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術內外家出功夫之秘奧

 

作為百年之後的習武者,對以前的傳統武術功夫如何認識?

如郭雲深的半步崩拳發人於丈外,尚雲祥一個踐步三丈遠,孫祿堂一個人打一百多個,這些神功奇技是真是假?

如果是假的,那麼以前的這些大師就都是騙子。

如果不是,又是怎麼練出來的?

我們現如今欠缺的又是什麼?

為什麼我們練不出那樣的功夫?

其實,就是民國大師輩出的時代,一個師傅門裡也鮮能出來幾個。

比如按照李仲軒老所說,李存義門下就出來了唐維祿、尚雲祥、傅劍秋、薛顛,但那幾十年和李存義學武的人不計其數,尤其是在天津的國術館。因此,不是現在人不行,過去也是如此。

說明武術並非是想學就能出來,需要極其高明的悟性才行。

 

自然,除了悟性,能否遇上明師、人家是否願意教你也是很關鍵的因素。

除此之外,就是個人能否下這個功夫、有充分的時間和精力。

那麼用我們當代的條件對比一下,悟性應該不是問題,現代人比過去人聰明多了。

但我們的聰明裡頭欠缺了一點東西,就是對傳統文化的傳承和理解。

 

武術是傳統文化的一部分,如果你沒有傳統文化的功底,是無法理解武術的真正內涵以及拳譜中那些在現代人看來似是而非好像又有點封建迷信的東西的,所以無論下多大功夫終歸是隔靴搔癢。

比如古人信道,但是道體看不見摸不著只能體會其功用,而現代人只相信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所以就有了天壤之別。

民國時候一個大師門下也就出幾個人,出不來的是大多數,而這大多數自己並不一定知道,因為在中國,你出不來大約師傅也不會打擊你的自信心,因材施教,能把架子傳下去,使國人強身健體也不錯。

那麼就出現一個普遍的狀況,極少數練出來的未必廣泛地教授,因為得一良才美質不易,因此真東西就只好秘傳了。

 

還有一點就是,大師們自己練出來了,他未必說的出來。

如果能說出來,形成理論,就不會有那麼多的人練不出來了。

說不出來,說明這真東西只能是形而上的東西。可體會卻很難描述。

內家拳一定要拜師傅,跟師傅好多年,就是耳提面命。

如果有理論,一本書也就足矣。就因為沒理論,所以就得師傅看著練。

武術是有真東西的,之所以如今很難見到,其實是武術自己的特點所決定的。

武道一體,內家的心法是形而上的,與西方實驗科學背道而馳,根本不可能同爐。

出不來真東西,是因為我們已經習慣了看得見摸得著的驗證,形而上的既沒人信更沒人要,遑論矢志不移地追求了。

 

那麼,內家拳這個心法到底是什麼?

我告訴大家,就是「神化」!以神化氣,以氣化血,以血化筋,成就筋骨膜,脫胎換骨,從弱變強。

這個「神」如何理解?氣動心不動,心動氣不動。

這個「神」形而上是天地宇宙的本體精神,也即如如不動之無極,形而下就是我們這個做主宰的心神。

 

武道一體,練內家拳就是修行的一種。

郭雲深說不要帶一絲血氣在裡頭,這就是練得出來說不出來。

什麼叫不帶一絲血氣?

就是心神不動。不動,就是破陰陽而歸於太極,由太極而歸於無極。

此時與天地宇宙精神同步,也即天地在煉你。

這還不是修道嗎?道可道非常道,越是思想簡單的人越能練出來,就是這個原因。

 

老子曰「專氣致柔能入嬰兒乎」?

老子把修道的功夫點了出來。

心不動,身心即變化,呼吸極其微弱,是為體呼吸或丹田呼吸,而如嬰兒。

嬰睡覺時的呼吸,極其微弱如同沒有,那是先天體呼吸,然而天地間再也沒有比嬰兒的氣血更旺盛的了,再也沒有比嬰兒的筋骨更強壯的了。如果被嬰兒踹一腳,就能體會這一點。

 

天地為一大周天,人身為一小周天,天地人三才本就是宇宙本體功能的表現,這三個其實是一個,只是人有思維和慾望,即從先天走入後天,脫離了這個原本的軌道。

後天我們只能通過提高運動量或反覆刺激肌肉來增加運動機能,而先天則是直接以神化氣血,把健壯筋骨膜這個人身根本建立起來,從而產生更大功能。

 

翻看民國的武術歷史以及口口相傳的故事,有兩個共同點,一是童子功的容易練出來,比如孫祿堂;

二是沒文化的容易練出來,這個就太多了。

你看那些大師級的人物,幾乎都是來自於鄉村地頭的農民。

就因為他們思想簡單,做事專一,沒那麼多雜七雜八的想法,跟著師傅就一個心思,練!就出來了。

 

話說回來,當代人如何練武?

有兩種練法,一是出於興趣練練架子玩一玩,強身健體足矣。

如果你還想技擊,可以加練一些搏擊摔跤的東西;

二是放下塵緣真能練進去,要麼從小練起,要麼你把酒色財氣都放下,全身心都在這上頭,讀聖賢書、練內家武,以出世精神行入世,邊練武邊修行,最後武道、人生全部成就。

 

至於說落實到具體應該如何個練法,不妨先從李軒老的幾個說法開始探索。

李老師說站渾圓樁要用眼神把自己放出去,好像登山一望疲憊全消,什麼意思?

誰都有這個經驗,累得要死到了山頂,大好河山盡在眼底,心胸為之一寬,頓時忘卻全身疲憊,直覺渾身都是喜悅,這就是「神化」,這一剎那,身心皆忘。

 

說到這,有人應該能開悟了。

如果是禪門師傅,也只說到這,你不領悟,就下回再說。

不過咱們不是修禪,是修實。

美好的景色吸引了你,剎那間身心皆忘,此時就是我說的形而上無極、形而下不動心,你的身心與天地宇宙同步,天地的精神瞬間就充實了你的身體,你這個形而下的肉殼子被形而上的道體給化了。

 

但我們尋常人進入這個層次只是一瞬間,很快就又退轉了。

為何?還是你那顆心,本來身心皆忘,但是一剎那又要找回自己,一回來就又是人的常態,你就會又感覺到疲憊不堪。

如果此時還有個另外的精緻吸引你,比如說你面前走過一個性感女郎,剎那間你又忘懷了,還是同樣的道理。

習武、修道,可不是一樣事嗎?

 

常人的身體只是在剎那感受,所謂一閃即逝。

我們練武修道的人,就是要把它常態化,乃至固定化,始終在這個層次裡,身體就會持續的運化。

站樁、行拳都是辦法手段,關鍵是你要化了腦子,有如佛家所說24小時都在定中,這才算是登堂入室,走上正軌了。

此時身心的變化是隨時的,年輕、精力旺盛、渾身是勁。

 

回到渾圓樁的問題,李忠軒老說眼睛微微上瞥,用眼神把身體放出去。

瞥什麼?放到哪?

瞥那個天地宇宙的虛無盡處,放到無極之始的混混沌沌,身心皆忘,陶醉在裡頭,把自己化了,和天地宇宙一體,燻燻然如飲佳釀,渾渾然樂在其中。

你就是天地宇宙,天地宇宙就是你,既沒有天地也沒有你,有的只是渾然一體。

 

如果你不是這樣,還侷限在身體的感受裡頭,想著姿勢如何?想著能站多久?

想著這裡酸那裡疼,就會站成枯樁了,非但無益,還有害處。

站樁如此,行拳亦然。

練是一定要慢的,越慢越好。

打快了、打硬了、打得氣喘籲籲都不對。

這也就是前輩們說的「不其練而自練,不期成而自成」。

練拐了,與拳擊散打無異。

 

外家拳是怎麼練出來的?

最著名的少林派是講究拳禪一體的,光是練武術還不行,還要學佛修禪。

練,要找清淨地方。半夜練,墳地裡練。

入門功夫就是馬步,所謂地盆功夫,要站過了兩個小時才算成就。

八極拳一進門,師傅就告訴你,把那些沒用的心思都放下,腦子裡就是練拳的事。

兩儀樁加上小架,只管站。

 

形意門說外家練的是「雙重」,此種出來的是神力。

以我當年蹲馬步超過半個小時的經歷,外家不在腿上先出功夫,其它真的很難。

一旦腿上出了功夫,其它的就順理成章了。

孫祿堂先生說他練到一定程度出現了煉精化氣,少林派蹲馬步也是一樣的。

無論單重還是雙重,最後都要進入到一心不亂的「神化」階段。

 

所以說,武術如今被人稱作花架子,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當代人已經不像過去人那麼能吃苦了。

內家拳需要好的悟性,外家拳需要痛苦磨練,有多少人是在馬步前面一退千裡的?

所以說光練那些套路是沒用的,你裡頭沒東西,那就是舞蹈。

所謂拳不打人功打人,重功不重拳,練武術也不能捨本求末啊。

 

散打的鞭腿和泰拳的後擺踢厲害,但那畢竟是通過加大運動量和反覆刺激肌肉練出來的,到了一定程度力量和速度就上不去了,誰先天本錢好誰佔優勢。

可你蹲馬步蹲出來的腿力,那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劉雲樵回憶他的師父李書文,一跺腳就把他家院子裡的金磚踩碎,一掌就把八仙桌子拍碎,這才是武術裡的真功夫。

 

內家拳講究用拳架規矩把散亂之神氣歸於丹田,由微而著,漸成洪流,之後便是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裡頭有易骨、易筋、洗髓三步功夫。

技擊是隨感而發,自然而然,出來的都是先天本能。

外家是沒有這些拳道一體的東西的,都是後天有形,但是蹲馬步通周天則差不多,比如八極拳講究六合勁,打合了。

 

看外頭動作好像就是胳臂腿的系統配合,其實關鍵還是在裡頭,也是有內勁的。

八極門過了兩儀樁和小架這一關,是要練易筋經的。

站樁出了丹田勁,通過易筋經對身體進行全面重造,出來的是驚人的神力。

再加上鐵砂掌之類的硬功夫,以及奇巧無比的招法,試看天下幾人能敵?

八極拳是外家拳發展的極致。

 

除了少林和八極,其它的外家門派基本也都差不多這個路數。

進門先站樁,三年成就了,再練其它的功法,一點點功夫上了身,一般都得十年才能出息。

因此,牽強地說,武術是系統的生命科學。

你要練內家,就如我前面說的把七情六慾都放下練進去。

您要是練外家,就得吃得住苦,一步步磨練,否則就玩一玩算了。

 

世間萬物,皆為我師!

http://weibo.com/p/1001603957555515808565

創作者介紹

雲渡山

一頁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