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絕頂高手李書文:曾保護溥儀、蔣介石、毛澤東

 

到了民國時期,一代宗師們陷入兩種迷茫。

首先,清朝推翻了,帝制推翻了。

與此同時,國際豪強們忙於一次大戰,無暇顧及中國,於是,外患暫時也不是那麼迫切了。

那麼,所謂的民族大義,所謂高尚理想統統無處安放;

其次,熱兵器全面使用,拳腳刀槍在戰場上已經失去了作用,甚至連護鏢的能力都喪失了。

那麼,武林宗師就算身懷絕技,可是何處施展?舞臺在哪?沒有。

對於整個武林來說,看不到前途。

 

這一點,就像春秋末期的「士」一樣,他們突然之間失去了國家的供養,於是為了生存不得不想盡各種辦法。

這一點,與日本當年廢除武士制度一樣,一夜之間失去飯碗的武士們就像被主人拋棄的看家狗,完全看不到未來。

他們需要生活下去,宗師也需要養家糊口。

「士為知己者死。」聽起來似乎很高尚,其實很悲摧,觀其背景,正是在春秋末期是這個階層失去了生活的保障,只要有人能賞識自己能給自己一碗飯吃,寧願為之去死。

現在,一代宗師們都面臨這樣的處境。

 

大宗師孫祿堂 

為什麼要說孫祿堂是「大」宗師?因為近現代中國武林,孫祿堂如果稱第二,那麼無人敢稱第一。 

孫祿堂,河北望都人,在武林中素有虎頭少保,天下第一手之稱。

孫祿堂生於1860年,按理應該算清末宗師,然而觀其事跡,還要算進民國宗師。

孫祿堂集形意、八卦、太極三技於一身,獨創孫氏太極,武功之高令人高深難測,登峰造極。

當時武林公認他是中國三百年來無人能及的真正高手,稱孫祿堂武功已至「依乎天理、批大郤、導大窾」,神乎之遊刃的武學最高境地,為當時武術界之領袖人物。

形意、八卦名家張兆東晚年對友人曰:「以余一生所識,武功堪稱神明至聖登峰造極者,惟孫祿堂一人耳。」

可惜的是,一代大宗師生不逢時。孫祿堂年輕的時候四處找人切磋武功,結果錯過了拳打洋人大力士的揚名立萬流芳千古的時機。

到後來,清朝東三省總督徐世昌請他出任幕僚,實際上就是貼身保安隊長。

再到後來,民國來了,徐世昌成了大總統,孫祿堂則成了總統府武宣官,實際上,還是保安隊長。

再到後來,徐世昌被辮子軍趕去了天津租界,從此失去政治前途。

沒辦法,一代大宗師孫祿堂又要自謀生路了。

直到晚年,一代大宗師孫祿堂才撈到一點歷史資本,什麼資本?年逾花甲時,力挫日本天皇欽命大武士板垣一雄;古稀之年,又一舉擊敗日本5名技術高手的聯合挑戰。

 

孫祿堂一生,以教拳為生。

一代武林總宗師,千年難遇的武林天才,就這樣生不逢時,碌碌一生。

混到現在,連個電視劇也沒混上,一生只有故事,沒有傳奇。

一代總宗師,生得偉大,死得淡然。

 

外家絕頂高手李書文

那一年去台灣,才知道台灣最流行的功夫是什麼門派:八極拳。

實際上,在大陸,八極拳幾乎已經被人們所遺忘。

所以,八極拳的一代宗師李書文別說成為傳說,連故事都沒有。事實上,李書文比那些有傳說的人更有故事。

李書文,河北滄州人,擅長八極拳、劈掛拳、六合大槍,人稱「六合神槍」李書文,是中國武術史上記載最靠譜的外家絕頂高手。

李書文一生喜歡找人過招,戰無不勝但是出手狠辣,武林人士對他又怕又不喜歡,因此名聲不是太好。

沒辦法,一輩子靠著教徒弟過活。

不過,李書文教的徒弟可不簡單,民國大總統馮國璋就曾經請他去手下當武術教練,此後他就在北洋軍閥的部隊中當教頭,等於是豹子頭林沖這樣的角色。

一位宗師是真正的宗師還是僅僅是個傳說,不僅要看他的故事,還要看他的徒弟。

能夠在軍隊裡當教練,靠吹是不行的,那都是玩命的買賣。

而要給權勢者當保鏢,那就更加不能靠傳奇了。

李書文的大弟子霍殿閣做過偽滿洲國皇帝溥儀的武術教師和警衛官,因為總是欺負日本人而被開除。

最後一個弟子劉雲樵在國民黨政府警備隊服役,當過蔣介石侍衛隊教官和警衛,也是國民黨著名的暗殺高手,最後將八極拳帶到了台灣並且發揚光大。

而與劉雲樵同時跟李書文學八極拳的李健吾,做過毛澤東的警衛。

《一代宗師》中張震扮演的角色「一線天」原型可能就是劉雲樵和李健吾的混合體。

溥儀、馮國璋、蔣介石、毛澤東,李書文師徒給這四個人當保鏢,李書文的武功之高之實用還用說嗎?

一代宗師,落得籍籍無名。

生得偉大,死得無聲。

 

抗日雙刀尚雲祥李堯臣

尚雲祥,山東人,人稱「鐵腳佛」,擅長形意拳八卦掌心意六合拳,《一代宗師》裡四大拳派裡剛柔並濟的形意拳就是他這一門派的。

尚雲祥沒有當過大內侍衛,但是當過大內總管的侍衛,為大太監護院十年,後在其師李存義設在北京的沛城鏢局,保定的萬通鏢局主持鏢局。

抗日戰爭,尚雲祥受二十九路軍軍長宋哲元之邀,以形意五行刀技教練士兵,喜峰口之戰,中國軍隊手持大刀痛殺日寇。

喜峰口之戰是中國軍隊對日軍的第一場勝仗,不過中國軍隊的大刀並不僅僅都是尚雲祥的刀法,還有李堯臣的無極刀法。

 

「宮猴子」宮寶田

宮寶田,山東乳山人。大內高手,真正的大內高手。

宮寶田被召入宮,任護衛首領,加封四品帶刀侍衛,先後任慈禧太後和光緒皇帝近身侍衛,清廷最後一任大內侍衛總管。

庚子年間,八國聯軍侵華,宮由於護駕得力,獲欽賜黃馬褂。

電影上,他這樣的大內侍衛總管通常不是什麼好人,兇殘愚蠢死於非命。

然而,這裡說的是故事。

宮寶田小時候經常往王府送米,得以認識正在王府護院的董海川(清廷大內總管、八卦遊身連環掌始祖)得意弟子尹福。

尹福經多次觀察考究,認定寶田是習練八卦掌的難得之才,遂領寶田去拜見老師董海川。

這是宮寶田第一次拜見師祖董海川,董海川握住他的手上下端詳,連聲說:「難得,難得!」再三叮囑尹福著意培養。

從此,宮寶田便辭去米行差事,行了拜師禮,做了尹福的徒弟。

五年之後,董海川親自教授八卦秘宗和八卦拳譜,宮寶田成為正宗八卦遊身連環掌的第二代傳人。

就這樣,23歲那年,寶田便已登堂入室,練就了一身過硬的功夫,特別是輕功,堪稱精妙,人稱「宮猴子」。

身為大內總管,宮保田看透了朝廷的腐敗,無法承受嚴重的心理扭曲,於是毅然辭官回家。

後來清朝滅亡,張作霖請他出山,委任他為東三省巡閱使兼奉軍總教練。

後張作霖被日本人炸死,宮寶田十分悲痛,告老還鄉。

《一代宗師》中的宮二,其父親就是宮保田。

當然,也是傳說。

 

玩槍炮的李景林

李景林,河北人,號稱「武當劍仙」。

李景林可不是一般的武林宗師,而是文化人。

他在保定軍校畢業,曾經是張作霖手下頭號戰將,奉軍第一方面軍司令,後因直奉戰爭引咎辭職,定居滬上。

從那之後,重拾武術舊業,當上了武林宗師。

蔣介石特派邵力子到上海,請李景林建立「中央國術館」並任館長。

李景林要舉辦一個「全國打擂比賽」,苦於沒有資金,於是請來上海灘大佬黃金榮和杜月笙喝茶,李景林表示要請他們幫忙舉辦「全國打擂比賽」,並請他們每人資助五萬大洋,黃杜兩人面帶難色,李景林拔出手槍放在臺上,對他們說:「你們是有名的『大流氓』,這次我恢復本色,當回『大土匪』,要劫持下你們兩位流氓。」說完哈哈大笑,大流氓遇上大土匪,只得乖乖掏錢。

一代宗師,要推廣武術,還要靠土匪本色。

關於他真實的武功,坊間說法紛紜。

總結來說,他確有推動國術的首功,單這點來論,他就足以名列青史。

 

為什麼我沒提葉問

寫完一系列的「一代宗師」,不禁感慨萬千。

每一位宗師,都有自己的一段傳奇,或者準確地說是一段故事。

而這些傳奇和故事在民國之後就已經失去了再次發生的土壤,大刀王五的刀進了爐子,尚雲祥的嫡傳弟子成了看門老頭,孫祿堂的後人則專心於養生健身,於是宗師從此絕跡。

至於為什麼沒有提到詠春拳的葉問,倒不是對於葉問或者詠春拳的不敬,而是放眼過去的歷史長河,葉問尚不足以與以上宗師分庭抗禮。

如果沒有李小龍,則有幾人知道葉問和詠春?

從另一個角度說,中華武術枝葉繁茂,卻只有詠春拳在李小龍帶動下威震四方,那麼詠春拳和葉問應該有自己獨特的篇章,他代表的不是民國,而是民國之後。

即便在《一代宗師》之中,王家衛恐怕也很難為葉問和詠春拳找到恰當的定位。

換句話說,如果王家衛下次要拍《宗師1970》,則李小龍和詠春拳理所當然排在第一。

再換一個角度說,中華武術歷經千年發展至民國已經是登峰造極,無論太極八卦八極形意,料來都不是徒有虛名,卻為何惟有居於一隅的小門派詠春拳大放異彩,是詠春果然如此出類拔萃,還是各大門派後繼無人?

宗師可以沒有,斷子絕孫就不應該了。

 

 

來源:深圳晚報

轉自:中新網

創作者介紹

雲渡山

一頁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