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師》編劇徐皓峰談武俠片現狀

  武俠缺審美 江湖在消失

  武俠小說和武俠電影都誕生在上個世紀20年代。第一本武俠小說《江湖奇俠傳》和武俠電影《火燒紅蓮寺》是「雙胞胎」。武俠電影,作為中國獨有的 影片類型,不僅有《英雄》開啟中國大片時代,更有《臥虎藏龍》讓世界肯定。不過,隨著武俠大片時代的興起,武俠片呈現給觀眾的似乎已不再是那個重情重義的 俠者江湖,而是淪為「生錢」的工具。日前,電影論壇之現實·詩意·俠在上海舉行,《一代宗師》編劇徐皓峰與影評人周黎明探討「武俠世界」。

  A[現實]正在消失的江湖 

  武俠是華人世界特有的流行文化。武俠文化以各式俠客為主角,神乎其神的武術技巧為特點,刻畫宣揚俠客精神。武俠電影,則是「俠客精神」的最好體 現。通過鏡頭化的語言和戲劇化的情節,深入展示著中國武俠文化的精髓和內涵,並且通過電影這種世界語言向全世界展現了中國最具特色的武俠文化。

  在中國電影誕生之初,武俠電影就成為最受中國影迷喜愛的電影片種,曾經《火燒紅蓮寺》拍了十幾部,遠比《蝙蝠俠》、《變形金剛》、《X戰警》等 好萊塢大片受歡迎。然而,時至今日,中國武俠電影卻很難出現在影迷們的視野裡。2014年上半年中國大銀幕,觀眾甚至沒有看到一部純正的武俠電影上映,即 便回到2013年,觀眾能夠叫得出片名的武俠片也是幾乎沒有。

  不僅僅是影像,事實上,這個江湖也在消失。徐皓峰表示,武俠不只在大陸,在台灣、香港都是屬於正在消失的階段,「我們現在看西部片,比如西歐的 《佐羅》,那種影片在歐洲絕了,擊劍片已經沒有了,武俠片很可能步其後塵。因為現在再練武術變成是很土的事情,現在年輕人要麼玩電子遊戲,小女孩練跆拳 道,哪有年輕人到公園裡面穿著燈籠褲、醜陋的武術服在公園裡面練。

  「前不久,有一位武林大師得癌症過世了。這些60多歲的武術家過世了之後,真的覺得武林沒有了。孔子將一個東西絕了、沒有了,很婉轉的稱為『大去』。現在的武林已經『大去』了。」徐皓峰說道。

  B[原因]傳統武俠的審美被破壞

  徐皓峰,不僅自己創作武俠小說、編寫武俠劇本,更是自己做導演拍武俠。從處女作《倭寇的蹤跡》,到即將上映的《箭士柳白猿》,再到即將開拍的第三部作品《師父》,徐皓峰的武俠片被稱作「新派武俠」。

  談起自己的創作,徐皓峰表示,當下的價值觀沒法傳遞,「武俠電影是要去體現中國人傳統生活的老規矩,要沒有這個,武俠電影就不是武俠電影的味 道。武俠電影要拍傳統生活的價值觀,而且要不忌諱在片子裡面談我們這個民族曾經有過的美德。然而,近100年來我們談的都是民族的劣根性,現在『美德』這 個東西不談了,都是以相互埋怨來證明『年輕人很有腦子』。」

  2000年,李安用一部《臥虎藏龍》讓挑剔的奧斯卡評委為中國武俠電影點贊。但是,影片在內地上映時,卻意外的收穫一片惡評。不同於傳統武俠, 帶著儒家人文氣息的影片讓內地觀眾一時難以接受。而隨後,張藝謀的武俠大片《英雄》上映後,更是讓觀眾一頭霧水,不知導演想要「傳遞給觀眾怎樣的信息」。

  對此,徐皓峰則對「武俠和詩意」做了一番解釋,「詩意是一種精神層面的信仰,是一種審美。現在論辯這個話題,是因為生活中缺乏這種審美。『華 夏』的『華』以前和『花』是通假字,所以中國人的本質是個很愛美的民族。只是後來大雜院住過幾代人下來,將生活情趣和審美完全破壞掉。」

  C[弊端]特技再發達比不過真人對打

  武俠片的前景令人擔憂,不僅僅是站在檯子上的作家、編劇和導演內心焦慮,坐在銀幕前的武俠迷們更是感同身受。論壇上,一位武俠迷激動地表示,現在的武俠電影基本上都是陰謀詭計,「以往的飛簷走壁、快意江湖的浪漫勁不知道去哪了。」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特效技術已經代替了原始的刀光劍影,拳拳到肉的影像目前只有幾個人在拼。

  「現代人的價值觀全都變了,一些過去的真人真事反而會被看做傳奇。越把武俠小說和武俠片拍得寫實,現代的年輕觀眾反而越會覺得新奇。過去,最大 的浪漫是這個人做事要無私,但已經沒有了這個傳統。」徐皓峰說道。不過,他也表示,與超級英雄等特效大片相比,武俠片中有些東西依舊具有不可替代性,「隨著特技的發展,武打已經沒有極限了,只要能想得出來就能武出來。雜技、戲曲、舞蹈現在電腦可以呈現,但是兩人比拚對打電腦是無法做出來的,這一定是要人真 打。武術與戲曲武行的區別是,戲曲是對打,但武術是交手,不是比劃而是動真格,不能退讓。《一代宗師》裡有句台詞,『你聽到棍子響的那一下就結束了』,就 是這個意思,而這個就只能人做出來。」朱德蒙

創作者介紹

雲渡山

一頁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