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歷經無數商戰感到身心疲憊的企業家到禪寺參拜。

企業家問鬚髮皆白的高僧,如何才能讓自己和企業創造最大的價值。

面目慈祥、鶴髮童顏的高僧沒有直接回答企業家的問題,而是指了指正在淘米準備做飯的小和尚旁邊的米桶,問道:一碗米有多大價值?

企業家茫然地回答,將米做成米飯,頂多有幾元錢的價值。

高僧搖了搖頭,說道:「將一碗米加水,蒸一蒸,做成米飯,是只有幾元錢的價值。但如果稍微動動腦筋,將米泡一泡,分成幾小堆,用粽葉包成粽子,那可能就是十幾元的價值了。」企業家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高僧又說,如果再把它適當發酵,加溫,並且很用心地釀造成一瓶酒,那麼,就又是幾十元的價值了。

企業家恍然大悟,連連拍手點頭,表示贊同。

高僧並沒有點頭示意,而是繼續說,一碗米的價值實際上是因人而異。

區別就在於傾注時間的長短,越接近事物的本來形態,價值就越低。

相反,改變越大,價值就越高。

這就是米飯和美酒的差別,因為酒離米的形態最遠,釀造時間最長。

釀造的過程本身有很多不確定因素,失敗的可能性甚至要大於成功的可能性。

這樣,你還願意不願意將米釀成酒呢?

企業家陷入沉思,後來這位企業家經過幾年的打拼,終於開創了新的事業,成為一名成功的商人,並牢記禪師的教導,獻身公益事業,造福一方,廣為傳頌。

=================================

或許可以這樣想,現實生活中的我們最初都是一碗米,並沒有什麼本質上的差別。

但有的人自始至終沒有脫離米的形態,庸庸碌碌,終其一生,一事無成。

而有的人卻不同凡俗,卓爾不群,成為一瓶通體瑩澈,芳醇甘美的佳釀。

生活如修禪,定力不堅,心隨神移的凡夫俗子,被花紅柳綠,攘攘塵世迷了眼。

因此,普通的人能成為米飯,壞一點的人甚至只能是半生不熟難以下嚥的米飯。

而只有那些超凡之人,立定心意,心無旁騖,物我兩忘,才能將自己釀成一瓶芳香自己,芳香他人的美酒。 

要敢於將自己釀成一瓶酒,哪怕是機會微小,前途渺茫,但只要你努力了,生活中的風雨,前行路上的挫折,就會成為將自己釀成美酒的酒麴。

用苦難來發酵,用執著來升溫,挺過去,你就會成為芳醇甘洌的美酒。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Cur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