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晚睡

 

曾經看過一個電視節目,主題是調節朋友之間的矛盾。先是一個衣著朴素的年輕女孩上來訴說自己總是不受好朋友尊重,然後她的好朋友上台,那女孩打扮入時,兩個人站一起明顯就是小姐與丫鬟的關系。聽了自己好朋友的心聲,漂亮姑娘還是不以為然,而且還大言不慚地說:「我平時說你都是為了你好。」她覺得她不漂亮,沒品位,就應該接受她的「指點」。面對好友刻薄的言論,小姑娘都快哭了。但當主持人問到:「你以後還和她做朋友嗎?」那個女孩子依然表示,要繼續做朋友。

 

看了叫人堵心,真想像龍應台那篇著名的文章一樣,大叫一聲:姑娘,你為什麼不生氣?

 

不生氣,不是沒有氣——要真一點意見都沒有,對一切都甘之若飴,就不會上這個節目了——而是不敢生氣,不願意拒絕。

 

像這種默默忍受委屈,只知道訴苦,訴苦後一切照舊的人,被叫做「包子」。包子們所具有的共同特征就是不會拒絕別人。哪怕在一般人看來只是一個簡單的說個「不」字的小事,對於某些人都是要命的事。比如有位正在上大學的女孩說:「一個大學室友平時人品不好,總是惡毒的在背後算計我們,所以當她遇到困難的時候誰都不幫她,她求到我,我也不想幫,可是不好意思不幫。」

 

人家都好意思不幫,為什麼她就做不到呢?她說,因為自己善良,總是受不了別人受苦,一旦看到別人遇到困難,自己不幫就覺得良心上過不去。可要是幫了,自己心裡也覺得不是滋味,很難受,畢竟那是傷害過自己的人。還有人的糾結是更小的事情,以前博客上有一個網友問我:「晚睡,你說當別人問起自己的收入應該怎麼回答,有的人就願意打聽這些事,但是我特別討厭。」我覺得這個問題簡直太簡單了,簡單到根本不值得一提,隨便打個哈哈就好了嘛,難道對方還能伸手到你的兜裡去掏工資條不成?可她真的覺得很煩很煩,本可以隨口說出句應酬話而兩全其美的小事,已經上升成為影響她的生活質量和心情的大事了。

 

這些不懂得拒絕的人,總是被這些事逼到角落上,怎麼選擇都是難過。

 

不會拒絕的人有一種氣場,像一大群羚羊之中最弱的那只小羚羊,很快就會被狩獵者盯上。有些人經常會抱怨:「為什麼我的身邊都是JP,為什麼別人會那樣毫不客氣的欺負我?」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你不懂拒絕,即使對你不好,欺負你,你也從不反抗,這種不虧本的買賣誰不願意做啊。這個世界的惡人是依靠弱者而存在的,欺負與被欺負是一個相對的概念。

 

曾經有位已婚的女人給我寫信,她寫道:「因為忘記叫老公起床,導致他遲到了,他起床後沖我破口大罵,把我全家都問候了一遍,把我遞給他的襪子扔到我身上,我卻對他的行為坦然接受,在他邊穿衣服邊破口大罵的時候,幫他遞衣服、收電腦,在他把襪子扔到我身上摔門而出的時候,我依然下樓給他送傘。他下班回家後像一切都沒發生一樣和我說話,而我也接受了他漠視的態度,和他如往常一樣的吃飯聊天。只有在給你寫信的時候我才哭出來,感覺自己是如此的可憐,我為什麼會允許他傷害到我,我為什麼會把這種傷害作為生活的常態並習以為常?」

 

無需我來評判,在寫信的這一刻,她已經深刻感覺到了自己的悲哀,並不在於男人的冷酷和暴戾,而在於自己的無能。

 

她為何不反抗,為何不抗議被這樣對待,這些不敢拒絕的人,他們在害怕什麼?

 

他們害怕失敗。

 

不拒絕,往往並非善良,症結往往在缺乏自信上。他們認為,拒絕意味著激怒對方,而激怒對方意味著將不被對方接受,不被對方接受的結果就是證明自己失敗。其實這就是一個自覺很失敗的人,繞了一個很大的圈子,來證明自己不失敗,卻因為習慣性的取悅別人,毫無原則,更容易被人群忽視、漠視和侵犯,給自己內心帶來了強烈的焦慮和沖突,反而會讓本來就不多的自信心遭遇更加沉重的打擊,活得更加失敗了。

 

這是一個死循環,而且越走下去這個死結就打得越緊。

 

他們還害怕改變。

 

那位忍受老公辱罵的妻子,害怕離婚。那位忍受朋友刻薄的女孩,害怕失去唯一的朋友。他們覺得改變等於未知,未知等於危險。這種發自內心的,對於生活的膽怯和無能,讓他們寧願選擇屈服於目前任何一股強大的力量,不去做反抗。他們總以為用忍耐就能換來對方的一點同情,從而息事寧人。但結果永遠是事與願違。人性的惡,在被縱容和不加遏制的情況下會走得無限遠。

 

他們更害怕被否定。

 

那些老好人們通常都有較高的道德標准,他們輕視自己的感受,一味的奉獻自己,卻並非是毫無所求,他們求的是別人的承認和自己道義上的圓滿,並且為此沾沾自喜。比如我媽,一切委屈都在別人誇她一句賢妻良母或者一句贊揚中得到有限的補償,她是如此滿足於自己偉大的美德。在他們看來,既然對別人付出是一種損失,不是所有的人都願意做的事情,而能夠承受這種損失,忍受住委屈和痛苦就是考驗美德的最好尺子。所以他們的軟肋就是見不得別人說自己不好,「吃虧就是佔便宜」這種名言常常被他們曲解,虧是吃了,便宜卻永遠不會來。

 

這個世界,永遠是有人活得爽,有人活得憋屈。即使在相同資源的情況下,同樣拿一手相同的牌,不同的性格也能打出不同的結果。我相處二十多年的死黨,就是一個活得倍爽的人。她很熱心,很善良,愛幫助人,但一切都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圍之內,絕不超越自己的能力來打腫臉充胖子。

 

即使對著我這個幾十年的老友,也一樣坦白,能做到的事,就是做到,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你說多少廢話她都不被所動。我們在一起吃飯,說好誰買單就誰買單,從不像有的朋友之間那樣搶著買單,然後搶上了心裡就不舒服。我借她錢,忘了還,她直接攤手要:「欠我一百,還錢。」

 

有人看見了,驚嘆:「你們這麼好還差這點錢嗎?」不,這不是錢的問題,我們已經像親姐妹,互相給予的金錢和物質數不勝數,但說借就是借,該要就得要。有些人嘴上不好意思要,心裡憋屈的要命,反而傷害友誼。我很欣然掏錢,因為她從不委屈自己,也從不會讓我置於失了分寸的地位。這樣的朋友,真舒服。

 

誰都想活得爽,誰都不願意憋屈,我死黨就是最好的榜樣。她心靈強大,自信十足,從不需要別人來為自己定位。忘記是誰說過:人在世界上有兩大義務,一是好好做人,二是不能慣別人的臭毛病。這些她全都做到了,想要的她都爭取,不想要的斷然拒絕。她活得坦蕩,心中沒有恐懼,恐懼就鑽不進來。

 

創作者介紹

心技一体

W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