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術是運作武力的學術,武術是擁有武力和使用武力的學問。修證武術、造就武力、表述武力是武術運作的全過程。武術包括所有以原始風格表述武力的項目,武術包括所有的展示武力和使用武力的形式。

 

人類本能的對武力的需求產生了武術,在漫長的歷史時期內它逐漸發展成為一種專門的學問。人體結構的相同和思想行為的一致決定了古今中外的武術的性質模式和行為原則的無別,環境的限制世俗的影響和人為的因素導致武術形象的千姿百態。左右武力運作的軌跡、大形、得手、發力是武術的基因,萬象紛呈各表不同的學術家族是武術基因的載體。

軌跡大形是武術的表相,得手、發力是武力的實質。武術的表相可以因載體的不同而千變萬化,但是武術的本質卻決不會因表相的改變而改變性質。武術的載體可以是任何一個拳種,一門搏擊術,武術的表相可以是任何一種形式,任何一種風格。武術基因凸現的是自然的法則,而載體尤其是載體的表相凸現的則是人為的意志。當人為的意志服務於武術本質並且志在進取時,這種載體才可以稱之為武術。如果人為的意志不再服務於武術的本質並且無意或無力武力進取特別是無法用於接觸式對抗及極端表述時,這種載體就不再是武術,它的屬性將根據它的目的和效果從新劃分——舞蹈、體操、休閒運動和其他。

 

武術修證的內容包括武術心理學和武術行為學兩大類內容。而武術行為學又可分為兩項,一項叫做武功修煉學,一項叫做武術應用學。武功修煉就是武力造就,武術應用就是武力表述。

 

武術心理學包括法律、倫理、是非觀念、職業道德、專業心理素質等等方面的教育,武術心理學的目的是造就武者良好的行為意識、超人的膽量、超常的心理承受能力,以保證武力的正常表述。武功的修煉包括武器、技能和功力的完善優化與強化。武器包括肢體和冷兵,技能包括得手和發力,功力包括實力、耐力和爆發力。造就功力的方法叫功法,功法可分為自律、互動和輔助三大類。

單人不借助外物的功法叫自律功;人與人聯合操練的功法叫互動功;借助外物訓練的功法叫輔助功。

 

對於肢體武力來說,功法造就的是強勁犀利的攻擊武器,強大的功力和得心應手的得手技巧。單人操練的樁功,徒手空擊,長短套路;人與人操練的推挽、角力、對練、對抗;借助外物的打樁、撞板、打沙包、舉重等等,其作用目的無不著眼於造就武力和強化武力。武力的表述大體有兩種,一種是展示武力,一種是使用武力。展示是讓人用眼睛看的,使用是讓人用肢體感受的。無論是展示還是使用,其目的只有一條,那就是用武力影響客觀現實,以期達到某種目的。武力表述的級別因對象和目的的不同而不同,通常可分為不接觸式、接觸式和極端表述三級,危險程度依次遞增。

武術的個人功法表演套路表演等武力展示屬於不接觸式,武力表述的和平一級。拳擊、散打、柔道、摔跤等比賽以及個人比武印證功夫屬於接觸式表述,是武力表述的合法使用暴力的一級。抗暴、制暴、打架斗毆則屬於極端表述,是武力表述中最危險的一級。在武力表述中,接觸與不接觸是展示和使用的分水嶺。

 

武力表述的形式早已多種多樣化,對於使用類的武力表述,可概括為單項技能對抗、多項技能對抗和單方突出行動三大類。拳擊、柔道、摔跤、擊劍等屬於單項技能對抗;散打、泰拳、終極格斗等屬於多項技能對抗;刑警捕人、特工暗殺、黑道伏擊、殺手奪命等則屬於單方突擊行為,是武力的極端表述。在對武術的性質,內容和表述的形式有了一定的認識之後,我們就有可能客觀地平靜地看待現行的各種武技和各種武力表述的形式,有可能澄清我們對相當多的武術現象的模糊認識、糊涂認識和錯誤認識,從而客觀地看待各種武術現象,理智地應對和處理各類武術事務。

例如:長期以來,人們一直為散打是否代表看中華武術的最高水平這個問題爭論不休。如果我們對武術的總體有了理性認識,我們就不難發現,散打不代表中華武術總體的最高水平,不代表中華武術的極端表述的最高水平,但它一定代表了中華武術中的最簡潔實用的拳法腿法和摔法的最高水平,代表了中華武術的拳台競技的最高水平。為什麼?因為這類單項技能上和特殊條件下它表現不俗。再如拳擊和散打誰更強大的問題,以學術角度上看,二者的碰撞不具對比的意義。

 

因為一個是單項武力一個是多項武力,在實力相同的情況下,多項武力必然佔上風。拳擊和教打的對決違背了公平的前提,其結果的不公正不問可知。這種人為的不公平和不公正,決定了這種表述形式的無價值,它的無以為繼也就不足為怪。與此相比,散打和泰拳的對決就相對公平和公正,首先它是多項武力與多項武力的對抗,其次是規則相互顧及了對方。正因為如此,這項比賽才有可能打持久戰。再如許多人一心想讓武術進奧運,卻無視奧運會武力表述項目的原則,這就注定此事好夢難圓。如果換個思路,在同等條件下用中華武術的同類武技與奧運武技對決,一旦勝出,該項目的內容就有被中華武術置換的可能。

假如這樣的事情成為事實,那麼和中華武術重新立項進奧運又有什麼不同呢?在談到武力表述的形式的時候,我們不可忽略其中的社會因素和人性因素。為什麼呢?因為社會環境是武術生存的土壤是武力表演的舞台,有什麼樣的社會舞台就會上演與舞台相適應的劇目。嚴格地說,是社會需求決定武術的武力表述形式,一方面是要求導致發明,另一方面是需求保護產品。武力是一種能量,它本身不具智力和智能,誰支配了它,它就服務於誰。它可以為善,也可以作惡,這善善惡惡的表述只在支使它的人是誰。如果我們注意到了武術的社會因素和人性因素,我們就不難發現,現行的武力表述是社會環境決定的展示形式,是與時代相適應的文化景觀。

明白了上述兩點之後,我們就不難理解目前官方武術和民間武術的主流——現代武力表述是確保人身安全、心理健康的公平公正的學術實力的比較,而不是扭曲心理故意傷人的無視生命價值的生死搏斗。認清這一點,我們就不難看清那些所謂的新派武技的愚昧、落後和反動——這個反動不是指政治上的反動,而是指在學術上倒行逆駛。

 

近年來,武林中有人把正統武術貶得一文不值,大肆鼓吹兜售販賣批發他們的窮凶極惡的瘋狂打斗術和 陰謀致勝術,短期內不僅盅惑了一些涉世不深的青少年武迷,甚至使得一些頗有成就的武術家也疑神疑鬼起來,那情形,就好象一個老實人看見有人在吹牛皮自己反倒象做了虧心事一樣,這就越發助長了新派武技的囂張。那麼,新派武功究竟是些什麼東西呢?說白了吧,所謂的新派武功只不過是把極其簡單的原始技術與卑鄙無恥的陰險手段結合起來,在違背道義和目無法律的前提下究凶極惡地施暴。

這種「功夫」除了扭曲人的人性,毒化社會環景之外,它實無其他積極意義、學術價值、道德風彩。兜售發賣瘋狂打斗陰謀致勝術的人推銷的是恐怖、暴力、凶殺、殘害、卑鄙無恥、陰險毒辣、無理智、無人性和無法無天,而這一切,恰恰就是拼裝專業犯罪機器的正版零件。發明創造這些零件的人,他的雅號就叫犯罪工程師。

這類新派武功已經不是武術,不是武術——而是犯罪術。以社會角度和人性角度工上分析瘋狂打斗術和陰謀致勝術,不難得出這樣的結論。武術和武力本身沒有善惡之分,武力表述的性質卻有善惡的不同——有些人表述的是人性,有些人表述的是獸性。盡管眼下的回歸自然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但我還是堅信,如果有人真的泯滅人性變成了披著人皮的狼,它也絕對不可能成為保護動物。

 

2004年10月31日

 

http://www.guijiquan.cn/bencandy.php?fid=40&id=9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技一体

Wi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