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住在英國小鎮的年輕人,以沿街說唱為生。他常常在這兒一個小餐館用餐時,遇見一個華人。

這個女人遠離家人,在這兒打工。因為經常相遇。時間長了,彼此變得很熟悉。

有一日,華人對英國年輕人說:「不要沿街賣唱了,去做一個正當的職業吧!我介紹你到中國去教書,在那兒,你完全可以拿到比你現在高得多的薪水。」

年輕人聽後,先是一愣,然後反問道:「難道,我現在從事的不是正當的職業嗎?我喜歡這個職業,它給大家帶來歡樂。有什麼不好?」

年輕人繼續說:「我何必要遠渡重洋,拋棄親人,拋棄家園,去做我並不喜歡的工作?」

鄰桌的英國人,無論老人孩子,也都為之愕然。他們不明白,僅僅為了多掙幾張鈔票,拋棄家人,遠離幸福,有什麼可以值得羡慕的。

在他們的眼中,家人團聚,平平安安,才是最大的幸福。它與財富的多少,地位的貴賤無關。

於是,小鎮上的人,開始可憐這個華人了。

 

在中國的山東,有一對夫婦剛結婚時,妻子在﹝濟甯﹞,丈夫在﹝棗莊﹞。

沒多久,妻子請調到和丈夫同一個城鎮,丈夫卻被調到﹝菏澤﹞。

之後,妻子費盡周折,調到了和丈夫同一個城鎮。但好景不久,丈夫又被提拔到了﹝濟南﹞。

妻子透過請托關係,好不容易調到了﹝濟南﹞,以為可以和丈夫一起生活。

可是不到一年,丈夫又被調到千里之遙的﹝重慶﹞。

妻子所有的朋友,都開她的玩笑:「你們倆,天生就是牛郎織女的命。

唉,你也別追了,你乾脆辭職,跟著你們家老公算了。」

但是,她的公公婆婆、父母,都一致反對:「妳幹了這麼多年,馬上就退休了。再說,妳服務的公司很賺錢,辭職多可惜。要丟掉多少錢呀!再幹幾年吧!也給孩子多掙一些。」

其實,他們家的經濟條件已經非常優越。早已是中層階級,但是他們仍然惦念著那一點退休金。

於是,夫妻兩個至今依然是牛郎織女。

 

華人,似乎是一個尚義輕利的民族,一直為了某種自己﹝未必明白的目標﹞活著。

於是,華人的生命中,不能沒有目標。

而這個目標,可能是工作,可能是夢想,可能是金錢,可能是撫育孩子或照顧老人……但是,唯一不可能的,就是﹝自己﹞。

華人,可以很委屈的活著。即使工作上的極不順心,即使婚姻上的勉強維持,或是人際關係上的強作笑顏,也能夠壓抑自己的所有欲望…,哪怕犧牲自己一生的幸福,也在所不惜。

華人,可以忍受艱難與痛苦,卻不願意“安貧樂道”。

華人,可以把高官厚祿當作成功,可以把身家百萬當作理想,可以拋卻天倫之樂四海飄蕩,但是,唯一不認可的成功——就是“家庭的和睦”,“人生的平淡”。

他們捨本逐末的在漩渦中痛苦掙扎,或是在徒有其名的環境受盡折磨……唯一遺漏的就是自由和自我。

於是,在外國,婦孺皆知的道理;華人,卻沒能了解明白。

您可曾想過,這一生,到底在追求甚麼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技一体

W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