

盡管貴族個人的身上也存在這樣那樣的缺點,但貴族群體始終是推動人類文明發展的主導力量。

 

 

▊ 貴族精神推動人類文明發展

每一個人身上都存在人性與獸性的爭戰,故而一生都在高尚與卑鄙之間徘徊:上帝呼喚人走向高尚,魔鬼誘惑人走向卑鄙;崇尚高尚者近貴族,向往卑鄙者近流氓;或者可以說,近貴族者崇尚高尚,近流氓者向往卑鄙。中國人把這種現象叫作: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是人世間萬古不變的道理。

推而廣之,一個民族也存在人性與獸性的爭戰,這實質上就是文明與野蠻的爭戰,也是貴族與流氓的爭戰。一個民族由貴族所主導,就帶來文明的進步;由流氓所主導,就向野蠻倒退,不是物質生產力的倒退,而是人文精神的倒退,文化的倒退,道德的倒退。這早已被人類歷史所證明。

人類歷史的發展主要是由貴族所主導,所以人類能從野蠻走向文明,但在漫長的歷史發展過程中,有時也會被流氓所掌控,流氓佔據了主導地位,結果導致文明向野蠻倒退,所以人類發展的進程呈現曲曲折折、進進退退。

人的精神意識是復雜的多面體,既有崇尚高尚的意念,也有向往卑鄙的情欲。然而,人走向高尚如爬山,很難;人走向卑鄙如坐滑梯,很易:故而人類社會始終是流氓多於貴族。

人類社會始終是貴族少流氓多,貴族何以能佔據人類社會發展的主導地位呢?這就取決於龐大的平民階層的態度了:平民階層崇尚貴族,貴族就佔上風,就佔據主導地位,這個民族就會崇尚高尚崇尚文明;平民階層崇尚流氓,流氓就佔上風,就佔據主導地位,這個民族就崇尚卑鄙崇尚野蠻。這就是不同民族會有不同文明進程與不同程度的根本原因。

崇尚貴族的民族,貴族易佔上風;崇尚流氓的民族,流氓易佔上風。流氓佔了上風,流氓佔了主導地位,必然誘惑越來越多的人變成流氓,逼迫越來越多的變成流氓,最終變成流氓大國,文化道德陷入全面大倒退,社會陷入大潰敗。

要期望流氓帶領民族走向高尚,走向文明,那是痴心妄想。

 

 

▊ 創造文明與創造歷史

人類文明的成就幾乎都是貴族創造的,從遠古的哲學思想,宗教信仰,道德信念,到中世紀的文化藝術,到近代的自然科學,到現代的民主機制,人類歷史上所有劃時代的思想,幾乎都是貴族創造的。可以這樣說,沒有貴族,便沒有人類的文明。無需我來舉證,查一查世界上偉大的哲學家,文學家,藝術家,思想家,神學家,科學家,哪一個不是貴族?

貴族不僅創造文明,而且也創造歷史。近代的歐洲貴族,創造了《君主立憲》,創造了《獨立宣言》,創造了《人權宣言》,印度的聖雄甘地創造了《非暴力革命》,美國的馬丁路德金創造了《我有一個夢想》,並將這些文明的思想付諸於實,創造出輝煌的歷史,成為人類走向文明的裡程碑。

創造歷史,不等於創造文明;創造文明,也是創造歷史。

流氓從來不會創造文明,只會創造野蠻。流氓也會創造歷史,但流氓不會創造文明的歷史,只會創造破壞的歷史,創造屠殺的歷史,如希特勒,如秦始皇,如太平天國,如義和團。流氓從來都是建設不足,破壞有余,只會創造暴力,創造戰爭,創造屠殺,創造荒唐,創造災難。

如若一個民族長期被流氓群體所主導,勢必變成弱肉強食的民族,變成野蠻暴戾的民族,變成腐敗墮落的民族。

這樣的道理,難道還需要誰來論證嗎?

貴族被消滅了,流氓應運而起;貴族精神消亡了,流氓意識得到發揚光大。看今天之中國,無處不流氓,這禮義之邦成為名副其實的流氓大國。這個古老而文明的民族何以作賤到如斯地步?

 

 

▊ 中國傳統貴族精神的概述

說傳統貴族,是因為中國已經沒有貴族,當今的中國只有平民與流氓。雖說還有極少數的人具有貴族精神,可畢竟為數極少,所以稱不上是一個族群了。下面所說的貴族,都是指傳統上的貴族。

很難概括出中國的貴族精神,因為中國的貴族精神在歷史的長河中不停地衰變,說不清楚哪一個時代的貴族精神可以代表中國的貴族精神。籠統地講,我就用三個貴族的典范人物作代表,來表述中國貴族精神的特質。

第一個典范是屈原,第二個典范是陶淵明,第三個典范是曾國藩。這三個典范所具有的三種精神特質,可以概括出中國貴族精神的衰變。

 

 

▊ 屈原所代表的第一種貴族精神

屈原精神代表一種追求卓爾不凡的精神,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精神。

這種精神代表中國古代貴族所具有的精神,我們今天讀到屈原的《離騷》、《漁父》等作品,仍能強烈地感受到那種追求卓而不凡的精神。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正是這種追求卓而不凡的精神,激勵那個時代的精英勤於求索,勇於求索,為中華民族創造出燦爛輝煌的古文明。中華民族所有的偉大思想幾乎都是創建於那個時代。那個時代的貴族可以與歐洲同時代的貴族並駕齊驅,中國的古文明不比歐洲的古文明遜色,就是最好的說明。

追求卓爾不凡的精神是人類追求文明的動力。正是靠人類中一代又一代的精英追求卓爾不凡,帶領人類掙脫野蠻,走向文明。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精神,是一種殉道的精神。這是人類高貴的一種精神,當自己信仰的道義遭到毀滅,寧願選擇與道義同時毀滅,也就是選擇與道義永遠同在。

 

 

▊ 陶淵明所代表的第二種貴族精神

陶淵明精神代表一種不為五斗米折腰的精神,崇尚自由的精神,追求超脫物欲的精神,一種甘於自我放逐的精神。

對比屈原的精神,陶淵明的精神明顯發生衰變,不那麼強烈地追求卓而不凡,而是傾向崇尚自由;他不認同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然而他堅守不為五斗米折腰,維護自身獨立的人格尊嚴。要格守不為五斗米折腰,就要抽離體制的羈綁,那無異於就是自我放逐。在那物質極其貧困的年代,自我放逐就要忍受飢寒交迫貧病交加的折磨,時時刻刻面臨生死存亡的威逼。毫無疑問,自我放逐須具備無比的勇氣與忍耐力。選擇自我了結,只需要一時的意氣;選擇自我放逐,就得忍受無期的折磨。

自我放逐其實是對權勢的一種蔑視,表現出一種道不同不相為謀,堅守自己立場的精神。這是一種固守高貴的精神。其實,以他們的才華,只要他們願意委身投靠,就可以輕而易舉換來升官發財,享盡榮華富貴。然而,他們寧願選擇了自我放逐。這是對殘酷現實的妥協,更是對權勢的蔑視。

自我放逐的精神,在魏晉時代的竹林七賢身上表現得更為強烈,幾乎到了放浪形骸的境界。對比屈原那種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精神,顯然是一種妥協。然而,這種妥協並不是他們怕死。他們似乎是故意用放浪形骸的生活方式來表示對權勢的一種蔑視,視權勢如糞土,讓權貴相形見絀,如骨在喉,寢食不安。這一點從竹林七賢之首的嵇康身上表現的最為突出,他被司馬王朝處以極刑,從容赴死,慷慨以歌,視死如歸,這顯然比屈原的投河自盡表現得更為豪邁。

陶淵明的自我放逐,比起竹林七賢的自我放逐,顯然又退了一步。陶淵明的自我放逐,不再那麼強烈地表現出對權勢的蔑視,更多的表現出對自然的陶醉與對自由的迷戀。這當然是因為殘酷的現實,逼使陶淵明自削鋒芒,換取封建王朝對他的容忍。

從屈原精神衰變到陶淵明精神,這是封建王朝的殘暴所造成的。秦始皇焚書坑儒,開創了屠殺民族精英的先河,殘酷的現實逼使追求人格獨立的精英不得不選擇了自我放逐。

自我放逐,是一種無奈的選擇,更是一種高貴的選擇。面對腐敗而殘暴的政權,不願同流合污而抽身離去,寧願自我放逐而過貧困的生活,換取精神上的自由與人格上的尊嚴。這種自我放逐,成為中國歷代不甘委身投靠的精英不得不選擇的一種生活方式,這是對權勢的一種蔑視,這是對高貴品德的固守,這是另類的貴族精神。

 

 

▊ 曾國藩所代表的第三種貴族精神

曾國藩精神代表一種追求建功立業的精神,追求個人品格完善的精神。

這種精神代表中國歷史後期士大夫的精神,這種精神歸功於孔孟之道的熏陶。孔孟之道的核心是忠孝,一方面造就了士大夫忠於皇權的奴性,另一方面也造就了士大夫個人嚴謹的品格。孔孟之道個人品格修煉的核心理念是:格物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立功,立德,立言,成為士大夫追求的三種境界。曾國藩集三種境界於一身,成為封建士大夫的精神楷模,成為中華民族近代貴族的典范。

對比屈原。屈原的追求是在不受制於既定框架之下的一種不屈的追求,而曾國藩的追求則是在既定的框架之下一種自我完善的追求。那是因為屈原時代孔孟思想還沒成為一種道,屈原的追求是在思想自由狀態下的追求,所以他的追求表現出一種豪放的氣度;而曾國藩的追求則處於高度的約束之下,不敢逾越雷池半步,依循孔孟之道從細微處抵達至高的境界。

對比陶淵明。陶淵明的追求精神是追求個人精神上的自由,寧願自我放逐,也不願為五斗米折腰。陶淵明時代,雖說孔孟之道已經被推上霸主的地位,但還沒有深化到民間,所以陶淵明對孔孟之道不以為然,在他的心目中,權力與孔孟之道還不如野地裡的菊花,他對自然的陶醉遠遠超過對權力和物質的迷戀。當孔孟之道被歷代王朝強化之後,孔孟之道成為中國人精神的主宰,中國的士大夫失去了人身的自由,更失去了思想的自由。所以不可能再有屈原類的貴族,也難以再有陶淵明類的貴族,唯有曾國藩類的貴族,只能在封建的體制之內建功立業,完善自我了。

 

 

▊ 三種貴族精神的衰變

從追求卓爾不凡,到自我放逐;從自我放逐,到回歸權勢:這就是中國歷史上貴族精神的衰變。

從屈原的精神衰變到陶淵明的精神,是焚書坑儒殘酷的現實,逼使他們放棄了追求卓爾不凡,而選擇了自我放逐,為堅守高貴的人格,拒絕向權勢委身投靠。這是一種無奈,也是一種對權貴的蔑視,正是這種無奈與蔑視顯現出他們高貴的人格精神。

從陶淵明的精神衰變到曾國藩的精神,民族精英不得不向權勢低頭,走入封建體制之內追求建功立業,來完成自己對世俗權勢的追求。這種靠攏,失去了個人獨立的思想與人格,但也不乏一大批在體制之內追求個人品格修煉的貴族,比如柳宗元,比如岳飛,比如文天祥。柳宗元「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精神,文天祥《正義歌》所表現出來的那種鐵肩擔道義的精神,都是傳統貴族精神的突出表現,他們都是在體制之內達到完善的人格。

貴族精神的衰變,實質上削弱了貴族精神的力量,也就局限了中國歷史上的貴族對人類文明的作為,對比歐洲的貴族,中國後期的貴族對人類文明的貢獻明顯大為遜色。

 

 

▊ 與歐洲貴族的對比

歐洲貴族對人類文明的貢獻,已如上述。中國的貴族,在秦王朝之前,可以與歐洲的貴族並駕齊驅,創造出燦爛輝煌的古文明。中國的古文明並不比歐洲的古文明遜色,就是最好的說明。然而秦王朝之後,中國不再產生任何劃時代的思想,也就是說,中國的貴族不再對人類的文明作出重大的貢獻。秦王朝之後所有的思想家不過學會了炒冷飯,炒孔孟之道的冷飯,這一碗冷飯長炒不衰,炒了二千多年,至今還有人靠炒這碗冷飯混成大師。

這就是中國貴族精神的衰落,從屈原追求卓爾不凡的精神,衰變成陶淵明自我放逐的精神,再從陶淵明自我放逐的精神走向回歸依附權勢。在殘酷腐敗的體制之內,在孔孟之道的框架之下,中國的精英變成了封建王朝的奴才,不可能再有屈原那種追求卓而不凡的精神,也不會有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的精神了。所以後期的士大夫,不可能產生新的偉大思想,只能在孔孟之道所賦予的人格意念上追求完善。孔孟之道的四項基本原則:非禮莫視,非禮莫聽,非禮莫言,非禮莫行,嚴重地窒息了中國貴族思想的生命力,注定不可能再對人類文明作出重大的貢獻了。

那麼造成中國貴族精神衰變的根源在哪裡呢? 在殘暴的政權背後,是否有更深層的原因呢?

 

 

▊ 導致貴族精衰變的三大因素

導致中國貴族精神衰敗的因素很多,大致可以概括為三大因素:一是政權的殘暴,二是文化的缺陷,三是缺失一種主導性的宗教信仰。

封建專制的殘暴。秦王朝焚書坑儒開創了毀滅人類思想的先河。從秦始皇的焚書坑儒,到漢武帝的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到宋王朝的反詩,到明太祖的文字獄,到了清王朝,一個錯別字殺萬把人也是等閒事了。一代又一代的殘殺摧殘,是貴族與貴族精神衰變的最直接的原因。秦王朝實質上成為中國貴族精神衰變的拐點。

為什麼歐洲的貴族精神能與時並進而發揚光大,而中國的貴族精神卻日漸微弱了呢?難道說歐洲的封建王朝不殘暴嗎?我想早期的封建王朝殘暴性不會相去太遠。我想深層次的根源應該是文化。

 

 

▊ 中華文化的缺陷

中華文化是一種奴性文化加謀略文化,這是一種內在有嚴重缺陷的文化。

奴性文化帶來人格的缺陷。奴性文化只能培養出奴隸與奴才,培養不出真正的貴族。貴族追求獨立的思想與獨立的人格;奴性文化培養出來的人,缺失獨立的思想,就更不用說獨立的人格了。貴族精神的境界是「富貴而不淫,威武而不屈」,奴隸與奴才只會匍匐在權貴的腳下苟且偷生,難以抵達高貴的境界。

謀略文化帶來品格的缺陷。貴族精神最重要的信念就是誠信,謀略文化講的是陰謀詭計,所以與貴族精神背道而馳。謀略文化信奉成則為王敗者為寇,根本沒什麼原則與道義,崇尚陰謀詭計,為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這種文化很難培養出真正的貴族,大致只會培養出陰險狡詐心狠手辣的偽君子。

這種文化注定了貴族身上軟弱和陰暗的一面。在中國很難有胸懷坦蕩的貴族,更難找到寬容仁慈的貴族。像曾國藩那樣,身處腐敗的官場,能恪守品格潔身自好,成為鳳毛麟角,尤其難能可貴了。

 

 

▊ 缺失一種主導性的宗教信仰

中華文化缺失一種主導性的宗教信仰,是這種文化最致命的缺陷。

因為缺失一種主導性的宗教信仰,中華文化實質上是各種思想的大雜燴。盡管孔孟之道佔據霸主地位二千多年,但孔孟之道始終成不了一種宗教信仰。各種思想的大雜燴炒在一起,孔子,孟子,老子,莊子,什麼子都有;三字經,道德經,女兒經,易經,黃帝內經,什麼經也都有。中國是全世界神仙最多的國家,中國人什麼神都拜,似乎什麼神都相信,又似乎什麼神都不信,大致就是處於半信半疑之中。

因為缺失主導性的宗教信仰,所以這種文化太多的自相矛盾,叫人無所適從。比如,一邊說天道酬勤,勤勞致富;一邊又為殺富濟貧喝彩。一邊叫人要「坦誠相待」,一邊又叫人「逢人但說三分話」。 一邊叫人「路見不平, 拔刀相助」,一邊又叫人「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這樣的例子舉不勝舉,所以最後只能抱定「難得糊涂」的理念做人了。「難得糊涂」反而成為做人的最高境界。

 

 

▊ 文化缺陷造成民族品格的缺陷

顯然,這種文化造成了這個民族品格的缺陷,突出地體現在兩個層面上。

一是在個人的層面上,難以從這種文化中得到堅強堅定的道德力量。道德是一種共同的生活信念,缺失宗教信仰,道德很難達到信仰的境界。什麼叫信仰?信仰就是堅信不疑。缺失宗教信仰為根基的道德,大致只是在半信半疑中,所以會有「道德一斤值幾多錢?」的國問。有人概括說:中國的道德大致不會超出三十裡。那意思是說,在三十裡之內,都是鄉裡鄉親,所以不敢做缺德的事;走出三十裡,大家都不認識,所以什麼缺德事都敢做了。

二是在民族整體的層面上,也難以匯聚起巨大的正義力量。一個民族是否能匯聚起巨大的正義力量,取決於兩個前提:一是作為民眾的個體來講,是否有強烈的正義感;二是作為民眾的整體來講,是否有相同的正義觀。這兩個前提顯然都需要一種堅定的信仰,個體通過信仰得到堅定不移的正義感,並獲取不屈不撓的勇氣;民眾整體通過共同的信仰,形成相同的正義觀,這樣才能匯聚成巨大的力量。能擔當起這兩個前提的元素,唯有宗教。

幾乎所有的中國人都痛感:中國人熱衷窩裡斗。為什麼會熱衷窩裡斗?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為缺失共同的宗教信仰。各人拜各人的神,各人都認為自己掌握真理,各人都認為代表正義,結果只能用暴力解決,宗姓與宗姓斗,黨與黨斗,派與派斗,斗得你死我活,斗得不亦樂乎。文化大革命為同一種思想斗得你死我活,就更加荒唐不可理喻,那顯然是把邪惡的思想當信仰了。

所以靠這種文化熏陶出來的貴族,注定了身上的懦弱性。 歷史上也曾出現過意志極其堅強的貴族,但立足於這樣懦弱的民族之中,個別人的堅強更是注定了悲慘的命運。就好比一只大象陷入泥潭裡,奮力抗爭只會加速它的沉陷,加速它的滅亡。

 

 

▊ 從文學名著看中國貴族精神的缺陷

讀歐洲的文學名著,我們不難感受到歐洲貴族那種可貴的精神--誠信,道義,擔當,勇敢,冒險,坦蕩,寬容,凡是人世間高貴的品格,都可以從名著的裡貴族身上讀到。那種決斗的精神,那種身先士卒的精神,是中國貴族非常缺少的精神。我們從《基督山伯爵》裡讀到復仇的精神,也是一種不傷及無辜的精神。我們從《泰坦克尼號》的悲劇中,看到了貴族精神的大愛,那決不是靠灌輸階級斗爭的仇恨而產生的愛,而是靠宗教信仰賦予的博愛精神。船長可以淡定地指揮婦孺先逃生,最後他自己更拒絕登上最後一艘逃生艇而毅然決然地返回即要沉沒的船艙,選擇與郵輪一起葬身大海。這種殉道精神就是一種貴族精神。對比我們的克拉瑪依劇院大火「讓領導先走!」,那是何等的悲壯與偉大!

轉過來看我們的四大名著。《西游記》、《水滸傳》,主題就是宣揚流氓意識,造反有理,殺人放火,報仇雪恨。美其名曰:替天行道,實質上是因為沒有給他官做;假如給他一個官做,便什麼道義都扔了。孫悟空之所以大鬧天宮,就是氣憤於弼馬溫的官銜太小了。

《三國演義》雖然也算成功地塑造出劉備的仁慈,諸葛亮的忠誠。然而」桃園三結義「所宣揚的精神就是地地道道的流氓意識。不是以道義作為結義的根基,而純粹是以個人的恩怨作為結義的紐帶,這正是所有流氓黑社會結義的模式。《三國演義》更把一個集陰謀詭計於一身的諸葛亮,塑造成中國的智慧之神。諸葛亮除了貢獻出陰謀詭計之外,對人類文明的進步幾乎沒有什麼大的建樹。《三國演義》把他當作智慧之神,把中國人引入了文化的誤區,把陰謀詭計當作智慧。歐洲人提出知識就是力量,中國人認定陰謀詭計就是力量。

《紅樓夢》是一部真正描寫貴族生活的名著。然而,我們從這本書裡,讀到了什麼樣的貴族精神呢?只讀到貴族的胭脂味,讀到貴族的酒色情欲加無病呻吟的詩文,整個大觀園就是縱情享受的樂園,除了勾心斗角,就是縱情享受。我們讀不到一丁點的貴族精神,勇敢?冒險?坦蕩?擔當?寬容?仁慈?一丁點都沒有。

我們可以從屈原的著作中讀到追求卓爾不凡的貴族精神,但卻不能在後來的文學作品中讀到什麼貴族精神了。文化的衰敗,實質上也代表貴族精神的衰敗。

 

 

▊ 貴族精神短暫的覺醒

然而,中華民族在上個世紀初,終於迎來貴族精神短暫的覺醒。那是因為歷史的契機,讓中華民族一度獲得了生機。

那是新舊文明交匯的時代。腐朽沒落的封建王朝陷入風雨飄搖之中,失去了往日的強悍;被長期禁錮的思想失去了枷鎖,得到了自由,因此獲得了生機。那也是西方文明蒸蒸日上的時代,引發中華民族的精英蜂擁而出,走出國門去尋找救國之道。中西文化就這樣在機緣巧合之下,造就了新一代的文化貴族,中西文化的精華在他們身上得到完美的融合,造就出中西合壁的精英。他們既具有東方謙恭的美德,又具有西方平等博愛的精神,堪稱中華民族歷史上最優秀的精英。

那是中華民族危難的時代,也是中華民族追求新生的時代,因此成為中華民族人才輩出的時代,一度人才濟濟,讓世人為之贊嘆。那一代的精英,以他們卓越的學識與高貴的品格讓世人敬佩;就連他們個人的生活情調,也讓後人為之傾倒;我們今天讀到他們的傳記,依然感慨萬千。

那是中華民族貴族精神覺醒的時代,是中華民族最值得驕傲的時代。

然而悲愴的是,新生的貴族旋即就被消滅了,像流星雨在黑暗的天空劃過,只給人間留下閃亮的一瞬間。那是另話。

 

 

▊ 被中國人誤讀的歐洲貴族

現如今,中國的許多有錢人把孩子送到英國上貴族學校,希望他們畢業後也能成為貴族,但當他們發現即使是英國最好的學校--伊頓公學的學生,睡硬板床,吃粗茶淡飯,每天還要接受非常嚴格的訓練,甚至比平民學校的學生還要苦時,他們怎麼也弄不明白這些苦行僧式的生活同貴族精神究竟有何聯系。其實這一點也不稀奇,因為西方所崇尚的貴族精神不是暴發戶精神,它從不同平民的精神對立,更不意味著養尊處優,過悠閒奢華的生活,而是一種以榮譽、責任、勇氣、自律等一系列價值為核心的先鋒精神。

 

 

1. 富與貴不是一回事

世界著名的貴族學校實行如此嚴格和艱苦的軍事化訓練,目的是要培養學生的合作意識和自律精神。真正的貴族一定是富於自制力,一定是有強大精神力量的,而這種精神力量需要從小加以培養。

伊頓公學也確實用這種方式培養出了很多優秀的人物,比如打敗拿破侖的那個威靈頓將軍,就是伊頓公學的高材生。威靈頓在和拿破侖進行決戰的時候,曾經留下一句名言——當時他冒著炮火在前線觀察敵情,參謀人員多次勸他早點撤下,因為前線太危險,可威靈頓就是不動,參謀人員只好問他,您萬一陣亡了有什麼遺言?威靈頓頭也不回地說:「告訴他們,我的遺言就是像我一樣站在這裡。」

我們現在大部分中國人所理解的貴族生活就是住別墅、買賓利車、打高爾夫,就是揮金如土、花天酒地,就是對人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實際上,這不是貴族精神,這是暴發戶精神。在我們中國人的概念中,貴族學校就應該享受貴族般的條件,有貴族樣的生活。但是英國貴族學校的學生甚至比平民學校還要辛苦。在大多數中國人的意識裡,富與貴是一樣的,沒有什麼區別。但事實上這是兩回事兒。富是物質的,貴是精神的。

貴族精神,首先就意味著這個人要自制,要克己,要奉獻自己,服務國家。英國的威廉王子和哈裡王子,毫無疑問,是貴族。英國皇室把他們送到陸軍軍官學校去學習。畢業後,哈裡王子還被派到阿富汗前線,做一名機槍手。英國皇室知道哈裡王子身份的高貴,也知道前線的危險,但是他們公認為國家奉獻自己、承擔風險是貴族的本職,或者說是本分所在,是理所當然的。

英國二戰的時候有一張照片流傳得非常廣——當時的英國國王愛德華到倫敦的貧民窟進行視察,他站在一個東倒西歪的房子門口,對裡面一貧如洗的老太太說:「請問我可以進來嗎?」這體現了對底層人的一種尊重,而真正的貴族是懂得尊重別人的。

1793年1月21日,在巴黎的協和廣場,一個行將被處死的囚徒,上斷頭台時不小心踩到了劊子手的腳,她馬上下意識地說了句:「對不起,先生。」而此刻她的丈夫路易十六,面對殺氣騰騰的劊子手,留下的則是如此坦蕩高貴的遺言:「我清白死去。我原諒我的敵人,但願我的血能平息上帝的怒火。」幾分鐘後,路易十六及皇後便身首異處。兩個世紀之後,時任法國總統的密特朗在紀念法國大革命200 周年的慶典上真誠地表示:「路易十六是個好人,把他處死是件悲劇……」

1910年10月28日,一位83歲高齡的老人,為了拯救備受煎熬一生的靈魂,決意把所有的家產分給窮人,隨後他離開自己遼闊的莊園出走了,帶著聶赫留朵夫式的懺悔,最終像流浪漢一樣死在一個荒蕪的小車站……他就是俄國偉大的作家托爾斯泰。多年後,奧地利著名作家茨威格在評價托爾斯泰時這樣感慨道:「這種沒有光彩的卑微的最後命運無損他的偉大……如果他不是為我們這些人去承受苦難,那麼列夫?托爾斯泰就不可能像今天這樣屬於全人類……」

這幾位主人公盡管命運不同,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身份:貴族。

 

 

2. 貴族代表了尊嚴和品行

西方直到18世紀,貴族依然是主流社會,發揮著重要的作用,直到今天,英國仍然保留著貴族的爵位、封號。(中國的貴族階層早在秦始皇統一中國之後,就整體消失了)

當西方的貴族社會轉入平民社會之後,資產階級並沒有掀起否定、批判貴族文化的浪潮,相反,把自己的子女送到貴族學校去學習,買貴族的紋飾、徽章,買貴族的頭銜,想全方位繼承貴族的衣缽。

我國著名報人儲安平在《英國采風錄》中說過,英國的貴族制度之所以能延續至今,是因為得到了大家的認可。英國的老百姓普遍認為,貴族精神代表了一種尊嚴,一種高超的品行。

西方中世紀的戰爭好多跟中國春秋戰爭非常相似,戰場上是對手,下了戰場仍然還是朋友。所以那個時候的好多戰爭,在今天看來就有點像小孩子過家家一樣。

公元前1135 年,英國國王亨利一世去世了,他的外甥斯蒂芬和外孫亨利二世都認為自己有權繼承王位。斯蒂芬本身在英國,就捷足先登,搶先登上了王位;亨利二世在歐洲大陸,聽到這個消息後憤憤不平,就組織了一支雇傭軍前來攻打斯蒂芬。那個時候亨利二世很年輕,經驗不足,出兵的時候沒有很好的籌劃,所以大兵千裡迢迢開到了英倫三島一上岸,就發現錢已花光了,沒糧食了。怎麼辦呢?這時亨利二世作出了一個咱們中國人絕對想不到的選擇,給對手斯蒂芬寫了封求援信,說我出征准備不周,沒了糧草,您能不能給我點接濟,讓我把這些雇傭軍遣散回歐洲。斯蒂芬居然慷慨解囊,給了亨利二世一筆錢。可後來亨利二世竟然第二次發動了同樣的戰爭來爭奪王位。

人家當初接濟你,你現在又殺回來了,這在中國人看來是忘恩負義。歐洲的貴族認為對手的寬容是理所當然的,該競爭的還是要接著競爭。所以過了幾年之後,亨利二世再次率領大軍,卷土重來。這時他年齡大了,羽翼已豐,所以在戰場上打敗了斯蒂芬。雖然他取得了勝利,但結果卻很有意思。他和斯蒂芬簽訂了一個條約,就是這王位還是由斯蒂芬來坐,把亨利二世立為太子;斯蒂芬百年之後,由亨利二世來繼承王位。在一般人眼中,好不容易打贏了,卻只得了接班人的名義,好像不值得。按照中國皇位爭奪,非殺個你死我活不可。

另外還有一場戰爭也非常有戲劇性。英國愛德華三世兩個兒子蘭開斯特公爵和約克公爵的後代,都對英國王位感興趣,於是兩個家族間發起了一場內戰。戰爭的結局竟然是不打不成交,兩大家族後來打出了感情,互通了婚姻,蘭開斯特家族的亨利七世娶了約克家族的伊麗莎白。聯姻之後,約克和蘭開斯特兩大家族宣告合並,開創了都鐸王朝。

在歐洲的政治中,有一個特殊傳統,就是一個國王,即使是被從王位上推翻下來,也會受到必要的禮遇,這也是騎士精神的一種體現。所以在歐洲的權力斗爭中,很少有中國那種斬草除根的想法。

 

 

3. 要競爭更要有風度

歐洲的貴族寧可承擔養虎為患的後果,也不願意喪失自己的風度。1688 年時候,威廉三世攻打詹姆斯二世。威廉三世是詹姆斯二世的女婿,但他覺得這個王位應該是屬於自己的,所以從詹姆斯二世手中奪取了英國王位,把自己的岳父給俘虜了。他把自己的岳父關在靠近海邊的一座城堡裡,同時在城堡靠海那一側給他留了一條小船。詹姆斯二世心領神會,就坐著這條小船逃到了歐洲。

第二年詹姆斯二世組織了一支雇傭軍想重新奪回自己的王位。這時威廉三世正在組織和法國進行一場戰爭,他一看自己岳父卷土重來,不得不騰出一只手來對付自己的岳父。最後雖把詹姆斯二世打跑了,但在英法戰爭中卻遭到慘敗。

正如荷蘭史學家約翰•赫伊津哈所說的,「火藥的傳入雖然把騎士階層炸得粉碎,但是中世紀騎士所體現的,並且被理想化的騎士精神,卻在近代西方文化中得以保留。」這種騎士精神實際上就是貴族精神的一部分,它作為一種道德理想,對西方人的民族性格有著長久的影響。

西方進入平民社會之後,貴族之間網開一面的傳統在高層政治中還依然得以保留。比如在美國南北戰爭中,南方軍即將面臨失敗,軍官中有人提議化整為零分散到老百姓家裡,進入山區打游擊戰。但當時南軍最高統帥羅伯特•李將軍卻不同意,他說:「戰爭是軍人的職業,我們要是這樣做,就等於把戰爭的責任推給了無辜的老百姓。我雖然算不上一個優秀的軍人,但我絕不會同意這樣做,如果能用自己的生命換來南方老百姓的安寧,我寧願作為戰爭犯被處死。」

他的對手是大家熟知的林肯,林肯總統同樣表現出寬宏大量的貴族風度。本來他確實應該按照軍法對羅伯特•李進行處置,但是他認為南北之間的仇恨宜解不宜結,所以他對李將軍說,您也到了退休年齡,就告老還鄉吧。於是,李將軍就以這種方式光榮退休,回到自己的莊園,撰寫回憶錄去了。

貴族精神有很多還不為我們所理解,比方說,貴族精神當中的低調。洛克菲勒帝國,那個小洛克菲勒在上大學的時候,過的是貧窮的生活,自己燙褲子,自己縫鈕扣,不抽煙,不喝酒,不隨便到劇院去看電影,和他爸爸一樣,把每一筆開支都記在小本子上。這些人看起來很節約,但是並不小氣,因為在面向社會進行捐贈的時候,都非常慷慨。比如咱們大家都非常熟悉的比爾•蓋茨,後來把他名下所有的財產全都捐給了社會。既節約又慷慨,這也是貴族精神非常可取的一部分。

這種精神,從一個角度來看是慷慨,從另外一個角度去解讀,也可以說是一種擔當精神,一種社會責任感。在今天西方社會的主流意識當中,最讓我們感動的就是這種無處不在的擔當精神。

比如西方的航海業有個不成文的規定,當一艘船遇到危險要沉沒的時候,船長肯定是最後一個離開的,有的船長干脆選擇和船一起沉沒,這就是從貴族精神延續下來的一種承擔精神。

在電影《泰坦尼克號》中,船即將沉沒的時候,船長走進了船長室,選擇了和船共存亡,這就是一種擔當精神。在大船開始沉沒的時候,船長請船上的小樂隊到甲板上來演奏,以安撫大家的情緒。在演奏完畢之後,首席樂手向大家鞠了一躬,樂手們開始離去。船上非常混亂,大船馬上就要沉沒了,首席樂手看見大家都走遠了,他自己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架起小提琴,拉起了一支新的曲子。已經走遠的樂手,聽到音樂聲,不約而同地又回到了首席樂手身邊,大家重新開始演奏。船要沉沒了,大家相互握手,互道珍重,首席樂手說:「今天晚上,能和大家一起合作,是我終身的榮幸。」

這是對貴族精神的最好的詮釋,它告訴我們,有一種死比平凡的生更偉大。

 

 

4. 貴族精神的實質

儲安平在其《英國采風錄》中記述了他對英國貴族和貴族社會的觀察,他說:「凡是一個真正的貴族紳士,他們都看不起金錢……英國人以為一個真正的貴族紳士是一個真正高貴的人,正直、不偏私、不畏難、甚至能為了他人而犧牲自己,他不僅僅是一個有榮譽的、而且是一個有良知的人。」用當年法國政治學家托克維爾的話來說:貴族精神的實質是榮譽。

貴族精神跟物質條件,有的時候可以說沒有什麼關系。就像當年張愛玲所說的,舊上海公寓裡的那個電梯工,一定要衣冠楚楚,領帶打得整整齊齊,才肯出來給顧客開電梯,這也體現了一種貴族風度。還比如許紀霖教授所說的,有一個下崗的三輪車夫,靠自己蹬三輪車的微薄收入,養活了幾十個孤兒,一個一個送他們去上學。我們也可以說,這個人具有一定的貴族精神。所以說,貴族精神說離我們遠也遠,說離我們近也很近,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成為一個精神貴族。

英文裡的noble ,除了有「貴族」的含義外,還有「出身高貴的」、「高尚的」、「偉大的」、「崇高的」、「卓越的」、「輝煌的」等含義。「貴族精神」則包括高貴的氣質、寬厚的愛心、悲憫的情懷、清潔的精神、承擔的勇氣,以及堅韌的生命力、人格的尊嚴、人性的良知、不媚、不嬌、不乞、不憐,始終恪守「美德和榮譽高於一切」的原則。

「貴族精神」並不必然地為「貴族」所壟斷,我等平民只要不斷努力學習堅持塑造自己的人格狀態,同樣是具有「貴族精神」的貴族,我們所要強調的是「精神的貴族化」。

然而,如今國內對於貴族的理解是:擁有高檔住宅、豪車、美女如雲、消費歐洲奢侈品、子女入學「貴族學校」和出國留學等等,崇尚這樣的貴族式生活方式,更多只是一種形式主義的貴族生活。不是表現在人對精神和審美的追求,而是體現在揮金如土、綾羅綢緞、花天酒地的金錢主義形式上。貴族化中的「貴」,就是華麗、氣派、顯赫、奢侈等形式。傳媒傳遞給我們一種錯覺就是這種和真正的貴族文化毫不沾邊的虛榮和幼稚的形式氛圍。這種貴族文化實際是一種膚淺、粗糙的文化氛圍,這將源於幼稚而止於成熟,源於虛榮而將止於務實。

真正的貴族精神,應該有三根重要的支柱:一是文化的教養,抵御物欲主義的誘惑,不以享樂為人生目的,培育高貴的道德情操與文化精神。二是社會的擔當,作為社會精英,嚴於自律,珍惜榮譽,扶助弱勢群體,擔當起社區與國家的責任。三是自由的靈魂,有獨立的意志,在權力與金錢面前敢於說不,而且具有知性與道德的自主性,能夠超越時尚與潮流,不為政治強權與多數人的意見所奴役。

貴族這一無論是在稱謂還是實質上的確認,都必須是與其品德、學識、行為相符合的。否則,即使其權傾天下,富可敵國,亦不能進入貴族的行列中。

貴族的真正意義是指其在精神和高尚行為上的擁有。貴族精神的高貴之處,那就是干淨地活著,優雅地活著,有尊嚴地活著。他不會為了一些眼前的現實利益去背信棄義,去不擇手段。基於這樣一種意義上來講,精神的貴族和所謂富有之人應該是沒有關系的。精神的貴族不一定富有,富有之人不一定是貴族。因為這種貴族精神不是用錢可以買來的。

 

 

本文來源網絡,歡迎作者認領,著作權歸於作者。

 

創作者介紹

雲渡山

一頁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