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講仙道的幾句話--傳說中的五大仙家,是什麼?

今日今日道場。同業大眾。重複至誠。五體投地。奉為梵王帝釋。護世四王。各及眷屬。皈命敬禮世間大慈悲父。

又復皈依。如是十方盡虛空界。一切三寶。願以慈悲力。同加攝受。願梵王帝釋。護世四王。各及眷屬。六度四等。日夜增明。四無礙辯。樂說無盡。得八自在。具六神通。三昧總持。應念現前。慈悲普覆。十方四生。百福莊嚴。萬善圓極。三達開了。五眼具足。為法輪王。攝化六道。

----《梁皇寶懺》

為天道、為仙道、為梵王禮佛。內容大家都看得懂,不須我來解釋,我只想在仙道上講幾句話。

我們修的是佛道。成佛之道,是從阿鼻地獄開始的,地獄之中也有地藏王及諸菩薩的化身,在以種種方便教化地獄眾生解脫痛苦,逐漸從三惡道離苦得樂做人,離苦得樂修仙道,長命百歲做神仙,繼續向上修做天王帝釋,做聲聞緣覺直至成佛。成佛之道即是覺悟之路。佛教是揭示虛空法界真理的教育,佛教不是哪一派哪一宗的教,所以佛教是真理,是對一切眾生的教育。地獄裡乃至外道之中都有大菩薩的化身去度化他們,《普門品》裡講,觀世音菩薩以種種形,游諸國土,度脫眾生,應以各種身得度者,即現各種身而為說法,已講得明明白白。所以佛弟子不可以輕易地批評其他正教中的善行。真正的修行人應該學習佛菩薩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圓融無礙地攝化一切眾生。

百姓中傳說的五大仙(狐狸、黃鼠狼、蛇、鼠、刺蝟),都是在畜生道的那個層面上,幫助給它擺供上香叩頭的人家做點「好事」。六道里邊人在畜生之上,不能給畜生磕頭,求它保佑。這些動物被老百姓說成有「靈性」,這個靈性是來自於它們的「禪定功夫」。這些動物一般是夜間出來覓食,白天深臥洞中。不像我們人,時時妄想不斷。它們卻能在不覓食、不發情期間,「心無雜念」,而「心無雜念」即能「無事不辦」。像龜這種動物,你若用盆、缸或其他物件將其扣在土質的地上,待一兩天之後打開,龜也許會不翼而飛。龜是一種常處靜態的動物,而且壽命也長,久而久之自然出現地遁的能力。它想出去的心一生起,它的身體即能轉換成另一種形態,即刻就到了它所想的地方。今天不是還有在山洞中閉關打坐心極清淨的出家修行人,若突發出洞的妄念,就發現自己已出了洞外,雙腿仍在打坐,自己都吃驚:「我在閉關怎麼出來啦?」念一生出,瞬間又回到洞裡。這沒什麼可大驚小怪的,誰肯下這個苦功夫,都會出現常人不具備的智慧和能力。

在試驗室的試管裡,將一塊堅冰加熱,冰會化成水。給的溫度越高,冰化得越快,繼續加溫,水就化為氣態,氣再遇冷又還原成水,若遇強冷,即刻成冰(加溫降溫比作禪定功夫) 。若把人的肉體比作冰,人的心即比作可以轉換冷熱的空調機,空調機性能越好,馬力越大,製冷或制熱的效果越好。性能即是德行,馬力指禪定功夫。

動物也不例外。有了這種能力的動物一死,殺業、宿世罪業小的死後可能到人間作人,有的則歸於仙道。普通人是看不見它們的。供奉它們的人家,若一般的所求,如咒誰出門撞車啦、倒霉啦等等,這個被咒的人如果德行不好,被供奉的大仙就能讓他出問題。滿願後,求它的這家人必須以供酒肉等來謝恩還願。如果你忘了,它們還會鼓動人跟你打架找麻煩,乃至於讓你跌跟頭撞傷,或者生病都有可能。我遇到過好幾個這樣的家庭,都是忘了擺供,或者供品裡面沒有酒肉,這些畜仙也會來找他的麻煩。也可以把這些畜仙比做坐收保護費的幫派組織,既然你請它們來「保護」你,你就必須侍候好它們,否則自找麻煩,所以正信的佛教徒絕不會供奉此類眾生。

還有一種情況是,家裡沒有供仙,供的是佛像,卻總出事。有幾種原因,如果供佛的人,還在飲酒、吃肉、吸煙、吃五辛(蔥、蒜、韭等) ,佛菩薩是不會降臨你設的佛位上的。這在《楞嚴經》上講得很清楚,「是食肉人」,「非佛弟子」,「如是世界食辛之人,縱能宣說十二部經,十方天仙嫌其臭穢,咸皆遠離」。須說明的是,如果家庭內只有一兩人信佛、學佛,斷了葷腥,他在家上香供佛,佛即在堂。其他不信之人,不信可以,但不可污染佛堂或佛台這一小塊淨地。比如不能把酒、肉、海鮮等佛門所戒之物擺在佛台之上。不行污染,即是恭敬心,否則即是褻瀆,是有罪的。佛菩薩不會怪你,是護法神不干,千萬注意。家中雖一人學佛,學佛之人猶如一棵大樹,修得越好,枝葉越盛,家中眷屬皆能在「大樹底下好乘涼」,也會受益。比如該有的災難會推遲,會化小等。為什麼呢?護法鬼神會給學佛人一點「面子」,恐眷屬出了事修行人會傷心或退失道心。但這絕不是長久之計,因為當學佛人的眷屬作惡作到令護法神「忍無可忍」時,就該「懲罰教育」他了。故當及早學佛才是。

《地藏經》中地藏菩薩說:「但於佛法中所為善事一毛一渧、一沙一塵或毫髮許,我漸度脫,使獲大利。」唐山有我一位老朋友,從小只是見到佛像就拜而已,並不懂守戒修行,但也積下了福德和善緣,一九七六年大地震前一二分鐘,他夢見一個披著袈裟的大和尚到他跟前摸了摸他的頭就轉身走了,緊跟著地震發生了,他家一人未死,各受了點輕傷,而他毫髮未損。家有一人拜佛就能使全家受益,更何況認真持五戒、學佛呢?

家中還供有大仙牌位的人,可選合適的位置供上佛像,把大仙牌位也請在佛台之上,放在側面,上香禮佛,跪下來,把自己要學佛出三界的心願講給「仙」們聽,希望它們跟你一起學佛,並介紹它們去五台山拜文殊菩薩,或皈依普陀、九華、峨眉的大菩薩學佛。之後,為它們念《心經》三至七部,念《地藏經》一至三部。念的時候速度要慢一些,口齒要清楚,這能令這些仙們聽明白經文道理,生起學佛出三界之心。然後將唸經功德回向給它們,它們就有了去拜四大菩薩的資糧了。最後再懇請佛菩薩加持仙眾早日離苦得樂。禮佛之後,用事先準備好的乾淨的容器,將木製的或寫在紙上的大仙牌位在佛台前焚燒。如不方便,可在室外選一干淨的地方,邊燒邊念南無觀世音菩薩的名號,這樣就圓滿完成了這件事。它們不但不會來找你的麻煩,反而會感謝你。

-----摘自果卿居士《漫談慈悲梁皇寶懺》


「五大仙」又叫「五大家」或「五顯財神」,自正道之道教衰微後,五大仙便在民間多有供奉,民間俗稱五仙為胡仙、柳仙、白仙、黃仙、黑仙,即為狐狸、蛇、刺蝟、黃鼬及烏鴉,也是鄉村中最常見的幾種野生動物。

狐仙(狐狸)

柳仙(蛇)

白仙(刺蝟)

黃仙(黃鼠狼)

黑仙(烏鴉)

在東北仙堂信仰中,它們被認為是最容易修煉成精也最常與人打交道的生物,並將這些精靈尊之為「仙家」(巫師等則稱之為草仙)。

 

1.狐仙

狐仙,便是狐狸大仙,亦是狐仙。在漢族神話傳說中狐狸能修煉成仙,化為人形,與人來往。狐狸透過修煉、高人指點或吸收日月精華或人氣,能夠化身成為人形,最終達至不死之身。

古代諸多神志怪傳中曾多有記載:清梁紹壬 《兩般秋雨盦隨筆·狐仙能畫》:「北地多狐仙,人家往往有之。」《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第二四回:「他無意中把狐仙得罪了,那狐仙便迷惘了他,不知怎樣干出來的。」,而在狐仙中最著名的便是曾經迷惑商紂王的蘇妲己。

在東北的保家仙中,以胡三太爺和胡三太奶奶為東北之仙長,乃是玉帝冊所封的人間地仙,統管天下所有出堂仙家以及保家仙。傳說中,他們仁厚慈善,道行高深,解災滅難,化險為夷。丈義疏財,有求必應。

 

2.柳仙

柳仙就是蛇,人們對蛇仙的崇拜也來自遠古,傳說伏羲和女媧都是人首蛇身的神人。

而且蛇常常被認為是龍的化身,因此在十二生肖中若屬蛇的人,則說是屬小龍。而在白仙中最出名的,當是在滿清時出現的《白蛇全傳》中的白素貞和小青二人。

人們認為蛇有靈氣,它的形體奇異,能蟄伏潛藏蛻皮變化,而且行動詭秘靈敏,法力比狐狸還要大,也能形成人形,有千里攝物的法術。

 

3.白仙

白仙,即刺蝟。大明末期開始在東北出現,現在在東北農村有些家庭也有供奉,一般是寫在紙上貼在牆上,或是用木板製作的白仙的排位,有的人家也有白廟;供奉白 仙一般不用做儀式,直接寫上供奉即可,但是供奉所謂的保家仙不可以冷 落,每逢家裡吃肉蒸饅頭都要上供!白仙是最常見的所謂的保家仙之一。

對白仙的崇拜,漢族民間說法不一,大部分人將它當作進財、防病的吉祥物,漢族民間傳說的白老太太就是由刺蝟演化的神靈,主要是為人治病,而且精通巫術。舊時,天后宮中曾供奉白老太太的塑像。1966年「文化大革命」期間被毀。

 

4.黃仙

黃仙,即黃鼠狼,被漢族民間喚作「黃二大爺」,舊時在天后宮中供有其塑像。它被人崇拜,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它同狐狸一樣體態頗為美麗而又性情狡黠,使人感到神秘;另外一個重要原因是認為它可以左右人的精神世界,與一種精神錯亂的疾病有關。

這 種精神錯亂的疾病叫「癔病」, 漢族民間俗稱「狀克」。人們認為一旦黃鼠狼附了體,就會發生癔病,其中以女性或精神抑鬱者為多。這種病症發病時哭哭啼啼,連說帶唱,訴說一些玄妙的事情或 生平中的不平之事。有的人還會唱出一些美妙詩句。得癔病者發病時不識家人及親朋,且說話語調也與好時不同。

傳說只要醫生、巫師或打過黃鼠狼的人在門外一咳嗽,發作立即停止,形 同正常人。這種癔病雖然不會留下後遺症,但很難徹底治癒,易多次發病。

 

5.黑仙

黑仙即烏鴉,對烏鴉的崇拜是因為它晝伏夜出活動於黑暗之中,令人莫測其蹤跡,因而被認為有很高的智慧而被神化。還有的將其視為倉神,在漢族民間填倉節時祭祀。

另有認為烏鴉能預知未來,會算卦,也能使人致富,故又將其視為財神,希求它在黑暗中為主人家運來財寶。(不少資料把黑仙誤讀作是灰仙,並且誤認為是老鼠)

舊時漢族民間禁忌。動物兆之一,流行於全國廣大地區。凡烏鴉清晨在屋脊上鳴叫,或在人前面叫,或飛在人頭上叫,則認為是不吉利、禍事來臨的預兆。特別是春節夏曆正月初一聽見烏鴉叫更以為這一年諸事不吉。


「狐黃白柳黑」及「貓鬼」

不知年紀稍長一些的,還記不記得一部叫做《巫師的騙術》的紀錄片,其上世紀80年代一度火遍螢屏,也是目前僅存的揭露封建神漢神婆「妖術」的半官方性質紀錄片。這些鏡頭裡的巫師在做法時,都會「請仙」,其中請得最多的就是「五大仙」。

或許,城裡人已不很了解「五大仙」是誰?其實就是五種動物,包括狐仙(狐狸)、黃仙(黃鼠狼)、白仙(貓頭鷹)、柳仙(蛇)、黑仙(烏鴉),漢族民間俗稱「狐黃白柳黑」——這是民間對原始拜物教的遺存,源於萬物有靈思想;全國都有流傳,也包括我們連雲港。所以,今天,我們來聊聊「五仙」,「附贈」提及跟連雲港巫術相關的「貓鬼」。

狐仙

並非像如今的國產電影,有著很多題材限制,有段時期國內也曾拍過不少「妖魔鬼怪、奇門遁甲」的電影,其中就包括一部叫做《狐狸迷案》的獵奇電影,這部電影改編自荷蘭人高羅佩編寫的《大唐狄公案之黑狐狸》。從名字就可看出,其受到「狐仙」的深刻影響。

中國狐仙的始祖要數九尾狐了——在《我的鄰居是妖怪》中,筆者就提及我市贛榆青口鎮或是九尾狐的老家。實際上,從中國夏代開始,民間就有大禹治水時曾娶九尾白狐——塗山氏的女兒為妻,而生下夏朝第一代君主啟的故事,說明早在五千年前,中國人就已視狐狸為吉祥動物加以崇拜了,只是到了宋代以後,才逐漸被妖化。

民間普遍認為狐狸有靈性,能作祟作妖,也能成仙。它們精通道術,能報德,能復仇,還會捉弄人。這成為不少文學、影視作品的表現素材,其中最出名的莫過於《封神演義》中的蘇妲己——九尾狐奉女媧之命,變作蘇妲己,用以迷惑紂王,使得乾綱不振。而歷史上,不少女性都沒能逃脫「狐狸精」的標籤,比如褒姒、趙飛燕、李師師,甚至是武則天,而《西遊記》中牛魔王的「小妾」玉面狐狸無疑更添了一把火;這也使得後人將「狐狸精」貶為勾引男人的不正派女人。時至今日,這種觀念已根深蒂固,比如在面相上還有講究,凡是「狐眼」者,都有「克夫」徵兆,因為「狐眼」帶一種媚態,女方容易出軌。

另一方面,狐仙在民間又被敬稱為「胡大仙」、「胡三爺」等,它們能為人醫治病痛,降福免災。許多巫師在進行活動時,也常常說自己是狐仙附體,並以其名義對病人發號施令。受此影響,日本的狐仙說也很普及,甚至將它們視為稻荷神或密宗荼吉尼天的使者。

另外,在中國不常見的狸貓,也受到日本民間的重視,傳說它們會「變身術」。比如與「宮崎駿」齊名的日本動畫大師高畑勛,就拍過《平成狸合戰》的動畫電影,講述的就是一群住在東京附近的狸貓,想利用變身術嚇唬人類,藉此使社區工程擱置的故事。

黃仙

黃仙,即黃鼠狼,民間喚作「黃二大爺」、「黃皮子」,這在全國各地漢族聚居的地方,都有信奉,舊時在天后宮中供有其塑像;在天下霸唱的盜墓題材小說《鬼吹燈之黃皮子墳》中,還有專門章節講述,足見其妖邪魅力。

而實際上,本人小時候就經常碰到「黃仙」,多數時候,它們是把我家的雞鴨都咬死了,肚上留個大窟窿,屍體都呈乾癟狀,仿佛被吸幹了血。一次印象最深的是,晚上我在堂屋寫作業,當時是冬天,懷裡抱著我的寵物貓,這時候,門口出現一隻黃鼠狼,探進身子,兩隻小眼珠滴溜溜,狡黠有光。當時筆者對黃仙還知之不多,只覺得這種動物好可愛,但我家貓可能是聞著味了,一躍而起,奔出門外去追趕;我就大呼小叫,引起我媽注意,她才知道黃鼠狼來了,但她很警覺,讓我噓聲,不要嚷嚷。

那時我才知道,在大人眼中,黃鼠狼是個仙,很有靈氣,能聽懂人話,誰罵它或者打它,就會伺機報復人,甚至會給其家人帶去災禍。而它被人崇拜,確切地說,基於兩種原因,一是因為它性情狡黠,像狐狸一般,給人以神秘感;另一個原因更重要,有人認為它可以左右人的精神世界,即通常意義上的「附體」,據說這與一種精神錯亂的疾病有關,叫「癔病」。人們認為一旦被黃鼠狼附了體,就會發生癔病,其中以女性或精神抑鬱者為多。

的確,在筆者老家徐州民間有種說法:容易被鬼、仙附身招邪氣的人叫扁骨人。這種人通常體質較弱多病,被認為是通靈之人。實際上,我大舅媽就是俗稱的「扁骨人」,在我上初三的時候,就目睹過她被「鬼附身」的事件,而附身者為我死去多年的外公。當然,本人並不迷信,只是當時的情景確實無法解釋,這裡不作展開。

話說回來,這種病症發病時,「患者」會哭哭啼啼,連說帶唱,神神道道,訴說一些玄妙之事或不平之事。比如網上就有網友回憶自己經歷過的一段「黃大仙上身」的故事:只見趙家嬸嬸,兩眼圓睜,直勾勾地瞪著我們,張開的大口,仿佛要把我們吞掉;她倒吸著涼氣,比平時急促;本來舒展的身體漸漸繃緊,仿佛被抽著筋一樣……但這種詭異行為,沒有任何科學文獻來佐證其真實性,更沒有任何科學依據來承認其科學性。也因此,「黃大仙上身」在百度上被標註為:超越自然科學常規範圍的一種極端現象。

白仙、黑仙

「白仙」、「黑仙」是兩種鳥。有一說,「白仙」是刺蝟,「黑仙」是老鼠,但這都是訛傳,普遍觀點認為:「白仙」是貓頭鷹,「黑仙」是烏鴉。實際上,我們老家那裡竟然很少有提及白仙的信仰,我分析是當地並非貓頭鷹的主要生活環境;而在連雲港農村,確有一些對貓頭鷹的忌諱。

對白仙的崇拜,民間說法不一,大部分人將它當做進財、防病的吉祥物,民間傳說的白老太太就是由貓頭鷹演化的神靈,而它也是這五大仙里,唯一一個女性形象。貓頭鷹能被奉為「五大仙」之一,與它的長相和生活習性有著密切關係。它們鳥身貓頭的形象,充滿了「山海經風格」,給人十分詭譎怪誕的感覺;再加上他們叫聲詭異,性喜夜出,以至於有「夜貓子」的外號。民間傳說中,它們主要是為人治病,而且精通一些巫術。

「黑仙」即烏鴉,對烏鴉的崇拜,是因為它晝伏夜出活動於黑暗之中,蹤跡莫測,因而被認為有很高的智慧;在上古創世神話中,他們就被當做日精,演化為「三足金烏」,實際是對「太陽黑子」最早的想像;後來逐漸演變為「家仙」。還有的人將其視為倉神,在漢族民間填倉節時祭祀。另有人認為烏鴉能預知未來,會算卦,也能使人致富,故又將其視為財神,希求它在黑暗中為主人家運來財寶。

但大家廣為人知的,舊時漢族民間有個禁忌——凡烏鴉清晨在屋脊上鳴叫,或在人前面叫,則認為是不吉利、禍事來臨的預兆,比如家中將要死人等,與「喜鵲」在大家心中的形象形成鮮明對比。這在一定程度上也與烏鴉的習性有關,它們對腐肉有所偏好,所以每當農戶家中有將死之人,一般會吸引烏鴉光臨,並喳喳大叫,因而給人造成了「喪門鳥」的印象。特別是春節農曆正月初一,聽見烏鴉叫更被視為這年將諸事不吉;「愛屋及烏」的成語,也含蓄道出對「烏鴉」的忌憚。

蛇仙

「蛇仙」的傳說,跟黃大仙有著諸多類似,比如我們那裡就流傳家家戶戶有條「鎮宅蛇」,叫做烏龍,不能打死,否則會惹來災禍。路上如果遇到了有盤蛇出現,要繞道而行,不可褻瀆。而上世紀90年代初,山東西北部還流傳著一段蛇仙附體尋仇的故事,但這些都發生在落後的鄉村野地,城市裡已尋不到其蹤跡。

蛇常常被認為是龍的化身,因此在十二生肖中若屬蛇的人,則說是屬小龍。人們認為蛇有靈氣,它們形體奇異,善於潛藏,而且行動詭秘,法力比狐狸還要大,也能形成人形,有千里攝物、騰雲駕霧的法術,比如曹操在《龜雖壽》中就提及了「騰蛇乘霧」的典故。

實際上,人們對蛇仙的崇拜也來自遠古,許多古埃及神明的形象都有蛇的特徵,比如埃及神話中的瓦吉特。印度教及佛教中亦有不少以蛇為原型的神祇,例如那伽、摩納娑、摩睺羅伽,佛教神明軍荼利明王身上有蛇為裝飾。羽蛇神則是在中部美洲文明中普遍信奉的神祇,被描繪為一條長滿羽毛的蛇形象。近鄰日本,還有「八岐大蛇」的傳說。

而在我國的「怪物集」《山海經》中,更有不少蛇的形象。傳說伏羲和女媧都是人首蛇身的神人,在很多古墓出土的文物上,經常會出現這種固定圖案搭配:人首蛇身的伏羲和女媧做螺旋狀的交尾,伏羲手執曲尺,女媧手執圓規,象徵測量天地。直至後來,在我國民間,形成了對蛇仙的崇拜——宋明滅亡後,道教被異族統治嚴厲打壓,而在東北地區薩滿教開始泛濫。而「柳仙」作為薩滿教的一個所謂的神而被祭祀,「柳仙」就是蛇仙。

這其中最出名的「蛇仙」,要數「白蛇」了。由宋元話本《白娘子永鎮雷峰塔》改編的《白蛇傳》,將白娘子和青兒描繪成善良可愛的蛇仙。在天津的民間老會、聖會表演中常常出現蛇仙的影子。而在當今諸多奇幻影視劇中,「蛇仙」也有著集中體現,其中尤以香港導演徐克的《青蛇》最為經典,由王祖賢和張曼玉扮演的白青二蛇,各有性格,妖冶邪魅而不失仙氣,演活了這一種古代經典的「妖仙」形象。

貓鬼

以上所提五仙,說到底仍屬「精怪成仙」範疇,而「貓」則完完全全是害人妖物。連雲港就有關於「貓鬼」的傳說——「貓鬼」即貓死後的鬼魂。實際上,我市自古以來就是「養貓」勝地:唐代便有海州貓、射陽貓、簡州貓等各種記載,而「海州貓」更是聞名天下。南宋著名詩人陸遊的《劍南詩稿》就記載:海州貓,為天下第一。

甚至於,連雲港人還有個地域性的綽號:海州貓子。

但這種養貓傳統,也不自然地和「巫術」聯繫在一起。可能如今很少有人知道,本土據說曾有一門特色的降頭術,叫關木術,這種巫術就跟「貓鬼」有關。史料記載,貓鬼是指行巫術者畜養的貓,謂有鬼物附著其身,可以咒語驅使害人,實際是巫蠱中動物蠱的其中一種。其盛行於隋朝,獨孤皇后異母弟獨孤陀家中丫頭徐阿尼即曾用之。

貓能成邪鬼,也是跟其自身外形及習性有關——據說貓眼能通靈見鬼,而其性情也是狡黠敏感,神出鬼沒,並常伴隨鬼魂而行;比如在日本經典恐怖片系列《咒怨》中,只要黑貓出現,就有厲鬼出現的橋段。據說,人一旦被「貓鬼」纏上,身體及臟器會像針刺般疼痛,這是「貓鬼」在吞噬人的內臟,不久之後,這人就會吐血而死。這跟古代巫術中的「射偶術」、「毒蠱術」等,有著相似原理,都會使人產生強烈的恐懼感,就像《紅樓夢》中,馬道婆用紙人詛咒賈寶玉和王熙鳳造成的後果一般。

據聞,「貓鬼」最盛行時期為隋朝。在此期間,有大量的貓被殺死。上文提及隋王室(隋文帝楊堅當政時期)親戚中有一位叫「獨孤陀」的人,他操縱「貓鬼」詛咒親姐姐皇后以及妻子的姐姐,此一事件在古籍中有明確記載。這事發生後,楊堅十分震怒,同年五月,下詔:「蓄貓鬼、蠱惑、魘媚等野道之家,流放至邊疆。」而歷史上有載,女皇武則天初始喜愛貓,但後來卻對貓畏懼不已,敬而遠之,有分析認為也是與「貓鬼」有關。

那些被隋文帝和唐朝律法流放的貓鬼野道之家,後來被流放於苗疆、雲貴、東南亞等地,而據說有一部分則被流放到連雲港,因此也帶動了當地的「養貓」、「貓蠱」熱潮;而隨著時間遷移,慢慢演變成了今天連雲港特色的降頭術——關木術。當然,這種巫術已隨著新中國的成立而逐漸消亡,至今僅在一些偏僻鄉村苟延殘喘。當然,其他五種大仙,在當下也很難覓其蹤跡,因為新中國成立後,動物基本「不能成精」了。


貓鬼神:隱諱的邪靈信仰

我國華北、東北地區的民間信仰有「四大門」(即胡、黃、白、柳,分別對應狐狸、黃鼠狼、刺蝟、蛇),我國西北農村則流行著一種與「四大門」十分類似的信仰——貓鬼神。

 貓鬼神在我國陝西、甘肅、青海很多地方都有信仰者,信徒不僅有漢族,還有藏族、土族等許多少數民族羣衆。貓鬼神的信仰範圍十分廣泛,歷史也十分悠久。筆者在史籍《資治通鑑》卷一七八、《隋書》卷七十九中的《隋書·地理志》中見到這樣的記載:隋開皇十九年(公元 599年),「延州刺史孤獨陀好左道,以奉貓鬼事,除名爲民,乃詔畜貓鬼蠱毒厭媚野道之家,並投諸四裔。」延州,即今陝西延安附近,正是現在貓鬼神信仰流行的區域。筆者推測,這種貓鬼神信仰很可能是在後漢至南北朝時由西域傳入漢地,後長期在我國西北廣大地區傳播。

陝西武威貓鬼神信仰

由於史料缺乏,古代貓鬼神信仰的具體形態已經很難得知。我們只能就當代宗教人類學、民族學田野調查的資料來對貓鬼神信仰進行考察。由於中國傳統知識分子有「不語怪力亂神」的傳統,對貓鬼神這種邪靈信仰研究較少,就筆者所見,目前只有梁艷老師對該問題進行過較爲細緻的探討。

 貓鬼神是依託於貓的一種邪靈信仰,與「四大門信仰」有一定的相似之處,但更加隱諱。有一種傳說,認爲貓鬼神原本是姜子牙的老婆。她生性妒忌,且十分兇惡。因姜子牙封神時遺漏了她,她便不依不饒。最後姜子牙沒有辦法,只好將其封成「貓鬼神」。貓鬼神起源的傳說不一,甘肅等地有時也稱爲「毛鬼神」,已經不再以貓等具體的動物爲依託,而是直接等同於一種邪靈。

貓鬼神亦神亦鬼,亦善亦惡,行爲十分小氣,只對供養它的家庭友善。但供養貓鬼神也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因爲如果稍微有所怠慢,貓鬼神就會「發怒」,讓供養者非死即病,災禍不斷。供奉貓鬼神的人家,有什麼好吃的東西,必須首先給貓鬼神上供。貓鬼神個性非常小氣,即便供奉貓鬼神的人家真心請客,客人一般也不能吃這家的東西。因爲貓鬼神會忌妒,客人若是吃了供養貓鬼神人家的東西,會拉肚子。甚至在西北農村,小偷入村偷東西之前,也要打聽誰家供養貓鬼神,供養貓鬼神人家的東西不能偷。

貓鬼神,是西北很多農村地方公開的祕密,雖然人人都知道,但又都忌諱公開談論。信仰者一般認爲,供養貓鬼神會帶來很多好處,能夠幫人找回丟失的東西,不僅不會破財,還能給人帶來財富甚至好運。雖然通常認爲供養貓鬼神能給人帶來財富,但因爲貓鬼神本身過於「邪」,普通人一般不願意跟供養貓鬼神的人家來往。因爲貓鬼神是邪靈,民間也流傳著許多破解貓鬼神的辦法,如認爲邪不壓正,貓鬼神害怕書寫「正氣」之類的文字,硬幣上帶有國徽,也可以壓住貓鬼神不能作祟等。

嚴格來說,供養貓鬼神還不是一種完全意義上的宗教崇拜,而更近似於一種巫術。在我國西北地區,藏傳佛教、伊斯蘭教十分盛行,但即便如此,很多宗教信徒乃至神職人員也都認可貓鬼神的「威力」。這種宗教與巫術並存的信仰現象,是值得我們注意的。當然,貓鬼神畢竟是邪靈,民間傳說貓鬼神及其供養者(神婆等)都十分忌諱去寺廟,據說貓鬼神怕見真正的神佛。

不論是貓鬼神還是「四大門」,在歷史上都曾經有著廣泛的民衆信仰基礎。它們實際上是介於神鬼之間的一種靈異,甚至可以說是「妖怪」。一方面,它們自己本身有很多缺點不足,諸如形象醜陋、心胸狹窄,甚至道德敗壞、爲害作亂;但另一方面,他們又與普通民衆的日常生活、現實利益休戚相關,被賦予了很多人的情感因素。普通民衆對它們的信仰,常常是懼怕多於崇敬,處在一種隱諱和禁忌的環境中。正是這種禁忌與隱諱,使得我們長期以來對這種邪靈信仰所知甚少。

筆者相信,隨著我們對這些處於信仰社會邊緣地帶的邪靈了解的深入,必將有助於我們增強自信,驅除鬼魅;也使我們能夠更加完整地了解整個中國鄉土社會的信仰體系。

荷蘭人寫的中國版《夏目友人帳》:馬騮精、貓鬼、羅剎鳥、月孛~


《念佛放光》六字佛牌,退附體貓

淨宗法師  講述

十五、六字佛牌,退附體貓

我的一位親戚李福英,也說不出她有什麼病,但一年到頭都是臉色難看、精神萎靡、要死不活的樣子。

今年五月,她媳婦因腦瘤不治,來我家住,隨我們在佛堂念佛,李福英也就經常來看她。可是每次到佛堂時,李福英就害怕,不是身上疼,就是一個接一個地打哈欠,渾身不自在、不舒服,且遠離念佛的人而坐。問她既來串親戚,也在佛堂念佛,爲什麼怕?她說:「我也不清楚,就是怕。」我便懷疑她身上可能有別的什麼東西附體,但到底是什麼不太清楚。

有一次,我母親看她臉色很差,有氣無力的樣子,就想上前問問她,結果剛一合十,她就嚇得像動物一樣在佛堂里到處亂撞,開始躲到她媳婦的身邊,覺得不安全,又「跳」到更遠的角落。她那樣子,不能說走或跑,確實就是跳,像動物的跳躍。見此情景,我便很溫和地把她叫到身邊,要她不要害怕,並爲她耐心開示,之後她才慢慢不那麼害怕了。

第二天清早,我們又到佛堂念佛。拜佛前,我想把我自己脖子上配戴的「南無阿彌陀佛」六字佛牌轉送李福英戴,好讓阿彌陀佛隨時護佑她,消除恐懼。剛這麼一動念,正想摘還沒有摘,忽然見到了一隻半大不小的黃貓從佛堂快步逃跑。當我看清它時,它的頭已經到了門外,只看見了貓的後半身。這時我才想到昨天她的舉動確實像貓。

後來才了解到,幾年前她養了一隻黃貓,因冬天怕冷,睡在平時做飯的竈洞裡,被她一把火誤燒而死。因爲這樣,貓才附上她的身。

這隻貓因佛牌的威力而退去後,再也沒有來過,而李福英身體也就越來越好了。

南無阿彌陀佛!

(湖北潛江李祖章記 二○○五年七月二十五日)

 

鬼神無處不在、無時不在

鬼神有五通為何仍需法師超度?

簡介仙道與精怪眾生

關於狐仙的說法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Cur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