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處:http://ppt.cc/~7m8

到底中國武術是否具有那種傳說中的能力與神奇,在現代世界格鬥技術當中,中國武術處於一種什麼樣的位置?

自從電影《少林寺》之後,已經沉寂了多年的中國武術似乎重新被發現了一樣—然後就成了一門生意,一直到最近少林寺的變相上市而達到了某種高潮。到底中國武術是否具有那種傳說中的能力與神奇,在現代世界格鬥技術當中,中國武術處於一種什麼樣的位置?

中國功夫極富審美味道的畫面成就了中國功夫大片的龐大市場。周星馳的《功夫》傾倒無數功夫迷。

中國武術被許多人當成文化來觀察。既然是「文化」,要對其進行批判就成了一件很困難的事。這其中包含的倒未必是對於武術本身的熱愛,而是對於傳統文化的溫情脈脈,正好我們這裡是文明古國,各種傳統文化多少確實具有自己獨特的價值。隨著這些年國力的提高以及因為近現代史上所受的屈辱,對待傳統文化的溫情當中,更多的摻合了一些其他因素,以至於不能說傳統文化的壞話。

其他傳統文化也就罷了,畢竟文無第一,即使可以論戰一番,那也不是一天兩天、或者十本八本書能說明白的。但武術是一種格鬥術,是騾子是馬拉上擂台就能見端倪。不過,武術這件事上,本規律並未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一方面,我們的散打運動員在國內舉行的、規則進行了磨合改良的擂台比賽當中,幾乎是所向披靡;但另外一方面,國內很少報導的K1之類的規則有限或者基本沒有規則的比賽上,幾乎見不到中國高手的身影。這就使得對於武術這種格鬥術在現代世界格鬥術中的地位辯論,多少有些雞同鴨講。

除了這方面的因素之外,中國武術本身所具有的神秘性與儀式感造成了兩種傳說:第一,高手在民間;第二,高手並不喜歡出手,從而造成了目前那種不能算真正武術的散打稱雄的局面。這個邏輯其實是那種無法證偽的東西,畢竟不能把每個人都拉到檯子上搞個測試,即使把武術的技擊性逼到台角,還有一個「練武是為了修身」等在那裡。

那麼,到底中國武術是否具有那種傳說中的能力與神奇,在現代世界格鬥技術當中,中國武術處於一種什麼樣的位置?

筆者讀書不成而學劍,二十餘年前列入某內家拳的門牆,後又學習過一些截拳道之類的現代格鬥技術,現在雖然以文字為主業,並未忘情於武術,古董收藏方面也以東亞古董兵器為專業。就本人所見,拋磚引玉一番。

武術的舞術化

一直以來,那種說武術根本就是「舞術」的論調似乎有一定市場,就目前來看,傳統武術確實有體操化、舞蹈化的傾向,而且目前的武術比賽除了散打之外,其他比賽對抗性非常弱,武林大會的各門派門內對練被戲稱為「推胸比賽」,前兩個字要是換一個位置,恐怕就是黑色幽默了。

從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可以推知,武術的本來面目必然不是這樣。在冷兵器時代,習武是為了上陣打仗與保鏢護院,花架子是會被淘汰掉的。古樸的傳統武術並無很多騰躍、翻滾的動作,實際上格鬥當中一拳一腳就是為瞭解決戰鬥,纏鬥摟抱其實是習武者的大忌。

但進入現當代社會以來,尤其是1949年之後,武術表演的性質更多起來。這種表演性一直是存在的,來源基本有幾個方面。

首先,傳統武術的修習者大致有幾種人:一種是富家子弟,喜歡刀槍拳棒;一種是打算指身為業,將來可以以武討口飯吃;第三種是當地民風剽悍,居民大多習武,強身抗暴;還有一種是出家人為了健身與修身,或者是為了行腳天下而習武。

武術能成為一門生意,大概也得益於武術的這種表演性,且不說舞術化功夫的審美畫面成就了中國功夫大片的龐大市場(但電影裡的武術還是真實的武術嗎),單就開館生意而言,師父傳授弟子的時候,並非都像武俠小說當中的門派一樣,是免費進行傳授,而是很多人開門收徒是為了生活。完全實戰性質的功夫簡單而有效,但實在是傳授不了太多時間就會被人習得。套路動作越多、表演性質越強的話,自然也就能得到更大的利益。

而門派傳承也是具有表演性的一種基礎,各個門派為了表現自己的獨特性,並且增強同一師傳的凝聚力、在行走江湖的時候不至於誤傷自己人,都紛紛在自己的獨有套路中加入很多近似於儀式性的招式,而這些招式在實際格鬥當中未必能夠真正應用。

武術被改頭換面成為一種表演性大幅度增強、實戰性進一步削弱的體操類型的運動,這點從器械的變化也可以清楚地看出來。當代武術器械的變化是由於管制刀具等規定而引起的,以至於現在武術表演當中的器械幾乎就是個笑話。長槍耍得花團錦簇,但槍桿則軟如面條;大刀舞得虎虎生風,刀頭卻如一片鋁箔亂晃。筆者收藏的古代兵器當中,並無這等貨色在其中。那只是為了表演好看而預備的東西,與戲台上的傢伙沒有本質的區別。就拿現在普遍用於表演的中式牛尾刀來說,原本此刀型的刀頭本身是有加厚的設置以增強其刺穿力,現在的樣子別說穿刺力,切豆腐都費勁。

傳統武術失去生存空間

別說靠武術發財,在現實生活裡,傳統武術也未必能找到生存的空間。無論什麼功夫,最終都要碰到一個養家餬口的問題,作為業餘愛好而傳習,其水平自然是可想而知。但以武吃飯的話,在現代社會當中應該說機會不會很多,是處於邊緣的一群。即使是以武為業,更多的也是表演性質的職業,一樣會失去武術原本格鬥的意義。高額獎金的格鬥比賽倒是足夠養活一個專門的行業,但實際上這種機會比之成為武僧團的機會還要小,且風險極大。

隨著社會的不斷變化,很多功夫甚至沒有了生存的空間。這裡僅舉一例:凳拐。這是利用當年隨處可見的長凳為武器的一種功夫,聽我師父曾經說過,以前每個習武之人都多少要學上幾招的,以便於利用身邊最常用的工具求生禦敵。現在則基本不用了,長凳沒了。不是說這路功夫已經失傳,而是很多時候沒有了用武之地。

筆者曾經隨手寫過一些關於社會變遷與武術傳承方面的感想:「從大的環境來說,現代競技體育沒有從中國發源,而冷兵器又被熱兵器代替,中國的社會結構與環境產生了巨大的變化。而武術這東西由於與中國傳統的巫、醫、哲學相通,至少也是武術借鑑了其中的理論與實際的成分,所以在迅速變化的世界上,無法找到傳承的人。這就像現在說到文科的學生,其古文的水平可能不如當年讀過幾年私塾的小朋友。無他,環境改變了。」

除了這些外在因素外,這種社會的變革也已經深深改變了我們自己的生存結構。傳統社會是一個變動緩慢、誘惑較少、交際需求不多的社會,而現代社會中,即使是農村的生活節奏與生存要求,也遠遠高於或快於傳統社會。認真學習傳統武術,成了一種效益過低的東西。社會形式的轉型,在這裡就顯示了其改變人的最深層心理結構的力量。

一個傳統的技術,流傳上有了顧忌、練習時也有顧忌、社會生活造成的生存壓力也存在著,它能夠怎樣?傳統武術弟子應該學習的東西,還有多少能夠傳授給下一代的徒弟們?毒藥的藥方?點打穴位的方式?這些東西我自己都從來沒用過,我也怕使用它們,而且也不敢告訴別人,免得被不知深淺的人去應用。

無可否認,傳統武術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說起傳統武術,其實我們說的就是那具屍體而已。作為一種生活方式的載體,它已經只剩下表演用的套路與一些對抗性訓練明顯不足的所謂「高手」。當一個社會日益規則化、快餐化的時候,作為一個生存狀態整體的傳統武術,是無法對抗這個時代的。

虛驕的神話

但也並非所有傳統格鬥技術都沒有煥發青春。以日本柔道為基礎而創製出的巴西柔術這些年在世界格鬥技術中大放異彩,這就是創新與吸收的一例。同時,針對巴西柔術的技術也在研發當中,雙方促進之下,這種地面格鬥技術與時俱進地在發展當中。

而反觀中國武術,除了找各種理由保持其神秘性之餘,都並未真正打算改變過自身。在一個全新的社會當中,不但沒有重新審視自身存在的弱點,反而因為文化的關係更加保守,用很多並不存在的神奇例子作為虛驕的證明,正如一個破落戶的子弟總是誇耀自己祖先曾經如何闊過。

所以,中國武術的神話是曾經或者現在還是天下第一的格鬥術,高手還是存在的,他們在荒郊野外或者大隱於市當中傳承中國武術的精髓。但現實就是傳說中的高手從來沒有出現過,出現過的都過不了中國散打這一關,因為沒有系統的訓練、或者說那個訓練系統是低效與不合格的,無論是抗擊打能力還是實戰經驗。

中國武術在目前世界上的傳播與位置大概相當於書法,文化牌位的意義大於實際的意義、表演性大於實用性,能唬住傾倒於神秘文化的各路人馬,實戰上大致練上數年,能夠戰勝一般沒經過格鬥訓練的人—這人還最好別是那種街頭鬥毆的高手。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Cur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