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是協助當年幫擔任護士的大妹完成的,用來紀念爺爺。

自從那天醫生宣佈爺爺罹患食道癌時,整個家族的氣氛就一直很沉悶。有一天爺爺突然跟叔叔說最近幾天吃東西一直難以下嚥,叔叔聽了之後很不放心而跟爸爸帶著爺爺一起去醫院做檢查,然而診斷結果卻是食道癌末期,這無異是個晴天霹靂,讓人幾乎不敢相信!

但是再多的錯愕與傷心都是於事無補的,所以爸爸與其他叔叔們決定聽從醫生的建議讓爺爺住進長庚醫院準備動手術治療。

爺爺本人配合度相當的好,這大概與他老人家心中本來就豁達開朗有關吧!

因爺爺少年時因家貧故唸書不多,而且爺爺終生務農,也因此造成他老人家務本踏實的個性,不過我想最主要的因是他老人家根本不知道他自己得了癌症!

雖然本身是學護理的照理說應不該對病人隱瞞病情的,但是基於爺爺年近八十且身受病痛之苦已經夠可憐了,實在不忍心再教他老人家再受心理上的煎熬,所以大家一致決定一直瞞著爺爺,故從爺爺開始住院到爺爺他老人家往生時他都不知道自己得了癌症;所以剛入院時他老人家還開心的一直對媽媽跟姑姑說等他痊癒之後他還要靠自己煮飯吃。

我當時在旁邊心裡也默禱著上天能讓爺爺完成這個心願,只是上天似乎沒有聽到我的禱告,最後還是把爺爺給帶走了。

爺爺因為癌細胞擴散的面積過大所以必須將整條食道及整個胃部全部切除,再將大腸連接至喉嚨以吞嚥食物,所以剛動完手術的爺爺胸口因有大腸的關係所以顯得鼓鼓的,而動完手術之後的疤痕亦是那麼明顯的烙印在他老人家瘦弱的胸口上,讓我們這些做晚輩的看了心中實在很不忍。

我因必須回學校上課的關係,所以只能利用假日的時間回去看爺爺;而每見到爺爺一次心中就多一次痛楚,因為我這才發覺我所學的專業知識原來竟是那麼的不足,眼看至親的人在眼前身受病痛之苦,而我所能做的竟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爺爺在醫院住了幾天之後就回家療養,但是在家裡住不到兩個禮拜又因感冒而併發肺炎,故又於四月十六日又重新入院治療;因爺爺才剛動完大手術不久,身體尚未康復之際又得了感冒,所以大家對爺爺這次住院都抱持不樂觀的態度。

剛開始醫生對爺爺使用保守治療法來治療,可是在四月三十日時爺爺又因呼吸衰竭,所以醫生對爺爺使用呼吸器及送加護病房治療;因爺爺住加護病房所以探望爺爺有時間上的限制,也因此我把握每次機會每次在探視時間都來探視爺爺。

雖然爺爺住進加護病房但他的神智還是很清醒,所以每次我們去看他,他老人家都知道有誰去看他,這種情形對於加護病人來說是很難得的,我們也因此略為爺爺感到高興。

可惜好景不常,爺爺在五月十三日時又因腎衰竭必須接受洗腎治療。

天呀!這對爺爺來說無非是另一種折磨,我眼看爺爺他老人家一次又一次的遭受病魔的摧殘,心中實在很難過;爺爺因嘴裡插著呼吸器的關係所嘴巴必須時常張開著,我看爺爺的口中都很乾燥,所以利用探病的時間向護士要了一些生理食鹽水用棉花棒幫爺爺潤潤喉,讓爺爺乾燥的嘴吧稍為覺得舒服一點。

爺爺很不喜歡欠人家人情,所以在有次我跟媽媽和姑姑去探望爺爺時,爺爺他老人家突然向媽媽要了兩仟塊,然後再轉送給負責照顧他的護士小姐,因為只有這樣做爺爺他老人家才會覺得沒有虧欠人家,這輩子才會心安理得,這就是爺爺他老人家的作風,所以我們為了完成他老人家的心願,所以沒把護士小姐事後仍把錢還給媽媽的事告訴爺爺,而那個護士小姐也真瞭解病人的心理,所以在當時也並不推辭,直到事後才把錢偷偷的還給家屬,這種善解人意的做法,真教人敬佩不已!也是我未來當護士的榜樣。

爺爺因插著呼吸器的關係所以必須從腹部灌食牛奶,雖然這樣讓爺爺很不舒服但卻也莫可奈何!其實到了這種地步我們大家的心中都有個底了,本來爺爺罹患癌症就已經夠令人難過了,爸爸跟叔叔們基於為人子女孝順的立場將爺爺送醫治療,但沒想到卻令爺爺必須受此煎熬,這真令人情何以堪啊!

該來的一天總是會來,醫生早在幾天前就對我們家屬發出了病危通知,所以我們也開始著手為爺爺他老人家準備後事,心中雖百般不甘卻也不能不對命運低頭。

還記得那天是凌晨一點多,爺爺他老人家在救護車的載運下返回家中了。

令人動容的是就連那位負責照顧爺爺的護士也陪著爺爺在深夜裡坐著救護車一起回來,更甚者她還跟我們一起動手幫爺爺換上壽衣,而當我們為了表示感激之意而奉上紅包時,她更是委婉的拒絕了,她謙虛的說這只是她應該做的,算不得什麼的!那位護士的精神真是令人敬佩!

在我們幫爺爺換好壽衣之後,叔叔就拿著毛巾幫爺爺洗臉;叔叔一邊幫爺爺洗臉一邊對爺爺說:『您的病都已經好了,您現在已經回到家裡啦!』,洗完之後姑姑就紅著眼的將一疊仟元大鈔塞在爺爺的口袋裡,並對爺爺說這是要給爺爺在路上用的。

等靈堂一切都佈置好之後,我覺得光是這樣還是不夠,因我是信奉佛教的,於是我就跪在爺爺身邊幫爺爺唸佛,不一會兒爸爸媽媽跟叔叔嬸嬸們也跟著我一起幫爺爺唸佛;在唸佛的過程中我心裡一直向佛菩薩默禱,因為爺爺生前所受的病痛已經夠苦了,所以懇求佛菩薩能夠引導爺爺到一個充滿喜樂的地方。

大概是心理作用的關係吧,我覺得佛菩薩好像有聽到我的祈禱了,因為爺爺原本痛苦的表情這時在我的眼中看來似乎變得較為安詳了,而且爸爸媽媽跟叔叔嬸嬸們也都陸續有這種感覺,因此原本充滿陰霾的心裡到此時才覺得有點欣慰,我們都堅信爺爺現在一定跟奶奶相守在那個世界並且過著快樂的日子。

爺爺在入殮時的表情好像睡著了一樣的安詳,這是自爺爺開始接受治療以來第一次有這種安詳的表情出現,只可惜這種表情居然是在爺爺往生時才出現的,想來不免令人唏噓!

在爺爺出殯時我手捧著爺爺的靈位,當時的我跟爺爺的距離是那麼的近,卻又是那麼的遠。

一路上我不斷的唸佛,同時也希望爺爺也跟著我一起唸佛;讓詳加的佛號來陪著爺爺來走完他老人家這一生最後的一段路。

過不久就到達了墓園,當我眼看著將爺爺的棺木埋入土中時,我潛藏在心底的悲傷情緒竟在此時一股腦兒的湧上來;眼眶開始紅了起來,我對著爺爺的墓碑在心中對爺爺默禱,孫女我只能送您老人家送到這兒而已了,希望您老人家在那邊能夠過好日子,下輩子能找個好人家投胎,不要像這輩子一樣過得那麼辛苦了!

祝禱已畢,我這才發覺我早已淚流滿面了。

自爺爺發現病情以來,從住院開刀到出院返家,這一路走來,雖然始終爺爺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到底有多嚴重,但是爺爺他老人家從我們臉上憂心忡忡的表情看來,我想他老人家也隱約猜到了,所以爺爺他老人家在入院前已將後事給託付好了,這些事我是事後聽媽媽說才知道的,由此可知爺爺雖然沒受過什麼教育,但是他老人家卻總是那麼的豁達開朗,我想這應該是爺爺他老人家最純真的天性吧!

這應該也是讓爺爺在病情危篤之際尚能與我們談笑自若最大的原動力吧!因為爺爺的往生,讓我體悟到很多事情;我體會到身為癌症病患家屬的心情,也親眼看到病患本身所受的病痛之苦,雖說是入院接受治療,但是每一次的治療,對病患來說無非又是一次的折磨,這種慘況看在我們家屬的眼裡,心裡更是萬分的不忍,所幸在爺爺身受病痛之苦時,我們家屬都盡己所能的陪在爺爺的身邊,讓爺爺身在病痛之中更能感受到親情的溫暖,這也是除了爺爺本身的樂觀開朗之外,陪爺爺支撐下去最大的力量吧!

而且我體會到加護病房護士的偉大,使得同是學護理的我更會惕厲自己向她們看齊,有她們無微不至的照顧,病人才能少受一點病痛之苦,這些特別護士可說是冬天裡的太陽、生命中的天使,我在此向她們致上我最誠摯的謝意;而經過這個事件之後,使我體會到健康的重要,更體會到臨終護理的重要性,因為陪病人走完人生最後的一段路程,是對病人所能做的最大的關懷,所以臨終護理應該多加推廣以造福更多病人,也唯有如此方能對病人表示我們護理人員真正的關懷之意。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Cur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