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那些年,我住過的鬼屋

我從小就在鬼屋長大。剛出生時,父母跟一位獨居的老榮民租房子,因老榮民的親人都在大陸,當時還沒開放探親,所以只有他一人獨自在臺灣,所以才把房子分租給父母,希望能跟他作伴,所以租金算很便宜。

房子附近就是一大堆公墓,也沒幾戶人家,夜間照明更是有限,所以晚上根本不會有人來閒晃。當時房子的大門是有不透明玻璃的,奇怪的是每隔幾天,晚上都有類似爪子抓玻璃的聲音出現,可是每次開門查看,都沒發現什麽,本來懷疑是野貓幹的,但那種高度,除非野貓會飛,否則不可能一直停留那種高度,再說雖是不透明玻璃,但還是能看到外面的動靜,但卻一無所見,不過這種怪聲,對生活沒太大影響,而且租金又便宜,對剛出社會,經濟能力不足的父母而言,算是可接受的地方,而父親很習慣鬼屋,所以還是住了好一陣子。

 

有次抓玻璃的怪聲實在太大,老榮民跟父親開門查看,卻一如往昔的沒有任何發現,老榮民脫口而出:「你看會不會是鬼?」,瞬間仿彿空氣凝結,當然沒有任何回答,不過也因此讓父母決定搬走,想買屬於自己的房子,所以原本當家庭主婦的母親想找工作,以便加速完成買房的願望,但當時還小的我需要人照顧,所以就把我托給竹南老家的祖母,後來才知道父親很習慣鬼屋的原因,原來竹南老家是更可怕的鬼屋!

 

竹南老家是傳統的農家三合院,只是位於某公墓的中央地帶,當時只有我們這一戶人家,除了農田就是墳墓,所以每次要進出都得經過一大片墳墓三合院跟田裡面很常看到毒蛇出沒,所以進出都要很小心;附近有豬圈跟製香廠,只有白天有人,所以晚上完全沒有路燈,只能靠月光照明。

竹南老家後面的大排水溝,有很多肥大的土虱,但附近的當地人卻沒人去抓來吃,通常只有不知情的外地人才敢去抓來吃,據老一輩的人說大排水溝在日據時代是條小河,以前很多被日警刑求致死的人都被丟入河裏,所以當地人沒人敢吃那些土虱。

老家的曬穀場在深夜裏偶而會傳出軍隊踢正步的巨大聲音,但每次查看都一無所獲,大家也漸漸習慣了...

 

在我小時候,印象最深刻的是廚房每天晚上出現的人影跟拿碗盤的聲音。因三合院的厠所跟廚房都是在後院,以前鄉下沒什麽娛樂,所以祖父母跟叔叔們都很早就睡了,可是我都睡不著,都趁大家睡著的時候起來到處溜達,有次晚上起來上廁所,發現廚房沒開燈卻有人影晃動,本以為是叔叔起來煮宵夜怕被人發現所以沒開燈,當時我為了貪吃宵夜,所以也跑進廚房,本想突然開燈嚇叔叔一跳,沒想到燈一打開卻空無一人, 當時還小不知道怕,還以為叔叔身手矯捷,一下子就躲起來了,還找了好一會, 當然找不到任何人,隔天我還逐一去問每個叔叔(共有6個叔叔),昨晚是否有去廚房煮宵夜吃?當然答案是否定的,可是當時的我偏不信邪,有一陣子,每天晚上我都去廚房外面等人影跟聲音出現的時候,突然闖進去開燈,但每次都一無所獲,我曾想過是否是老鼠和蟑螂弄出的聲音,但是也找不到老鼠跟蟑螂。

 

有次我問六叔關於廚房人影跟怪聲這件事,沒想到六叔回我應該是鬼造成的,問六叔說怎麼知道是鬼呢?六叔帶我到廚房旁邊,擺放著幾十個撿骨罈,當時年幼無知的我,還以為這些是醬菜罈,六叔說這裡面裝的都是死人骨頭,我以為六叔在跟我開玩笑,六叔跟我說不信的話可以打開看看,我真的打開看了,裡面裝的果然都是死人骨頭。那時很驚訝的問六叔,為什麼那麼多撿骨罈會放在我們家?六叔說因為鎮公所要建納骨塔,所以要整地,先把這些撿骨罈挖出來,因附近只有我們這戶人家,為了避免這些撿骨罈被野狗破壞,所以先暫時寄放在我們家,而廚房的人影跟怪聲,他們早已見怪不怪了。

 

其實在老家最可怕的並不是鬼而是人,小時候都被叔叔們告誡,千萬不能吃曾祖父給的食物,要離曾祖父遠一點,後來才知道曾祖父給的食物都有毒,而祖父曾經被曾祖父桶了兩刀,還好即時送醫,救回一命,所以小時候都很畏懼曾祖父,不過這是題外話了。

 

通霄家示意圖

通霄家示意圖.jpg

 

經過多年的努力,父母終於在通霄買了自己的房子,可是住了一陣子之後陸續發生了一些怪事,例如在夜晚時(因當時年紀小,所以睡覺時都會開小夜燈,避免晚上起來上厠所時跌倒)常有神秘的腳步聲在床邊跟廚房走來走去,甚至是跑來跑去的聲音,那個腳步聲類似兩個指甲互彈的聲音, 但比那更大聲,有次跑步聲實在太大,連隔壁房間的妹妹都被吵醒,腳步聲跑來跑去,我們還很認真看是什麼在跑,結果什麼都沒看到,那腳步聲停在我房前,我還去摸祂,想知道鬼摸起來是什麽感覺,不過當然什麽也摸不到。

 

有次白天大妹跟同學在家外聽到廚房一陣陣乒乒乓乓的激烈的吵雜聲,感覺鍋碗瓢盆齊飛的聲音,而且大妹的同學也有聽到,明明家裏就沒人,嚇得大妹跟同學只敢在大門外,等媽回來才敢進去。

 

有時妹妹一個人在家,都要把音樂開很大聲才敢在家,怕聽到怪聲音。


我們一致認為覺得家裏最可怕的地方,應該就是我房間,潮濕又陰暗,當時的房間牆壁顏色雖然是黃色, 但感覺很陰暗、很陰森,讓人有莫名的恐懼感,隱約覺得有好幾個東西在房間,即使是白天,妹妹都不太敢去;

 

小時候全家在客廳看電視,妹妹都不敢自己一個人去上廁所,因會經過廚房跟我房間,這種近距離也不敢,感覺好像有東西在那邊,所以都用跑的,不然就是找人陪她去。

 

有次只有大妹一人在家,因她書桌堆滿東西,所以來我房裡坐著寫作業,突然聽到有人在笑,大妹嚇到衝出房門...


我是獨自睡一房,除了夜間常出現的腳步聲,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會看到牆上出現的一張很清晰的人臉,面無表情的跟我對望到天亮,白天就消失了,不過久了也習慣了。

 

跟父母多次反應過這些怪事,父母都說是我們想太多,都不了了之;因兩個妹妹睡同一房,互相陪伴壯膽,所以漸漸的也沒那麽害怕了。
 

就這樣我們一直住了二十幾年,到我專科畢業才搬走,搬走後父母才證實那房子確實有問題,只是因為當時我們年紀小,而且還要繼續住那邊,所以選擇隱瞞。 

 

或許因為有住過這些鬼屋的經歷,所以後來碰很多怪事都見怪不怪了,或許這也是住過鬼屋的好處吧!

**********************************************************************

根據佛經記載,鬼神本來就無處不在啊!差別在於有沒有讓人感受到,若能相安無事,其實也是種樂趣啊!


《長阿含經》卷二十曰:“佛告比丘:一切人民所居舍宅,皆有鬼神,無有空者。一切街巷四衢道中,屠兒市肆及丘塚間,皆有鬼神,無有空者。凡諸鬼神,皆隨所依,即以為名。依人名人,依村名村……依河名河。佛告比丘,一切樹木極小如車軸者,皆有鬼神依止,無有空者。一切男子女人,初始生時,皆有逐神,隨逐擁護。若其死時,彼守護鬼,攝其精氣,其人則死。”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Cur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