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俠客遇義女 四公學拳

清朝光緒二年(1876年),湖南醴陵縣城郊的泉塘地方,新從福建遷來了一戶人家。這家的主人姓廖,名四公,筆名叫「七二峰樵」。廖四公是個文武全才,既練就了一身好武藝,又是一個著名的書畫家。他寫的字和所畫的畫,名揚三湘七澤,見者歎為觀止。

湖南醴陵縣城郊

說起廖四公學武,卻有一段很不平凡的經歷。廖四公生於清朝同治元年(1862年)。原先住在潮州。九歲時家中遭受天災,父母失散,只得獨自出外乞討。幾個月後,廖四公輾轉來到了福建泉州少林寺附近,遇到了一個從事武術賣藝的班子。這個班子,總共四人,全是女的。班主叫林玉貞,四十三歲,帶著三個女兒在外面跑碼頭。最大的女兒十六歲,最小的女兒才只九歲。

廖四公見她們玩拳舞棍極為精彩,非常羡慕。因此,一直跟著她們跑,她們到哪兒賣藝,他也就跟到那兒,連肚中饑餓也忘記了;有時,還幫著她們收拾場子。這樣一來,竟引起了班主林玉貞的注意。紅日西沉時,林玉貞拉著他的手問道:「你幾歲了?叫什麼名字?為何流落在外?」

《武林傳奇》內有廖四公的故事

他毫不隱瞞地泣訴了自己流落他鄉的身世。林玉貞聽了,非常同情他的不幸遭遇,有意收留他。遂問道:「你願意學武藝嗎?」廖四公高興地說:「我就是喜歡武藝才跟著你們的,怎麼不願意學呢?」林玉貞又問:「你念過書嗎?」廖說:「我讀過三年古書。」

林玉貞想試試他有無才華,含笑問道:「你既讀過三年書,我出個對子,你能對上嗎?」廖四公毫不遲疑地說:「試試看!」林玉貞說:「我出的是上聯:『武藝謀生』。」廖四公稍稍思索了一下,立即對道:「文章報國。」

林玉貞非常喜歡,認為這孩子頗有才華,思想敏捷。隨即又對他說道:「孺子可教!你就做我的徒弟吧!不過,練功很苦啊!你吃得消嗎?」廖四公很聰明,立即拜道:「師父!我是不怕吃苦的!」林玉貞很是高興,笑吟吟地對三個女兒說:「這就是你們的師弟。今後便是一家人了!」林氏三姐妹同時親熱地叫了他一聲「師弟!」他也拱手對三姐妹叫了一聲:「師姐!」

從此,廖四公找到了一個安身受業的地方,心中自是高興。他每天早,晚與林氏三姐妹一同學習武藝;同時又讀書寫字。白天出外賣藝,親如一家人。 原來,林玉貞是個讀書人家的女子,念過幾年私塾,能文善武。她的丈夫是清朝武官,經常與丈夫一同練習武藝,刀、槍、劍、棍,門門精通。後因丈夫病逝,一貧如洗。娘家父母去世,家道中落,無從依靠。只好攜帶三個女兒出外跑碼頭,靠賣武藝來維持生活。因她為人正派,心地善良,江湖上的人對她甚為尊重。

除惡霸 闖出大禍

清朝光緒元年(1875年),廖四公已滿十三歲了。他跟著林玉貞學文習武已滿四年,自然是出師了。由於師徒關係很好,都捨不得分開,故仍留在林家班裏幫忙。同時,林玉貞的第三個女兒小鳳,只比廖四公大一個月,年齡相當。林玉貞有意將小鳳嫁給廖四公。但因二人年紀還輕,故未曾說穿,小鳳也很精靈,對廖四公特別親近,內心似早默許。

有一天,小鳳和廖四公在河邊跳水。她舉頭觀看天色,忽見兩隻鷺鳥破雲沖去。她情不自禁地對廖四公說:「莫非青雲讓鷺?」廖四公隨口答道:「定是丹鳳求凰!」小鳳兩頰緋紅,含羞點了點頭。立將親手繡的一條手帕擲入廖四公懷中,轉身逸去。

當年秋天,廖四公隨同林家班子到達長汀,正在大街上舞拳賣藝的時候,遇到了當地的一個惡霸,諢名叫「惹不起」。此人是地方上的一條毒蛇,一貫為非作歹,幹盡了壞事。「惹不起」見林玉貞的大女兒美貌無比,頓生邪念。他起先帶領一班不三不四的人,圍在場子上捧場,並擲錢喝彩,狂叫不休。等到散場時,他一臉假笑,眯著眼睛對林玉貞說:「明天中午,我邀請你們全班到我家做客;並請你們表演。望勿吝玉!」林玉貞雖一再婉言推辭,無奈被他胡纏不已,只得勉強答允。可使回到客棧,又覺後悔。

誰料第二天中午,「惹不起」竟派人三番五次前來「迎接」。迫不得已,林玉貞只好帶著三個女兒和廖四公,來到「惹不起」的家裏。她們剛剛進門,就被惡霸的家丁包圍了。硬逼林玉貞將她的大女兒給「惹不起」做小老婆。由於雙方都不想讓,終於動起武來。一個平靜的院落,竟變成龍騰虎躍的武鬥場所了。

廖四公年輕氣盛,毫未考慮後果,就從懷裏摸出一把匕首,對準惡霸「惹不起」的喉管刺去。這一刀刺個正著,只見鮮血一噴,「惹不起」頹然倒撲在地,作惡多端的惡霸,就這樣結束了他罪惡的一生。可使也把事情鬧大了。林玉貞說聲「不好!」連忙帶著三個女兒和廖四公朝外便走,準備衝出去。

哪裡知道,當地清兵的統領是「惹不起」的外公。當開始格鬥的時候,「惹不起」即派家丁去搬來了不少救兵。林玉貞等尚未出得門去,增援的清兵已經湧了進來。當聽到家丁說「惹不起」已被殺死,他們便不分青紅皂白,舉起刀槍,圍住林玉貞等人,一陣亂砍亂刺。口口聲聲要打死兇手。

林玉貞當時因患病初愈,身體仍很虛弱,經不起久戰,頓被清兵亂槍刺死。玉貞的大女兒和二女兒,突見母親喪生,心痛欲裂。偶一疏忽,也被清兵用刀砍死。廖四公在混戰之中,發現玉貞的三女兒小鳳已受重傷,險將跌倒到地。他不顧一切地衝了上去,用飛快的動作將她背在背上,從窗口跳了出去,朝城外迅疾飛奔。由於他的潛在力發揮出來了,迅猛無比,一口氣就跑了二十幾里路。當他逃到一個樹林的廟裏時,全身都濕透了。幸好廟中的靜海和尚是個有道高僧,當時就收留了他和小鳳。林小鳳因為流血太多,已是奄奄一息。她用感激的淚眼盯著廖四公,斷斷續續地對他說:「你......不要為我,你自己......好好保重......。」話還沒有說完,就歪頭咽氣了。廖四公遭此慘痛,幾次暈死過去。幸經靜海和尚將他救醒,並幫他安葬了小鳳。廖四公對靜海和尚感激不盡。

猛劈掌 打傷洋人

有一天,廖四公拜倒在靜海和尚跟前。靜海和尚問他:「這是為何?」廖四公流淚道:「請您收我出家做和尚。」靜海和尚用三個指頭將他拈了起來,認真地對他說:「年輕人,我不同意你出家!」廖四公想了想說:「剛才您用了三個指頭就把我拈起來啦!足見您的功夫很深。我要求做你的徒弟,這總可以了吧!」靜海和尚哈哈一笑道:「你這小孩倒很機靈。我就收下你吧!不過,我有兩個條件:一是只准在此學一年,必須抓緊練習;二是一年之內不准出我的廟門。你能做到嗎?」廖四公磕頭又拜,口稱:「師父在上,受弟子一拜。您的兩條,我都做到。決不辜負師父成全我的一片苦心。」靜海和尚這才高興地收下了他。安排他住在自己的禪房裏。每天清晨和晚上向廖四公傳授武藝。白天還教他寫字畫畫。

靜海和尚武藝高超,他的八卦掌與眾不同,總共八手。一為天,稱為乾掌;二為地,稱為坤掌;三為雷,稱為震掌;四為風,稱為巽掌;五為水,稱為坎掌;六為火,稱為離掌;七為山,稱為艮掌;八為澤,稱為兌掌。他的這八掌各有其妙,厲害得很。廖四公因師父只肯教他一年,故不分晝夜,刻苦鍛煉,武藝書畫並進。剛滿一年,他已掌握了八卦掌的精髓;畫的蟲鳥花卉,栩栩如生。於是他告別師父,離廟出遊。

光緒二年秋(1876年),廖四公去到福州,準備設場教授拳術。因他當時還只十四歲,年紀太輕,別人不相信他的拳術好,無人上門求教。他想不出其他謀生之道,只得在街上擺個攤子賣字畫。有一天,來了一個英國流痞,找他畫畫。一連畫了幾張,這個流痞總說不滿意。可是最後,那個流痞竟將他的全部字畫都搶走了,不給分文。廖四公向他索取紙筆費。他不但不給,反而用他的手杖擊打廖四公。如此欺人,廖四公怎能忍受。他乘英國流痞再來打他時,轉身一掌劈去,只聽啪的一響,英國流痞口吐鮮血,滾倒在地。

廖四公一看闖了大禍,因為清朝政府腐朽無能,最怕得罪洋人。連忙拔腿就跑。出城之後,不分日夜,朝長汀方向飛奔,一心去找靜海和尚。有要求出家做和尚。經過靜海和尚的開導,廖四公來到了靜海和尚的故鄉湖南醴陵定居。

劈槐樹 群醜鼠竄

廖四公來到醴陵泉塘之後,招了幾個少年學徒,教他們學拳使棍;有時又替別人寫字畫畫,倒也相安,如此讀過不少歲月。

清光緒八年(1882年),廖四公剛滿二十歲。醴陵城鄉元宵燈節很熱鬧:有玩獅子的;也有玩龍燈的。玩獅,玩龍都有武術表演,刀槍劍棍,玩得都很精彩,人們樂此不疲。可使也有個別壞人,利用玩燈機會,挑起武鬥,以報私仇。

有一次,黃家玩的獅燈和廖家(不是廖四公)玩的獅燈,在路上相遇,雙方打起來了。黃家人多,廖家人少。眼看廖家的人快要敗下陣來。此時,突然有個少女上前,手持木棍,衝進黃家隊伍裏面,棍子飛舞,迅猛異常,出手打一片。頃刻之間,把黃家眾人打得落花流水,潰敗不堪。

正當持棍少女擊敗黃家舞獅人群的時候,黃家又搬來了救兵。六個彪形大漢圍住那持棍少女,對她刀槍齊下。畢竟一個少女對付六個強手有些費力,十個回合之後,少女的體力快將耗盡,她的棍子被對方乘機打落,正處於危險的時刻,廖四公恰在此時路過。他來不及發話,便一個縱步衝到少女跟前,接住六個彪形大漢的刀槍,擲在地上,大聲吼道:「都得住手!」六個彪形大漢都是拳師。他們見廖四公年輕,不把他放在眼裏,準備上前圍攻。廖四公將手一攔,把六個人推開老遠,險些跌倒。廖四公對他們說:「不急於交手,先看看我用手砍樹吧!」他剛說完,一個縱步躍到路邊槐樹前面,用手掌對準菜碗粗的一棵槐樹劈去。只聽哢嚓一聲,那棵槐樹被他手掌劈斷了。這時,六個彪形大漢和黃家所有舞獅的人,看得目瞪口呆,隨即一哄逃散了。

那個持棍少女,被廖四公一掌驚服了。她顧不得羞澀,上前向他感謝相救之恩。這個少女叫何曼雲,年方十九,是附近何秀才的女兒。因她自幼習武,經高手傳授,學得一手好棍術。她偶爾出外看燈,發現黃家逞強欺弱,遂出來打抱不平。由於缺乏實戰經驗,險遭喪身之禍。

事隔半年,何曼雲的父親請人來說媒,欲將他的女兒許配給廖四公。竟被廖四公婉言謝絕。一天,何秀才親來邀請廖四公到他家吃飯。吃飯之前,何曼雲請他到後花園看她射箭,她在百步之外樹上懸掛三個穿眼明錢,每箭都射在錢孔裏。廖四公鼓掌叫好。

何曼雲問他:「你如此稱讚我的箭術,何以前次求姻,你又據我於千里之外呢?」廖四公認真地說:「謬蒙錯愛,實難從命。因為我有隱衷,決定終生不娶。故爾愧對知己,千祈見諒!」何曼雲又追問道:「什麼隱衷?無妨明示。」廖四公被逼得沒有辦法,只得將他和小鳳相愛的情況,坦白地告訴了她。何曼雲微微一笑道:「那是忘事了,何況人已仙去;而你又未和她結婚!」廖四公說:「我是一個癡情的人,林小鳳對我有恩;而她全家人又是因我而死於非命。我若再成家,不但對不起小鳳,也對不起她一家人。這就是我終生不娶的隱衷啊!」

何曼雲聽了他的這席話,不由肅然起敬。最後要求和他結拜為義兄妹,長期相處,親同骨肉。

辛亥年 長沙揚威

焦達峰(湖南第一任都督)

清朝宣統三年(1911年)八月間,有一次,廖四公到淥口去會見武林高手蘭仙果。蘭秘密告訴他,準備九月初一清晨,協助革命黨人焦達峰等光復長沙。問他願意同去參加這一義舉否?廖四公滿心高興地說:「推翻清廷,是我平生夙願。這是義舉,定當參加!」為著這事,他和蘭仙果商量停妥,並且先到長沙詳細察看了地形。在長沙的玉皇坪,還和策動新軍舉義的陳作新接了頭。

1911年農曆9月初1,天還沒亮。蘭仙果、廖四公、冷老闆娘子(蘭仙果的徒弟)和榔梨市的李木匠(也是個武術家)等人,即已越上城牆,衝到撫台衙門,躍上旗杆,將清朝的青龍旗砍下來。然後分途到各處街道上,將清政府架的電線全部掐斷,切斷了撫台與外界聯繫,為光復長沙立了一功。

清朝的青龍旗

長沙街上的居民,見他們躍上電杆,比猿猴還要快,身輕如燕,驚歎不已。

長沙光復之後,革命黨人推舉焦達峰任湖南第一任都督;陳作新為副都督。想請蘭仙果和廖四公出來任職。他們都婉言辭謝了。

陳作新(湖南第一任副都督)
焦、陳任都督後,廖四公回到醴陵,但仍經常去看蘭仙果。有一天,他剛走上渡船,遇見一個陌生人,突然對他胸前一掌,企圖將他打入河中。廖四公眼明手快,接住他的手掌順便一帶,隨用右腳做了個「水榭踢球」的動作,一下就將那個陌生人踢下水去了。

事後打聽,方知那個陌生人是清廷派來的刺客。這個組織於當年農曆九月初十,刺殺了新任都督焦達峰,副都督陳作新之後,又派刺客前來刺殺蘭仙果和廖四公。刺客的武藝再高強,怎能鬥得過蘭仙果與廖四公呢!結果是有去無回。

廖四公卒於1942年,終年80歲。

http://tinyw.in/lAl4

arrow
arrow

    Cur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